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討債與報恩

文:傳燈法師| 2018-10-23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最近弟弟舉家搬到鄰鎮的新房子去,車程約十五分鐘。若非每年雨季河水倒灌淹入民居,弟弟也不會想搬。

「跟爸媽共住近十四年,突然搬開了還真有點不習慣。」弟弟說。

以前爸媽住樓上,弟弟一家住樓下,彼此互相關照。弟弟是農夫,每日在田裏忙,早出晚歸;嫂子教書,同時要照顧三個分別就讀二年級、五年級和中五的子女,又要打理家務,實在吃不消,還好媽媽願意協助煮食工作,下雨幫忙收衫。

我們家就只有這個弟弟。打從很小開始,我們三姐妹就拿定主意要靠自力賺取生活,不會圖爸媽給自己留些甚麼。我們更相信,所有的農田和物業將來都會給弟弟。果然,女兒們都外出求學發展,弟弟留下繼承父業,同時肩負起照顧爸媽的大任。

有位病人不太認同我出家的選擇,理直氣壯說:「天大地大,父母最大,孝養父母最重要。」我無意改變他的想法。我很感恩善良的弟弟,面對爸媽十年如一日因愛而生的嘮叨,或因營運農田意見相左而難免的口角,或因挑剔媳婦的種種雞毛蒜皮的婆媳恩怨,我佩服他能沉著而善巧地面對、處理,然後放下。

我鼓勵弟弟:「你可以每天固定時間去看望爸媽,或者每逢周末帶孩子回家吃飯。」

你怎樣對待長輩,孩子通通看在眼裏,他朝始終回報到自己身上。

§

最近台灣桃園市中壢發生一起駭人聽聞的倫常命案。三十三歲的男子疑毒癮發作,情緒失控,跟母親索取金錢購買毒品不果後,持刀追斬母親。男子落網時胡言亂語,無法清楚表達自己。他接受警方調查時,尿液呈毒品安非他命陽性反應。可憐的六十七歲的母親,先是被斬斷頸動脈,正當她不支倒地時,男子再狂斬頸部十多刀至頭部掉下,然後從十二樓住家把頭顱拋下後院中庭。

據說,死者家境貧寒,夫妻育有兩子三女,長子患有精神病長期住療養院,長女已往生,另外兩女已出嫁。疑犯為家中幼子,長年不務正業,且誤交損友,加入詐騙集團,還染上毒癮。死者長期肩負沉重的家庭壓力,對幼子逆來順受。

如果一早勸男子去戒毒,是否悲劇就不會發生?如果事前已備案,是否死者就能逃過一劫?如果家人、社會給予更多支援,是否……?毒癮過後,男子會懊悔嗎?或許吧,但已為時太晚。

無獨有偶,新加坡也有個不孝子在獲悉父親變賣房子後,自己卻無分文得利,一怒之下對著已入睡的父親拳打腳踢,並趕出家門。老父親有家歸不得,惟有報警。

把孩子養那麼大,他竟恩將仇報,難怪香港人說:生塊叉燒好過生個無用的孩子。也有人說:不奢望子女成龍成鳳,只要他不做傷天害理的事已經謝天謝地。

推果尋因,一個人格的養成,關乎父母、家庭,乃至社會、教育等各個層面的互為影響。孩子是來報恩或討債,也要看父母與孩子之間的福德,以及雙方累世的因緣果報,錯綜複雜,卻絲毫不差。

§

Kent的爸爸住院的200多個日子裏,他日日風雨不改,跟姑姐和媽媽分別於早、午、晚三個時段去陪伴照顧。

「我也沒做甚麼,只是陪在床邊,他知道我在便感覺安全。近日他總是做惡夢,夢見日本人殺人,或者自己被追殺。」Kent說。

大家都以為他早就不行,他卻從冬天撐到秋天,直到骨瘦如柴。由於長期躺臥,所有身體與床褥接觸的點都感覺疼痛難忍。

太太跟他約定:「不如你先到阿彌陀佛那裏,今後我去那裏找你,你要等我。」

他清楚肯定地答:「好!」

「你撐那麼久了,那麼辛苦,你清楚知道身體已是敗壞的臭皮囊,不值得留戀,放下它好嗎?輕輕鬆鬆的去見佛菩薩。」

「好!」又是一聲篤定的回答。

《無常經》中說:「有三種法,於諸世間,是不可愛、是不光澤、是不可念、是不稱意,謂老、病、死。」確實真實不虛,經歷過的人能夠深切體會。

他臨行時已無法說話,但Kent的媽媽明白他的眼神,他想告訴兒子:感謝他一路的細心照料。

作者 - 傳燈法師
大覺福行中心住持、佛教院侍部主管。2011年起為佛門網專欄撰文,其後輯錄成為首本文集《自己點火》。現法師與我們再續法緣,分享院侍經驗及生命感悟,以文字洗滌心靈。專欄名稱:【自己點火】
分類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