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話別

文:傳燈法師 | 2018-02-20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夜幕已經低垂,一月的冬寒顯得格外刺骨。

劉太和兩個兒子,以及親戚朋友依依不捨地將劉生交給仵工。劉太臉上的淚已乾,直愣愣地挨著小兒子。家永遠失去一根支柱。大兒子手把一炷清香,瞬間成熟、懂事許多。

§

當天中午,我經過劉生病床,他已處於彌留狀態。劉太在床邊踱來踱去,一臉彷徨、無助、疲倦和焦慮。

「你是佛教的嗎?」她見我就問。

「是啊。」

「我信觀音。」她眉心深鎖,「我還能替他做甚麼?」

我請劉太跟丈夫表達四道──道謝、道歉、道愛、道別,透過生命回顧肯定他的付出,此時此刻沒有比這個更重要的了。她聽後立即上前挨著丈夫耳邊輕聲細語,一隻手憐愛地撫摸著他的額頭。

劉生是建築工人,工作時吸入石綿纖維而導致肺癌。妹妹說劉生心有不甘,勞勞碌碌把兒子扶養成人,還未及退休享福就要走了。

下班前我再過去一趟。病房有點忙──護士在派藥,病房助理在分餐,還有各人的家屬正探病中。劉生安靜但艱難地吐著氣。兩個兒子和親友都到了。

「師父,你教我的話我都說了。」太太主動走過來說,「他大概知道自己的事,昨天叫兩個兒子帶女朋友來給他看。」

我趁機邀請兩個兒子談話,「現在是很關鍵的時刻。爸爸一生辛勞工作,只為了這個家,你們可以跟爸爸說感謝他的養育之恩。」

原本表現輕鬆的兩個大孩子馬上收斂起來,認真地聽著。

我繼續說:「爸爸最放不下的就是你們,還有媽媽,你們可否令爸爸放心?還有,過去生活中大家難免會有磨擦,令爸爸操心或生氣,要說對不起。他很快要離開這個世界,你們可以支持他嗎?請他去光明的地方。」

兩兄弟聽後,弟弟先去跟爸爸說話,未幾已泣不成聲。接著,哥哥、叔叔、姑姑等一一話別。

我最記掛他心有不甘的事。

「劉生,你好本事,靠自己一雙手支撐起整個家,不但培養兩個孩子到入社會工作,而且盡力協助有困難的親戚。你千萬不要覺得不甘心,你所做的一切天知地知,你是個盡責的丈夫、父親、哥哥,在大家心目中你是個滿分的大好人。」

大兒子為爸爸拭去盈眶的淚水,一邊說:「不用擔心我們,我會照顧好媽媽和弟弟,你要去光明的地方,不要回頭,目的地就在前頭,快到了!」

不多久,只見劉生微微提起脖子,面部肌肉收緊,然後鬆開,大家像是領悟到甚麼似的不約而同地說:「向著光明走,不要回頭。」

在三個間隔良久的吐氣後,一切赫然停止,原本微睜的雙眼這時已完全閉上。

劉太和姑嫂難忍傷心,「哇」地嚎啕大哭起來,護士見狀俐落地「唰」一聲拉上布簾。房裏還有另外三張病床,薄薄的簾並不能擋去生離死別的氛圍,以及喪親者的悲慟情緒。

在這人口高度稠密的城市,死亡即便事不關己,卻可以近在咫尺,很多時在未有心理準備的狀態下發生,赤裸裸地毫無掩飾,往往給人留下沉重的陰影和恐懼。

我盡力安撫留者:「為他好,不要太激動!為他念佛,送他去光明的地方。」

一個寶貴的生命剛結束,喪親之痛已然開始。

作者 - 傳燈法師
大覺福行中心住持、佛教院侍部主管。2011年起為佛門網專欄撰文,其後輯錄成為首本文集《自己點火》。現法師與我們再續法緣,分享院侍經驗及生命感悟,以文字洗滌心靈。專欄名稱:【自己點火】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