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話頭禪系列(三):每天活多一倍的話頭禪七

文:黃首鋼| 2019-01-05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續上期)

這次在法鼓山本山舉行話頭禪七期間,天天都是陰天黑地,細雨滴滴,只在最後出關那天,才見藍天白雲,不知是否有甚麼玄機?

天氣好壞其實影響不大,因為大部分流程都可在禪堂完成,只是沒有了在聖嚴法師所讚嘆像亞馬遜森林的禪堂公園經行及在溪邊打坐而已。

由於早、午、晚都是天色昏暗,我試過在第二或第三日(由於不准做筆記,一切靠事後記憶),以為午餐時間是晚餐時間。因為這次筆者想學習以前參加南傳禪修時過午不食,所以糊里糊塗便沒有隨眾進入齋堂,反而走了去寮房休息。醒來見到同房那些師兄們出坡後回寮小休,才覺得不對路,因為晚上是不必出坡的。我看手錶,不是下午六時多,以為坐禪時除下了錶,半自動的錶變得不準,急急走去禪堂對監香和助理監香座位的鐘,竟然都是下午一時多,那時還不太相信,懷疑自己是否又進入了時間的迷宮!

回頭到茶水間看張貼出來的流程表,發覺禪七期間,每天凌晨四時起床,晚上十時安板休息,相對平日上班八小時,如果當上班是主要的生活,那麼禪修使我們每天活多一倍的時光啊!

全日坐禪七至九次,除了每日看兩次聖嚴法師開示前那次是三十分鐘,其餘每次四十五分鐘。由於這次報名後,在家每日算是勤力練習,可坐禪約一小時,所以腿痛問題不大。雖然最初幾天,因為經不起比平日坐多了七至八次,所以還有幾次臨尾時不免要改變話頭,由「本來面目是誰?」變成「引磬何時才打啊?」

後來,氣脈暢通了,感覺大腿內涼沁沁。沒有腿痛的干擾,幾次本想一直坐下去(即是連香),不過,因為不想錯過只可在禪七看到的師父開示,只好出定。

這次法師選播師父在象岡帶領話頭禪十開示的錄影。雖然在《聖嚴法師教話頭禪》一書,師父整理了他於2004及2005在當地的有關開示,但是很多細節,只在錄影才可知悉,特別是他敍述了不少他和禪眾的互動故事,從而教導我們如何將話頭禪用於禪堂之外、日常生活之中。

師父也提到所用的話頭需有三個特質:

一、簡單、不複雜
二、沒有意義,不會引起聯想或概念
三、要和大乘般若中觀的空相應

這三個特質重點在於容易做,又可令我們避免用思維或記憶去找尋答案,因為一切可說出來的答案都是有相,那只是世間現象,未能與空相應,就非見實相,亦妄談開悟!


(待續)

作者 - 黃首鋼
法門無量,我有幸由禪修入門,多認識了自己,亦稍減習氣。在生活中不時運用佛法,發覺與內外境更能融洽相處;要感恩多位善知識,不時提點扶持,一方面使我拓闊眼界,稍涉獵中觀、天台宗和唯識等其他法門,更重要是可不忘有信、有願和有行地在學佛之路邁步前行,開始領略到生命的真善美。專欄【禪心印月】、【天台片語】及【法相津塗】作者。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