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請保守好我們的心

文:張仕娟 | 2019-08-08
(圖:Pixabay)(圖:Pixabay)

前幾天,獨自到我家樓下的兒童遊樂場散步,幾位三至五歲的小朋友在追逐,我抬頭望去,見其中一個小朋友手執一個插著吸管的汽水罐,指著其他小朋友邊跑邊叫:「催淚彈、胡椒噴霧、橡膠子彈……我要噴射你們……」我愕住了,不禁心中打顫,這就是過去個多月以來,整個環境給我們孩子們的「食糧」,他們不經意攝取了很多暴力的意識食糧。

一行禪師在《好公民:打造覺悟的社會》一書中提及,我們的許多苦都是因我們的攝取而起。他說:「我們的集體意識也是我們的食糧。我們都會受到周遭人的思想模式的影響,並以多種方式攝取別人的觀點。個人意識構成集體意識,集體意識構成個人意識。我們的世界則是由我們的意識規劃設計……在我們所生活的環境中,如果周遭的人都充滿著憤怒、暴力與殘忍,我們遲早也會變得和他們一樣憤怒與殘忍。即使自己不想,卻也一樣,因為我們——特別是我們的孩子——持續受到環境裏集體意識的影響和滲透。」(p.65、66)

受影響的何止是孩子!自六月中以來,有不少朋友來找我,是因社會的時局引發出現情緒精神困擾,或是因政見立場不同而與家人朋友爭拗,或是因過度支持他人而感到身心疲憊等等。男女老幼,皆同受苦,因為我們的環境充滿有毒的意識食糧,我們吸食了過多的有毒食糧。

面對暴力的環境,我們如何自處?我們可作些甚麼?一行禪師在該書中寫了這樣的一段話:「放眼周遭的苦,貧窮、暴力或氣候變遷,我們都希望立時予以解決,希望自己能夠有所作為。但所為若要有效且合乎倫理,就必須要求自己在苦的處理上處於最佳狀態……當我們把注意力放到自己的呼吸上,便能停止追想過去,停止思考未來;我們開始回歸自家。如果我們不回歸自家,便無法處於最佳狀態,也就無法以最佳的方式服務世界。我們必須是自己,才會是最佳狀態。存在的品質決定行動的品質。」(p.24)

我們可以依循禪師的指引,小心保守我們的心,修習正念攝取,攝取美好滋養的食糧,避免汲取太多令我們心不安的資訊,時刻檢視自己的內在:當下的身體是否放鬆?心情是否平靜?思想是否清晰?內心是否和諧?如果不是,我們可以停下來,給自己一個擁抱,深深地呼吸,慢慢地呼吸,將注意力放到眼前能讓我們感到安穩或清新的人事物上,可能是眼前一棵樹,或頭上的天空,或雙腳踏著的大地等等,只需一兩秒鐘,我們就可以立刻連結到美好的事物上,攝取滋養的食糧。記著,我們並不孤單,任何時候,我們都有空氣陪伴著,有微風輕撫著,四周也許還有樹木,它們一直在我們身邊,只要我們覺察,願意連結。這兩個月來,我刻意抬頭張望四周的景物,感到樹木特別青綠、清新、光澤、富生命力,它們彷彿知道我們在受苦而努力釋出善意,給我們打氣、安慰和支持。看著樹,感受著陽光,我感到清新、溫暖。

感恩我的家人,容許各人擁有自己的觀點和情緒,不在家庭的群組中爭持對錯,還深明彼此支持的重要。特別感恩我的弟婦主動邀請:「近日大家可能都受著社會環境的影響吧,不如我們大伙兒一起去酒樓吃飯。」自從父母離世後,我們兄弟姊妹只在大年大節相聚。這個時刻,這個家庭聚會,特別具意義,我們都很珍惜。

哲學家蘇格拉底問他的學生:「怎樣可以去除雜草?」有人說連根拔起,有些說用火燒,另外說撒石灰在雜草上……穌格拉底說:「好,你們即管試,一年後回來這裏告訴我。」一年過了,學生們回來找老師,可是,老師不在了。然而,蘇格拉底卻早在地上插了一塊木牌,上面寫著:「除去雜草的最佳方法,就是在地上種上植物。」目前的環境,我們心中很容易生起憤怒、仇恨、報復、暴力及絕望等雜草,效法蘇格拉底,我們去種植吧,「種植」心中的愛、慈悲和理解,也許這是最好面對暴力、絕望的最好方法之一。

與大家共勉!祝福您!祝福香港!

 

延伸閱讀:

香港需要我們祝福!請彼此祝福!

作者 -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