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諦聽善女人──國際佛教善女人會張玉玲教授訪談

文:佛門網 | 2010-11-03
國際佛教善女人會會長張玉玲教授國際佛教善女人會會長張玉玲教授
第一屆華嚴全球論壇會議現場第一屆華嚴全球論壇會議現場
法師、學者、善信參聽論壇法師、學者、善信參聽論壇

  九月,來到台北大學,參與由台灣大華嚴寺、華嚴學會舉辦的第一屆華嚴全球論壇,當時各國高僧學者雲集,共同討論現代佛教徒的全球責任。其中,國際佛教善女人會會長張玉玲教授發言時,提及兩個有趣的事件:

一. 某次,她帶同一批美國學生參觀台灣某著名佛教團體,觀賞創辦該團體的比丘尼的傳記影片,片中英語旁述多次以“he”稱呼那位比丘尼。同學們都詫異地看著教授,問:「妳不是說『他』是一位女尼嗎?」相信因為漢傳佛教說高僧都是「大丈夫」,因此該片撰稿人便以“he”稱呼比丘尼,覺得這是尊重的表現。

二. 一位虔誠的美國女性佛教徒,因傾慕佛法而來到台灣參學,豈料在各大佛教團體中,無論甚麼活動,女眾都被安排在男眾之後,甚至連向法師提問時,也要在男眾沒問題後才可發言。她想知道為何會這樣,卻被一位法師告知:「若妳問這些問題,永遠都不可能成佛。」這令她對佛教產生疑惑,眼泛淚光地問:「佛法說眾生平等,但為何在道場內男女沒有平等?」

  張教授被問到這些問題時,根本無言以對。大概因為習慣了這種文化,故在此之前她根本沒察覺到有甚麼不妥。

  其後,張教授前往泰國參加供僧大會,但供僧及午齋時一位比丘尼都沒有,令她大惑不解。到了工作人員及與會善信的用膳時間,才發覺比丘尼和俗家人一起排隊取食,接著獨個兒坐在一角享用,過程中完全不受禮讓。這更進一步引起教授的反思。她相信以佛陀的教法風格,和祂經常根據現實情況修訂律制的案例,佛陀一定希望我們修正兩性不平等的問題。

  張教授發言後,釋迦族後裔、尼泊爾國立三界大學創辦人釋迦明德居士(Prof. Bahadur Shakya)以度母(Tara,救度佛母)的故事回應:久遠劫前,一位公主因見以女相度眾生者不多,故特發願以女身成佛。經過歷劫艱苦修行,終於酬因本願,成為名滿三界的度母。由此可見,佛教肯定女性的價值,相信女性和男性都可以修行證道。

  大華嚴寺導師海雲繼夢法師則表示,群體活動總會有先後,無論是以男或以女為先都會被指有問題。其實,僧團以男為先,純粹是因為當時佛陀是男人罷了。

  筆者對張教授的「故事」頗感興趣,遂於高峰論壇結束後,邀請她多談一點有關話題。

  教授說,佛教中男女不平等的現象,近廿年來已經改善了許多。本來,大部份藏傳、南傳佛教地區的比丘尼戒都已失傳,數十年前的女尼,即使有幸從其他傳承受戒,回到本國也不一定被承認;她們一般都不能住進寺院,只能住在廚房或自己家中;法會時,某些地方的排行次序是比丘、沙彌、比丘尼,甚至是比丘、沙彌、男施主、女施主、比丘尼,顯示女性出家人的地位非常低落;很多女尼耳濡目染,也認同自己罪障深重,即使有機會亦不願接受教育,只想專注誦經持咒,發願來世轉生男身。

  隨著資訊發達,發展中國家的女尼受到現代西方思潮衝擊,加上有機會接觸外國的比丘尼或女學者,漸漸意識到她們能有更大的作為。1987年,三位不同國籍的比丘尼,為了團結各國、各傳承的佛教婦女,改善佛教女性的生活,共同弘法利生,創辦了國際佛教善女人會(Sakyadhita,字意為「佛陀的女兒」)。該會如今已成為國際上重要的佛教婦女組織。

  Sakyadhita並非以抗爭方式爭取更多權利,而是透過研討會、教育、出版,宣傳女性可以擁有更多機會的訊息。會方也不會權威地把「一定要爭取甚麼甚麼」的概念灌輸給女尼,往往是大家一起在和平的氣氛下分享、討論,思考自己能否做得更多。

  Sakyadhita沒有直接向佛教男眾要求甚麼,倒是致力爭取世界各地佛教婦女接受教育,乃至佛法、學術、諮商、藝術、社區活動等訓練的平等機會;並鼓勵佛教各傳承之間及與其他宗教之間的和諧溝通,提倡宣揚慈愛精神的社會運動,促進眾生福祉。當女眾的知識、技能增加,有所作為,其地位自然也會提升。

  例如Sakyadhita創辦人之一慧空法師(Ven. Karma Lekshe Tsomo),於喜馬拉雅地區創辦了16所學校,提供住宿及教育予女尼;並致力恢復比丘尼戒的傳承。她們受戒後便能學戒,學戒便有資格考取格西(Geshe,佛學博士)學位。

  教授表示,已發展國家的女性教育程度及社會地位普遍較高,故可能對兩性不平等的問題沒太大感受。但其實男女平等是近百年才逐步實現,希望人們懂得珍惜。

  最後,張教授提及她認識一位學者,因為忍受不了佛教團體的僧俗不平等、男女不平等,捨棄佛教信仰,改宗基督教。她期望佛教中人能協調佛法與文化,莫讓世人或外教誤解甚至批評佛教。

  據筆者所知,古印度種姓、男女階級觀念甚重,但佛陀卻能突破時代限制,提出眾生平等及男女平等,接受不同種姓的男女隨學和出家。雖然祂曾於《佛說超日明三昧經》中說女身有五障,不得作梵王、帝释、魔王、輪王、佛陀,但其理據分別是因為女人多染、多欲、懦弱、善妒、多煩惱,全屬心理因素,並非說女人先天不足。當然這些問題,男性也可能會有。不過我們要知道,古印度的高種姓男子可以迎娶多名妻妾,而婦女被當作男人的附屬品,必須盡力服侍丈夫、傳宗接代,處理一切大小家務,其遭受的待遇卻很差,也沒資格進行靈修。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下,女性特別容易後天養成上述性格。故佛陀針對當時的一般婦女的心理及現實限制,指出她們不利發展靈性,其實不難理解。

  鑒於當時有意投身靈修而加入僧團者,仍以男性佔多數,而女性又因社會因素而形成一些身心限制,故佛陀制定了比丘照顧女尼、女尼依附比丘的制度。可是,後代僧人不是每一位都了解制度背後的用意,加上受到社會觀念影響,遂產生重男輕女的作風。由於僧團重視傳統,較少人質疑及改變習慣,部份作風便維持至今。

  佛陀雖經常談及女色的可厭,但這是因為當時有意求道的聽眾中男性較多,對女性而言,男色同樣可厭!從其他經典可見,佛陀重視一個人的精神修養,遠多於其性別。例如《大般泥洹經》載佛言:「若有女人,能知自身有如來性,世間雖稱名為女人,我說此等是男子。」又如《大毗婆沙論》載佛言:「唯大生主(首位比丘尼)雖是女人,而離一切女人過失,作丈夫所作,得丈夫所得,我說是輩名爲丈夫。」

  更進一步,大乘經典中還提及因地是女性、修行成佛得轉男相的情況,如《大寶積經》中的妙慧童女、《妙法蓮華經》中的龍女。甚至,根本不用轉變身相,直接以女相成佛,前述度母即為一例。

  又《維摩詰所說經》記載舍利弗尊者問一位已證菩薩無生法忍的天女,為何不轉男身。天女答曰:「求女人相了不可得,當何所轉?」「一切女人亦復如是,雖現女身而非女也。是故佛說一切諸法,非男非女。」這表明男女僅為外相,不影響開悟的潛能。正如《菩薩處胎經》所言,女人、魔王、帝釋等,只要明理,皆不須捨身、受身,即現在身便可成佛。經中佛陀舉出過去某國土中眾多女人了解法義後證道的例子,並說偈曰:「法性如大海,不記有是非,凡夫賢聖人,平等無高下。唯在心垢滅,取證如反掌……分別本無法,無有男女行。」

  凡此種種,可證眾生平等、男女平等確為佛陀本懷。作為佛陀的學生,願我們能一起推動這種平等,令世界變得更美好,實現人間淨土。



※ 延伸閱讀:略談Sakyadhita 國際佛教善女人大會見聞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