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識和緣能影響命運────明海法師談「禪心三無」(十一)

文:明海法師    圖:柏林禪寺| 2020-05-24

續上期

影響命運的第二個要素是「識」。

識是屬於精神方面的,指見識、認識、知識。一個人具有好的身器,只是意味著他有成功的基礎,並不表示他一定能做多大的事業。他這一生究竟能為人類、為眾生貢獻多少,取決於他的見識、見地。一個人的身器先天成分居多,識量則完全是後天的,通過學習、通過生活經驗積累而成。識量包括心量的大小、觀察事物的敏銳性、思維的敏捷程度、思想高度等等,這都屬於人的見地。一個人即使有好的身器,但如果識很糟糕,見識很低劣,人生沒有理想,沒有志向,好身器就會被浪費了,這樣的情況很多。有理想、有志向,觀察事物敏銳,思維敏捷,眼光遠大,思想有高度,這些構成識的品質,能夠對先天的身器起補充作用。

身器的指標,有重要的,有不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先天所稟的氣質氣脈能不能承受各種壓力、各種打擊;不很重要的是高矮美醜這些指標。但似乎古代人也很重視這些,一說到英雄人物就是身高八尺或一丈,好像身高很重要。其實有些歷史偉人如拿破崙、列寧,個頭不高,相貌也平平,從身器的指標來看就差一些,但是他們的識量,就不是常人所能比得了的。他們的理想、志向、心量,他們看問題的敏銳,他們的眼光、思想的高度,以及不斷調整思想觀念的能力,這些方面就不是其他人能比的。這就是後天的識可以補充先天身器的範例。

在中國佛教史上,根據《高僧傳》記載,也有很多高僧身器不佳。比如東晉時期有一位道安法師,河北巨鹿人。書上講他貌不驚人,長得黑而醜。出家以後,師父就不太重視他,每天讓他下地勞動,其他的師兄弟呢,卻常常能留在寺院裏。幾天以後,道安法師去找師父說:「你每天光讓我勞動,也應該給我一本經書讓我讀一讀呀。」師父一直沒太注意他──很多時候長得平常的人,你總是比較晚才注意他。師父說:「行!就給你一本經吧,但你還是要下地去幹活。」第二天晚上回來時,道安法師又去找師父說:「師父,再給我一本經吧。」師父說:「昨天我不是剛給了你一本嗎?」他說:「我已經看完了,而且背下來了。」師父嚇了一跳,僅一天的時間,很長的一本經,怎麼能背得下來呢?師父不信,道安法師當眾倒背如流,這下師父才對他另眼相看。

道安法師是對中國佛教史產生重大影響的人物,非常了不起。那時候,中國南北政權割據,道安法師一度住在湖北襄陽,那裡屬於東晉。北邊有一個政權──前秦,前秦的皇帝苻堅是佛教徒,他聽說道安法師的名望,就派兵八十萬攻打襄陽。他跟人說:「我攻打襄陽是為了一個半人。」這一個人是指道安法師,另外半個是一位儒家學者,名叫習鑿齒,由此可見道安法師的影響之大。中國佛教在南北朝時期開始形成一些有中國特色的寺院修行制度,既依據戒律又結合漢地傳統,比如坐禪、過堂[1]這些制度,在那時已經有了雛形,這都應歸功於道安法師的努力。

還有很多高僧也是身器不佳。比如六祖慧能大師,父親是范陽[2]人。他雖然也可以算是北方人,但是我們從書上看,以及從現在供奉在南華寺的肉身來看,他在身量方面並不是很高大,但是他具有大菩薩的智慧。

所以,識可以補充器。一個有理想、有志向、有見識的人,往往會賦予他的身體以不同的氣質,他在顧盼之間所流露的氣質就與眾不同。一個沒有理想、沒有志向、沒有見識的人,也許他的身器從物理指標來看非常好,但言語行動之中可能表現得猶猶豫豫、沒有活力;識也可以影響器,特別是在一些可變的身器指標方面。

影響命運的第三個要素是「緣」。

緣就是緣分。緣分怎麼樣,有多重因素。在佛教裏,緣的含義非常豐富。緣字的左邊就是個絞絲旁,意味著一個人、一個事物跟其他的人或事物的聯繫是多方面的。比如說,一個人生在怎樣的家庭,這就是一種緣,他的出生、他的家庭是他的緣。他後來逐漸形成的社會關係,也是他的緣。我們學佛的人,這種緣就更加有意思了。以前可能從來沒想過到寺院來,也沒有接觸過佛教,有一天突然見到一本佛教的書,或者遇見一個已經信佛的朋友,跟你講了一席話,結果你受了影響,來到寺院,這個緣就成熟了。

緣有現在的這一部分,也有先天的那一部分──緣與我們過去世的積累是有關係的,比如之前說到的,我們出生在哪一個家庭,這就與我們過去所結的緣有關係。緣還有一個意思,意味著除了人際關係,還有我們所生活的國度、我們所從屬的民族這些內容。如我們是黃皮膚的中國人,則絕大多數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版圖上生活,會接受這個民族的文化,具有中華民族的一些主要觀念和情感。這個也是緣,生活在一個甚麼樣的國度,也是帶有先天性的。

因為過去不同的積累而在今生所表現的差異這個緣,仔細說起來,它是無窮盡的,就像一張層層交織的網,由內向外,由小到大,由近到遠。有大的緣,有小的緣;有遠的緣,有近的緣;有現在的緣,有未來的緣;有隱藏的緣,有顯示的緣──有一些緣已經開始成熟,變成了現實,就是已經顯示的緣。比如現在大家來聽講就是跟三寶有緣,跟佛法有緣,因為你們已經走到三寶門中了。至於未來我們還會有甚麼緣,現在說不清楚。

很多緣在隱藏之中,我們不知道。比如一個小朋友,他身上隱藏的緣就比我們要多,因為他現在還小。我們身上的緣顯露得比他多,已經變成現實的比他多,而他的緣是隱藏的多。這些隱藏的緣,對一個人的命運、生活道路乃至事業成就的影響程度,這一點不用我去講,我們一些有工作經驗的朋友就知道。有時你工作特別努力,做出的成績也大,到後來要升職的時候卻沒有你的份;有一個人工作不怎麼樣,他卻升職了,因為那個機構的負責人跟他有一點關係。這種關係其實也是一種緣,有可能是他本身就有的,也有可能是他自己創造出來的;其創造的方式有可能是正當的,也有可能是非法的。這就是緣對我們的影響。

對於修行人來說,不同的人修行覺悟的方式不會完全一樣。有的人修行很懶惰,磨磨蹭蹭地,但是他沒有辦法不修行。為甚麼呢?因為他身邊的人都是修行人,都是佛教徒、出家人,甚至是高僧,這就是他的增上緣好。有的人身邊的人一點善根都沒有,不修行,也不學佛,可是他自己的信心很清淨,有出離心、學佛的願望特別強。以出家人來說,修行的緣也不一樣,有的法師從小就出家了,但那時還迷迷糊糊的。為甚麼出家了呢?因為他的父母是虔誠的佛教徒,他從小受影響,他的緣好,被送到寺院、送到師父那裏去,剛開始還沒有信仰,後來慢慢地吃佛門的飯,穿佛門的衣,念佛門的經,有一天突然明白了,他內在的因成熟了。你看這就是緣增上。有的法師呢,很有善根,很願意修行,但身邊的緣好像都是障礙,都反對他。這就是緣的力量。

 

 

(待續) 

原文刊自《禪心三無》,天地圖書2017年出版。佛門網獲授權刊載。

 


[1] 過堂:僧眾上齋堂用食之意。又作上當、赴堂。

[2] 范陽,現為河北涿州。

作者 - 明海法師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潛江人,一九九一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

一九八九年開始留心佛學,一九九○年於北京廣濟寺結識禪宗巨匠淨慧上人,從此歸心佛門。一九九二年九月,於河北省趙縣柏林禪寺淨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於洛陽白馬寺受具足戒。二○○○年於淨慧上人座下得臨濟宗第四十五代法脈傳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脈傳承。

現任柏林禪寺住持。多年來參與柏林禪寺的興復工作及生活禪的弘揚。著作《禪心三無》簡體版(三聯)及繁體版(天地圖書)分別於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國內地與香港出版,其佛學與禪修開示亦散見於佛學網頁及報章期刊。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