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讓我們學會滿心期待迎接不同的轉變──我所認識的香港梅村

文:麥思齊 | 2019-03-13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香港梅村,亞洲應用佛學院剛於2019年2月26日迎來十週年。座落於大嶼山昂坪蓮池寺的香港梅村,是一個鄰近熱鬧的旅遊景點的地方,但不被外界影響,總會散發清淨和平安的能量。每次有新朋友來到正念休息日,都會形容這個地方恍如隔世,加上山上經常會霧氣瀰漫,他們都覺得像來到仙境。但頻繁來修習的同修就會知道在這種大霧潮濕的天氣下生活,很難談得上「仙境」二字。這其實跟很多人初接觸佛法時的感覺相似,感到法喜充滿,對修習充滿動力。但開始需要面對自己的弱點時,總會感到害怕,甚至逃避,而不再來到僧團跟大眾修習。

為了慶祝香港梅村十週年,我們將會出版十週年刊物,而我是編輯之一。在籌備這刊物期間,我們邀請經常一起修習的同修寫文章,分享他們在修習上的心路歷程。同時間,我們也要收集許多舊照片、訪問從香港梅村成立以來都在的法師和同修。在這個過程中,十分感歎修習把整個僧團帶到一起直到現在,同時也看到十年間自己和身邊的同修的變化。

十年,說起來很長,但驟眼已過。我還記得當初還沒有香港梅村道場時,我們每季都會在大埔嘉道理農場舉行禪修營,我會參加兒童活動。每次禪修營都是最興奮和幸福的時刻—在籃球場跟一起在梅村長大的小朋友玩、經常大夥兒拉著法師跟我們四處跑、開示時會聽法師說故事等。但當禪營結束的一刻,我就會嚎啕大哭,嚷著不想離開,不想回到學校面對與自己沒有共同話題的同學。其實我在小學時,曾經被同學欺凌。雖然後來情況已經改善,但由於自己的假期通常都在禪營中渡過,所以跟其他同學沒有甚麼話題。因此那時候沒有甚麼能交心的朋友,也很害怕有一天自己又會再受欺凌。當時我經常會想,如果能夠時長在梅村是多麼美好的事情,因為沒有人會惡言相向。

眨眼間好像夢想成真,我們擁有自己美麗的道場,可以不用等三個月的時間才可以去禪修營了!剛搬到蓮池寺,有很多自小認識的法師來香港居住,僧團裏的同修叔叔姨姨也經常跟我玩,精彩的活動、禪營接踵而來。那時我只是覺得那是天堂,所有人都會愛惜我,也是我踏入中學後覺得最能讓我減壓的地方。但過了三年後,香港梅村經歷了許多變化──不少法師收到需要搬到別的道場的請求、老師一行禪師病倒……自那時起,不少在家同修相繼疏遠了僧團。那一年,經歷這一連串的事,身邊的法師、同修都經常提著「無常」二字。當時我只有十六歲,雖然一直都知道禪師教導我們如何面對無常,但我還是覺得非常傷心。我覺得對自己最有啟發的法師不在這裏,就很難擁有像以往的幸福感;我也不解為何其他同修會疏遠僧團,感覺以往「美好的時光」不會再來。

隨著一年又一年的過去,陸續有新的法師來到香港,也有許多對修習充滿憧憬的新同修。同時間,我也透過新的法師和同修,有機會發掘自己作曲的靈感,也有機會跟以往沒有太多交流的同修更加了解。及後五年直到現在,我都觀察自己對於「轉變」和「無常」的感受。我發現原來一直我都十分依賴過往讓自己快樂的事情,我也很害怕所有親近的人會離我而去。因此我會很執著自己喜歡的事物,也只會看到覺得可以讓自己快樂的事情。但我並沒有感受到,原來對於眼前的快樂的執取,只會讓我很辛苦,也讓我錯過身邊許多事物。最重要的是,我們一直在修習,不斷提醒自己要回到呼吸、回到步伐上。如果深入觀察,可以看到所有讓我快樂的事物都是自己的臆想,而且所有我以為已經「失去」的事物其實已經在我之內。

事實上,很多法師都跟我講世界各地的僧團總會經歷這些過程。而無論正在面對這一個喜悅的時刻,或者處於低潮,都只需要認知當下發生的事情。那我們就不會輕易被轉變把自己從當下拉走。禪師的開示中時常教導我們深觀自己手中的茶,這茶是天上的白雲。沒有東西是會從「沒有」變成「有」,或從「有」變成「沒有」,這是相即的智慧。

在修習中,正念呼吸和步伐都是整個僧團最強的支柱,讓我們滿心期待迎接不同的轉變。

作者 - 麥思齊
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三年級學生,自小在梅村修習一行禪師的教導,有「梅村Wake Up女孩」之稱。在單親家庭長大,與母親張仕娟一同撰寫佛門網專欄【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