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超脫生死時

第247期明覺   圖、文:吳莉瓊| 2011-05-25
恆河恆河

「原來我是在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喪生,是這樣死掉。」

近日看了《127小時》、《潛行深淵》及《美麗末日》幾齣皆與生死有關的電影,尤以《美麗末日》給我印象最深,劇情講述男主角大限將至,他如何面對死亡前的一切。這讓我回憶起八年前的一次意外,在那個漆黑一片的深海裏……

那年我們一行五人到菲律賓北打雁省潛水,這區擁有為數不少且十分美麗的珊瑚礁,對於熱愛潛水的人來說,不失為一個好地方。當天海面十分平靜,加上附近一帶並非險峻之處,各人皆抱著輕鬆的心情下水。下潛二十餘分鐘後,水底的能見度開始減弱,我們已經離水面約十公尺,突然有一股強勁的海流把我沖開,它甚至有把我吞噬的意欲,整個人像被拉進黑洞中,人不斷向下沉。我異常恐懼,像被困在黑盒內,只能勉強聽到微弱的氣泡聲,當時我心裏暗說:「原來我是這樣死掉。」

結果,上天把我留下來,在千鈞一髮之際,那股海流突然減弱,我趁機踢腿向上爬升,終於脫離了死亡的呼喚。當時我在想,若這麼年青便死掉,真的太不甘心了。但死亡似乎喜歡與我打交道,同年十一月晚上,父親在家中看電視時突然猝死,家中各成員對此事皆來不及反應,我還暗地裏在父親的遺體前哭訴:「你怎可以連一句說話都沒留下便走了?」那次的傷痛久久未能平復,午夜夢迴只能看到父親迷糊的身影,現在回想起來,只覺自己的無明,所有的不甘心,徘徊不散的悲痛,全是一己的執著。

人從母體瓜瓜落地,便注定要面對死亡這個課題。人為什麼會恐懼死亡,我想是因為死後不知何去何從,且會失去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人不愛面對一個既不確定又欠缺安全感的地方,這無可厚非。但你有否想過死亡並非一個終結,它只是穿梭前世來生的一個過程,假設你在乘坐一部列車,第一站是出世,第二站是讀書,接下來的站是工作、結婚、生兒育女……死亡,而死亡只是一個中轉站,下一站是什麼?也許你將會轉乘另一部列車,又或者以後不用再乘車了,下一站依然存在,只是你我不知道該站的名字吧了!若從這個觀點看,死亡只是形態的一種轉變,生死並無差異,壓根兒無須害怕。

其實,中國早在戰國時代,莊子已能談笑論生死,他說:「生死,命也。其有夜旦之常,天也。人之有所不得與,皆物之情也。」大意是白天與黑夜循環交替乃自然界現象的演化,正如生死的本源也像自然現象,是必然的定律;人沒有自主權控制生死,往往被外界事物所困擾而引起情緒的變化,所以非常害怕生死。佛法在教導人如何有智慧地看待生命,認知「生命無常」,最終也是要參破生死,某程度莊子對生死的體悟與佛教的思想有不謀而合之處。

在此要強調一點,我並非鼓勵大家輕生,相反,能真正理解生命的人,才能無憾地面對死亡。正因為我們無法經歷兩次同樣的人生,所以在今生更要積極地活在當下,多種善良的種子,用心去感受每樣事物,不論好與壞,但求做到禪宗的一句名言:「日日是好日。」即是要做到忘我,事事放下,讓自己每天活得很自在。正所謂「心能轉境」,外在環境因素既是不變的事實,唯一能變的就是自己的想法,是苦是樂,就由自己的心去決定吧!若你能如此豁達,我相信死亡來臨時也會是好日。

人非草木,要超脫生死,確是說易行難。作為人的可貴之處便是擁有七情六欲,且明白自身確實有感情及欲望的需求,繼而進一步學習放下,但當你真的能擺脫這些枷鎖,超脫生死時,那種得來不易的喜悅實在非筆墨可形容。在此祝願各人能找到從容面對死亡的睿智,大家共勉之!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