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身心醫學的新里程:正念修習與漸凍人症

文:郭湄湄| 2017-10-24
米蘭聖心天主教大學帕尼尼博士說:「問題不在於你的處境,而在於你對它的態度。」米蘭聖心天主教大學帕尼尼博士說:「問題不在於你的處境,而在於你對它的態度。」

近數十年來,「正念治療」(Mindfulness Therapy)於各地蔚然成風,而正念禪修(Mindfulness Meditation)和「身心醫學」(Mind / Body Medicine),亦成為不少醫學研究的注目焦點;研究員相信,心理因素對身心健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1]

米蘭聖心天主教大學(Catholic University of Milan)心理學系副教授法蘭斯高.帕尼尼博士(Dr. Francesco Pagnini),是這個新興研究領域當中的一位研究員。他曾以「正念及身心醫學的新里程」(Mindfulness and the New Frontiers of Mind/Body Medicine)為題,在香港大學主持講座,分享他與同僚的研究成果,與大家一起來看看,正念(Mindfulness)對漸凍人症病人的健康有何助益。

何謂漸凍人症

漸凍人症又名「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簡稱ALS),是致命疾病,患者運動神經元逐漸退化,全身肌肉日漸萎縮,終至癱瘓,而智力與人格不受影響。發病初期,病人走路不穩,容易跌倒;到了後期,便會無法走路、說話和自主呼吸。目前並無根治方法,而一旦病發,存活期只有三年左右。患者的內心痛苦,常人難以想像:因難以活動而抑鬱沮喪,憂心成為親友負累,害怕死亡步步迫近……

正念修習可以紓解ALS患者的困擾嗎?帕尼尼博士等人研究了兩種形式的正念:Mindfulness Meditation(由醫學博士喬 ‧ 卡巴金提出的正念禪修)和Langerian Mindfulness(由哈佛大學教授Ellen Langer提出的正念),發現兩者都對ALS患者的心理健康大有裨益。

Mindfulness Meditation(正念禪修)與漸凍人症

1979年,醫學博士喬 ‧ 卡巴金(Jon Kabat-Zinn)設計了史上首項正念治療法──「正念減壓療法」(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簡稱MBSR),以佛教的正念禪修練習,助人處理壓力、疼痛和疾病。如今,正念在臨床上的應用,已從舒壓擴展到心理治療,證實有助緩解抑鬱、焦慮、強迫症等心理症狀。[2]不過,截至2014年,還沒有研究證實正念禪修對ALS患者有效。故此,帕尼尼博士等人便參考MBSR,為ALS患者度身設計正念禪修練習,並展開研究。

何謂正念?卡巴金這樣註釋:Paying attention in a particular way: on purpose, in the present moment, and non-judgmentally (有意識地、不帶評價地注意當下一刻)[3]。帕尼尼博士以「反面例子」說明:「如果你想著:『我感到不適!』這已是一種評價。正念就是單純地覺察自身或外界的變化(例如身體痛楚),而不加以判斷。」

帕尼尼博士以「正念及身心醫學的新里程」(Mindfulness and the New Frontiers of Mind/Body Medicine)為題,在香港大學主持講座。帕尼尼博士以「正念及身心醫學的新里程」(Mindfulness and the New Frontiers of Mind/Body Medicine)為題,在香港大學主持講座。

一、)ALS患者如何修習正念禪修 

研究員因應病人的身體狀況去設計練習,例如正念飲食、正念呼吸和正念地聆聽音樂等。正念飲食就是有意識地、不帶評價地注意進食時的感覺(正念呼吸和音樂聆聽亦如此類推)。難以吞嚥的病人,都用易於溶化的糖塊來練習。由於病人的呼吸肌群日漸無力,練習正念呼吸,或會令他們深感挫敗,以至妨礙練習或研究進程,所以有能力處理負面情緒的病人,才獲安排參與此練習。研究員亦會播放音樂,勾起病人的情感,讓他們練習如何接納情緒。[4]

這些練習的主旨,就是引導ALS患者將注意力放在「我正在做的事」,而不是「我無法做的事」。[5]當病人想著後者,很容易會聯想到:「我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生活了」,進而聯想到「我的人生充滿遺憾」等等,由此陷入一連串的負面思想和情緒之中。修習正念有助病人將專注力放回當下一刻,以免沉溺於負面思緒。帕尼尼博士說,正念禪修亦有助病人接納自己的感受。接受不等於妥協,而是單純地覺察感受的來去,例如:「我感到憤怒,就是這樣。」


二、)實驗結果

實驗為期一年,共有100位ALS患者參加。病人分為兩組,甲組修習正念禪修,乙組不修習,結果如下:

1.) 生活質素:實驗期間,甲組病人的整體生活質素(Quality of life)高於乙組,並大致維持不變。乙組病人的整體生活質素,在首六個月微幅下降,在第六至第十二個月間大幅下降。

2.) 憂鬱和焦慮情緒:兩組病人的憂鬱和焦慮程度都有所增加,但甲組的升幅比乙組緩慢。

結論:正念禪修有助增進ALS患者的生活質素(如改善睡眠質素丶人際關係等)和心理健康。[6]

從左邊看,木條共有四條,但從右邊看,木條只有三條(圖:網上圖片)從左邊看,木條共有四條,但從右邊看,木條只有三條(圖:網上圖片)

Langerian Mindfulness 與漸凍人症

艾倫.蘭格博士(Ellen Langer)提出的正念,與卡巴金博士的大不相同,但同樣對ALS病人助益良多。她認為充滿正念的人有這些能力或特質: (1) creation of new categories,(2) openness to new information;and (3) awareness of more than one perspective [7](一、以新的方式去觀察事物,二、對新事物保持開放,三、覺察到觀察事物的角度不只一種。)帕尼尼博士以數張圖片為例解釋:同一件事,是好是壞,是美是醜,是成是敗,取決於觀察者的觀點與角度(頗有蘇東坡詩偈「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的意趣,同一座廬山,從正面看是山嶺,從側面看是山峰,隨著觀察角度轉變,景物外觀也隨之變換)。察覺到觀察事物的角度有多種,有助跳脫思想框架,令人頭腦靈活、思想開明。

有人認為照片中人是老婦,有人認為是少女(圖:蘭格正念機構)有人認為照片中人是老婦,有人認為是少女(圖:蘭格正念機構)

跳脫舊有窠臼,是否代表隨心而行,不遵守規則?帕尼尼博士以用餐為例解釋:「以刀叉切割食物是用餐規則之一,想要順利用餐,就要使用餐具。當遇上突發情況(例如沒有餐具可供使用),處事靈活的人懂得隨機應變,例如打破碟子,以碟子碎片切割食物。我們要遵守規則,更要懂得變通。」充滿正念的人善於接受新事物,處世靈活變通,不墨守成規。

一、)心態與身體健康的關係

帕尼尼博士指出,不少研究發現mindset(心態)對身體健康有莫大影響。例如曾有研究員做實驗,將八十四位酒店房間服務員分為兩組,甲組獲告知執拾房間是良好的身體鍛鍊,而另一組對此一無所聞。四個星期後,甲組員工的運動量明顯比乙組多,而他們血壓、體重和脂肪的下降幅度,也比乙組為大[8];也就是說,他們自我實現了自己的想法(Self-fulfilling prophecy)。此外,亦有研究顯示,負面情緒會削弱身體免疫系統和心血管健康[9],可見心態對身體健康影響之大。那麼,ALS 患者的健康會否受到正念影響呢?


二、)正念與ALS患者的身心健康

研究員向197位ALS患者發放網上問卷,調查他們的身體健康和心理狀況,發現正念程度較高的病人,病情惡化的速度相對緩慢,憂慮和焦慮的程度較低,亦相對活得更久。也就是說,正念有助ALS患者減慢病情惡化、增進心理健康[10]。至於正念如何影響病人的生理機制,有待進一步研究。

講座末節,帕尼尼博士介紹幾個有助提升正念(Langerian Mindfulness)的小練習:

1.) 看看今天的你跟昨天有何分別?試列舉五點。(例如你今天起床時的感覺,跟昨天有甚麼分別?)

2.) 回想你生活中的一件「壞事」,試想它對你有何好處?試列舉三點。(例如「苦瓜」一曲的歌詞:「從情劫亦能學會開解與寬恕」)

3.) 「攪攪新意思」。例如上班時,試試走新路線。

不論正念禪修還是由蘭格提出的正念,同樣有益於ALS病人心理健康。正念修習日益盛行,相信更多患病者丶健康者,都可獲益於正念修習。


[1]溫宗堃(2006),佛教禪修與身心醫學──正念修行的療癒力量。普門學報,33,頁9。

[2] 唐秀連(2017年8月)。「心理學化的佛法」,到底是福是禍,孰喜孰憂?——對正念治療的正念認知。取自佛門網:http://bit.ly/2wFIFF

[3] Kabat-Zinn, Jon (1994). Wherever You Go, There You Are: Mindfulness Meditation in Everyday Life. London: Piatkus.

[4]Pagnini F., Di Credico C., Gatto R., Fabiani V., Rossi G., Lunetta C... Amadei G. (2014). Meditation Training for People with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and Their Caregivers. The Journal of Alternative and Complementary Medicine, 20(4), 274.

[5]同上註,頁 273。

[6]Pagnini F., Marconi A., Tagliaferri A., Manzoni G.M., Gatto R., Fabiani V... Lunetta C. (2017). Meditation training for people with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European Journal of Neurology, 24(4), 578-586.

[7]Langer, E. J. (1989). Mindfulness. Cambridge: Da Capo Press.

[8]Crum, A.J. and Langer, E. J. (2007). Mind-Set Matters Exercise and the Placebo Effect. Psychological Science, 18(2), 165.

[9]Ho, R., Neo, L. F., Chua, A., Cheak, A., & Mak, A. (2010). Research on psychoneuroimmunology: Does stress influence immunity and cause coronary artery disease. Annals of the Academy of Medicine, Singapore, 39, 191–196.

[10]Pagnini F., Phillips D., Bosma C.M., Reece A. and Langer E.J. (2015). Mindfulness, physical impairment and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in people with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 Psychology & Health, 30(5), 511.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