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1清明思親法會-ads

身體面面觀

文:妙凡法師    圖:網上圖片| 2020-08-08

因為弘法緣故,偶爾穿梭於都市巷道,馬路邊有許多小販載著滿滿一車的東西,望著車如流水馬如龍的車潮,期盼有人停下忙碌的腳步洽詢購買。每次經過,我總會習慣看看車上還有多少沒賣完的東西,再看看小販黝黑的臉龐,每一個人的眼神裏,是望眼欲穿的企盼───等待的苦澀。這一車的西瓜、鳳梨,甚麼時候賣完,就甚麼時候回家。活著,究竟為誰而忙?

《人間福報》裏有一則發人省思的小故事,有一位哲學家在路上看見一群在搬石頭造路的工人,哲學家趨前問了一個問題:「你們為甚麼搬石頭?」工人回答:「為了吃飯。」哲學家又問:「吃完飯後呢?」工人理直氣壯的說:「再來搬石頭啊!」為甚麼要上班,因為要吃飯;為甚麼要吃飯,因為要上班。活著,為了三餐溫飽?或者終其一生追求財、色、名、食、睡五欲短暫的快樂?活著,所為何來?

路邊的小販讓我想到佛經譬喻裏的「四夫人」,許多人終其一身汲汲營營,就為了色身的吃、穿、住、用,可是到頭來,我們忙了一輩子的色身,卻是送給別人都是會讓人害怕、恐懼的臭屍體;因此,禪宗的參話頭裏有一句直指人心的「拖死屍的是誰?」提醒參禪學佛的行者,唯有以般若照見五蘊皆空,才能度一切苦厄,然而,人生最最苦澀的,不是沉沒在苦中,而是在苦不知苦,在人生愛、憎、貪、瞋糾葛的煩惱中,以為當然爾,不知出離解脫。

三餐用齋,我心想,現在要伺候身體,給它餵點食物,才好維持下去,所謂為成道業,故受此食;生病時,囿限於這有質礙的身體,也只能任其擺佈,雖然莫將身病為心病,可是無關卻有關,動彈不得,只好安慰自己,修行人帶三分病,警愓無常好修行;而走到每個不同的地方,做每件事,看每樣東西,說每句話,是身體要做呢?還是心要做呢?生命充滿疑惑,思考也因而無所不在。

夜裏,我喜歡仰望星空,或在萬家燈火裏,看見生命的孤獨與華麗,享受遺世獨立的逍遙自在;睡覺時,觀想三千大千世界為床,幸福的擁抱無遠弗屆的寰宇星月,一念之間,我走進無窮無盡的波瀾壯闊,恍然,「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感謝這個身體,讓我在今生今世,親近善知識,聽聞正法;感謝這個身體,讓我可以進行心靈淨化的各種修行活動;感謝這個身體,幫忙我的心,讓我認識娑婆世界的實相。

人生一遭,我不是歸人,只是過客,在無常遷流剎那生滅的變化裏,生命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如果,連我自己都不是我自己的,那還有什麼是我的呢?但是,活在當下,珍惜人身難得的因緣,借假修真,我卻能享有一切,您,也可以喔!

原文刊載自《人生是過堂》,佛門網獲作者授權轉載。

作者 - 妙凡法師
出生於1970,台灣嘉義人,於佛光山出家後,歷經寺院弘法、佛光會、青年團、學術研究、僧伽教育等各種弘法參與學習。為《人間福報》專欄作家,著有《人生是過堂》。現任佛光山宗委及財團法人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院長。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