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輪迴有盡時?(二)

第230期明覺   文:小西| 2011-01-26

上次提到,左近介為了讓自己逃離父親八儀家政的魔爪,決定與隨從可平前往蓬萊寺,刺殺八百比丘尼。表面看來,一切都很順利,但奇怪的是,比丘尼好像早知來者之意,卻完全沒有反抗與恐懼之表現。就在左近介正要揮刀,了斷眼前比丘尼性命時,比丘尼忽然跟她說:「此地已變成了一個封閉的空間。現在這個地方……時間已脫序了,開始逆行了。妳雖然來得了,卻再也出不去了。」

最初,左近介以為比丘尼只是垂死掙扎,唬唬自己而已。可是當她跟可平要離開蓬萊寺時,卻無論採取水陸兩路,均無法如願。她取水路時,竟像在泥漿上划船一樣;取山路回去,更是神秘地不斷返回到原點。就如比丘尼臨終前的預言,左近介主僕二人,真的就這樣被困蓬萊寺嗎?可是,好戲還在後頭。一次,自湖上漂來了好些船隻,船上則是戰爭中陣亡了的士兵。最初,左近介以為自她離開以後,父親大人又跟人開戰了。但怎知從船上撿回來的軍旗,卻寫着「應仁二年」的年號──那是三十年前啊!那時,八儀家政還未即位成為領主,而左近介自己更是尚未出生。果然如比丘尼所言,時間逆行了,她不單被困蓬萊寺,更跌進了時間的迷宮。

與此同時,蓬萊寺的四周,卻開始不斷有平民前來,向比丘尼求醫。然而,比丘尼早已死在左近介刀下;為免事情敗露,情急之下,左近介惟有假扮比丘尼,希望儘快打發前來的信眾。但外表雖然裝得了,到信眾真的祈求比丘尼(左近介)再次「顯靈」時,她真的呆了。為了掩飾,左近介惟有佯說因為近日身體不適而變得善忘,叫信眾說說她平日是怎樣醫治他們的:原來比丘尼是靠一支具有靈力的火鳥羽毛醫治信眾的,有起死回生之效。

隨着戰爭的爆發,前來求醫的人愈來愈多,有增無減。但奇怪的是,慢慢地,來者已不再局限於人類了,形形色色的鬼魂與妖怪,一樣的前來。不知是因為生而有未泯之菩薩心,還是別的原因,左近介居然漸漸能做到心無差別,視眾生平等,一樣的救度──她終於變成真正的八百比丘尼。從前的左近介,現在的八百比丘尼,坦然接受了自己的境遇,但她始終不解的是,時間為什麼逆行,已發生的為什麼要再重複一次,而且也想到,如此下去,自己將會於三十年後,被另一個年青的「自己」殺掉。這就是輪迴嗎?輪迴可有盡時?

一夜,神秘的「火之鳥」入夢,並告訴左近介:「未來永刧,妳會不斷被殺死。外面的時間每三十年就輪迴一次,它會不斷的反覆。到時候就會有一個新的妳從外面進來,殺死妳,然後取而代之。」太可怕了,左近介問「火之鳥」自己的殺業什麼時候才會被寬恕?「火之鳥」答:「妳就繼續做着現在的工作吧。妳必須無限的拯救陷於不幸的人們,那才是真正的無限!」而事實上,這些人和妖怪,都是「火之鳥」安排前來的,希望左近介能藉此清除罪孽。「火之鳥」再說,在下一個三十年逆行之前的一天,「如果妳自覺罪孽已經清除的話」,妳便可以真正的離開了。

到底,左近介最終能否超脫輪迴,免除永刧之苦,還是三十年後再被另一個新的自己,從外面進來殺死,似乎都不再重要了。因為手塚治虫透過這個故事真正要說的,其實不是輪迴,而是救贖。左近介在無限的拯救中,達至無差別的平等心,固然叫人動容。但更重要的信息是,我他本無別,救人即救己。或者,更準確地說,在無限的拯救中,能救眾生,始能真正的超脫永刧的輪迴!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