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輸一場還是輸一生?──《激戰》

第312期明覺   文:林碧君| 2013-10-02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老子《道德經》


林超賢導演一向以動作片見長,新作《激戰》當然也可以被歸類為動作片,但卻絕不像一般動作片那樣「以情節來遷就動作」,相反地,《激戰》的動作場面其實都有深化人物性格及推進情節的作用,以格鬥場面來暗喻各人的心魔。所以電影實際的主旨是人如何面對自己的過去,以及珍惜人和人之間的感情(包括珍惜自己)。擂台上的勝負反而並不重要。


張家輝飾演的「賤輝」(程輝),年青時曾是兩屆金腰帶拳王,因受賄打假拳而被捕入獄,出獄後以駕的士為生,卻又染上賭癮,欠下大筆高利貸被追數,不得已要逃去澳門避債……他由一位拳王變成一事無成的落泊中年,人生早已再沒有夢想。朋友介紹他在澳門的拳館替過重的婦女打拳減肥,還被婦女揶揄為「不懂教拳」(其實只是徒具拳擊姿勢的健康舞),對曾是拳王的「賤輝」來說沒有比這個更侮辱的事,但為了生活只好啞忍……


就在人生最失落的時候,有一位同樣失意的青年林思齊求程輝教他打拳擊。林思齊本是生活無憂的富二代,卻不要父親的家財,只愛騎單車遊歷四方、追求自我,過簡樸的生活;但在澳門的父親突然破產,他只好回澳門一面當建築工人掙錢,一面照顧失意酗酒的父親。剛好澳門舉辦MMA(Mixed Martial Art)綜合格鬥術大賽,從沒學過MMA的林思齊為了向父親證明「只要有決心,不可能也會可能」,便參加了MMA大賽。程輝雖然不認為林思齊真有可能勝出,而且訓練時間只有短短兩個月,但因同情他而願意當他的教練。


與此同時,程輝在澳門租住了一個房間,屋主是一對母女,被遺棄的母親因疏忽而導致小兒子死於家居意外,她不能接受這現實,遂患上精神病,反由十歲的女兒小丹照顧她。經過重重的磨合,程輝終於讓母女重拾生氣,小丹亦能再次感受「父愛」。不料好景不常,程輝的債主上門尋仇,令母親受驚病發,再次入精神病院,社工局要把小丹交給她完全沒感情的、曾遺棄她母女二人的生父照顧。


四名主角(程輝、林思齊、母親、小丹),各有不愉快的過往,而過去的傷痛都變成令他們生命無法成長的障礙──這便是「激戰」的真正含意:真正的對手不是擂台上那個對手,而是因不斷逃避面對而強化的心魔。林思齊不再逃避對家人的責任,為鼓勵父親,在MMA大賽僥倖勝出兩場後便受了重傷,但卻因此而感動了父親,讓他重新振作。同樣,程輝從徒弟(林思齊)身上明白了擂台上的輸贏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沒有傾盡全力地面對挑戰……為補償以往沒有盡力比賽的遺憾,程輝遂以48歲之「高齡」挑戰MMA擂台,贏了三場後也被淘汰了,但卻換回對生活的信心,願意還清舊債重新出發;而小丹亦因程輝的努力,自己亦承諾程輝會努力和生父重拾關係,好好地適應和父親一起的生活,耐心等待母親康復的那一天。


正如多年前教程輝拳擊的師父(歐錦棠飾),為鼓勵出賽的程輝,說:「上到台就唔好驚,驚,你就輸一世。」──能力不及,輸的只是賽事;欠缺勇氣,輸的卻是人生──人最終極的對手,就是自己。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