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轉呀轉的愛

第280期明覺   文:何國全| 2012-07-11
住在鄉下, 童年的玩意兒不勝枚舉,但在物資匱乏的年代,這大都是親手自製的玩具,所以我們對它愛不釋手。
颳風的季節,我們一蜂窩地湧到樹膠園,砍下竹子,然後將它削成細細的竹片,捆綁成風箏的骨架,黏上報紙後,就是一個可以把我們的歡樂隨風飄上天的風箏了。很多時候,漿糊都還未及風乾,風箏就迫不及待地飛上穹蒼,和雲彩爭艷。
季候風一過,陀螺就開始旋轉起來了。我們忙得沒有時間去窺探,到底是哪一個好玩的天使,編排了這些樂趣無窮的節目。可是當陀螺的“旋風”一吹,村子裡的番石榴和柚子樹就遭殃,慘被砍得不成形了。
一般的陀螺,是橢圓形的,脹鼓鼓的身子下端插着一根鐵釘,作為旋轉時的支點。父親以他的一雙巧手,為我製作了別具一格,沒有鐵釘的陀螺。父親把陀螺的下端削尖成小木支以取代鐵釘,再以砂紙打磨光滑,所以當這個陀螺旋轉起來時,它特別寧靜又不會刮花地面。我甚至可以把它抽打在飯桌上,再把它引到掌心上把玩,煞是有趣。
有一回,我帶著這個陀螺去向村童炫耀。由於它的體積太小,而被他們的陀螺撞得東歪西倒。他們不僅對我的陀螺嗤之以鼻,還嘲笑說那是專屬“女生”的玩具。天啊!你可知道,這對一個八歲的“堂堂男子漢”來說,這是多麼嚴重的一個侮辱啊!
我滿懷委屈,帶著一顆受傷的小心靈飛奔回家。一踏進家門,見到砍柴回來,坐在凳子上一邊喘氣,一邊擦汗的父親,我就氣得把這個讓我丟盡了臉的小陀螺扔到門外,更趴在地上稀里嘩啦地哭了起來。一向木訥寡言的父親不動聲色,拿起身邊的斧頭,轉身走開了。哇!一見沒人安慰,我更是傷心欲絶,淚如雨下。
哭呀哭着,我竟迷迷糊糊地睡去了。也不知過了多久,一覺醒來,我一睜開眼,就看見了一個比拳頭還要大的陀螺,擺在我面前,而父親則若無其事地看著報紙。我淚痕都還沒乾,就重振旗鼓,氣沖沖地帶著這個巨無霸和紅腫的雙眼——“復仇”去!
這一回,我把玩伴們“打”得落花流水,扳回了一局。在那個塵土飛揚的午後,士氣大振的我,已不在乎鼻涕和淚水糊了我整張臉。
從此以後,再也沒人敢招惹我了。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是所向無敵的。
時光如白駒過隙,季候風一年又一年地吹過,童年的足跡已像塵埃被吹得無影無蹤。陀螺已不知所終,我心中的巨人也不在人世了,但他給予我的愛,還像那個超酷的巨無霸,悄悄地在我心中轉呀轉着。

我的孩子在新科技的浪潮中長大,不曾見過陀螺,難以想像它的樣子。中年發福的我只好對他們說,我就是個胖嘟嘟的陀螺,正為他們的瑣事,忙得團團轉。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