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這一刻

第271期明覺   文:林艾霖| 2012-03-07

我讓她慢慢的喝水,感覺水和舌頭相遇的那份真實感。然後我拍拍她的肩膀:“來,放鬆。”再用手去拍拍她的背,請她挺直身來。接著我再拍拍她的小腹,請她完全的感受著這一刻的放鬆。

原本她繃得很緊的臉,有一種防備中,要找一個出口,又害怕的神情。我可以感受著她手掌浮現的血管,一再無言的訴說,她一路走來,過著很緊張的生活。

我笑笑的看著她的慢慢轉變,她臉上終於現出了放鬆之後,淡淡的笑意。於是我真心溫和的說:“這一刻,你感覺你的身體在這裡,感覺你的心和身體在一起,沒有人傷害你,你是安全的。”

她終於點點頭。我慢慢的引導她去感覺正念的存在,好讓她能把所有負面的回憶,所有曾經烙印在記憶的悔恨、不安,都在這一刻,不存在了。

回到當下的訓練,是如今唯一可以幫助陷入精神狀態失衡的朋友的方法。她自殺三次,沒有成功。吃了抑鬱症的藥,也只能控制一時,不吃藥就陷入瘋狂。

我知道要打開她的心結之前,以正念的方法去安住她的身心,是唯一安全的方法。


        於是,我耐心的引導她去感受身體的放鬆,然後去感覺呼吸的出入,單純的感覺身體坐著、手腳的動作……,這一刻,並不需要其他的念頭;這一刻,所有不好的事都沒有再發生;這一刻,記憶是多餘的。

當她熟悉這一刻的實在後,我才開始讓她說出內心的恐懼,還有委曲。這是普遍發生的產後憂鬱症,丈夫不懂得如何處理和面對,她得不到慈悲的支援,於是她陷入嗔心中,使兩人的關係更惡化,然後離婚帶給她一種完全失去尊嚴的生活,她對自己失去了信心,更產生自我厭惡的罪惡感……種種負面的心思,往她內心去擠壓,壓得她喘不過氣之後,她覺得活在世上,是多餘的。

當她開始擠壓內心時,所有心生色法的緣起,開始操作。她的健康一直往下跌,跌到雙頰深陷見骨。她更討厭鏡中出現不成人形的樣子。

這時她開始吃安眠藥自殺,沒死。二次嗑藥,一次要去製造車禍,幸好姐姐機靈,馬上跌翻她開著的摩托,才不至於釀成悲劇。

我讓她靜靜的說完之後。讓她看到她身邊很多的關心,讓她聆聽她身體的訊息和孩子對她的愛。重要的是,她要學會在這個時間,這個空間,保持正念的話,所有的過去,只是一組念頭,並不是實體能傷她。

我讓她學習禪定的基本方法,並請她天天不論是做任何事,都去感受身體和心就在這件事上,包括吃飯、洗澡和睡覺。這樣去訓練自己,當那負面的念頭來時,就有力量去面對,而不是被這些壓力逮住。

其實,當今很多憂鬱症患者,很多面對壓力者,他們需要正念的訓練,我真心希望佛教的禪定方法,可以幫助更多這樣受苦的朋友。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