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這是一齣戲,演員就是你自己!」──徐詠璇談戲劇與人生(上)

文:鄺志康    圖:由受訪者提供,特此鳴謝。| 2014-09-10
從莎士比亞到布萊希特,從演員到導演,從台上到台下,從肢體語言到文字,徐詠璇踏著生命的台階,一步一腳印,像經淬火鍛煉過的琉璃一般,凝彩成石,煥發璀璨耀目的光輝。從莎士比亞到布萊希特,從演員到導演,從台上到台下,從肢體語言到文字,徐詠璇踏著生命的台階,一步一腳印,像經淬火鍛煉過的琉璃一般,凝彩成石,煥發璀璨耀目的光輝。

他們都稱呼徐詠璇為才女。

從莎士比亞到布萊希特,從演員到導演,從台上到台下,從肢體語言到文字,她踏著生命的台階,一步一腳印,像經淬火鍛煉過的琉璃一般,凝彩成石,煥發璀璨耀目的光輝。有一齣戲,她尤其精通,演員不多也不少,只需一人,是歷時數十載的獨腳戲,劇目出奇地簡單,就叫《人生》。在八月上旬的某個中午,我們坐下來,細嚼箇中淡然而清雅的滋味。


一切從戲劇開始

對現今大眾而言,戲劇彷彿遙不可及的藝術,是文人雅士及菁英族群的最佳消遣。到底當初是甚麼驅使年輕的她修讀戲劇呢?

「其實打從中學時代起我便很喜歡文學,而戲劇則建基於文字上,活生生地呈現一切。又因為戲劇與人有關,是門有血有肉的藝術。可以這樣說,但凡涉及人的東西,我都感興趣。如同佛家所言,人類充滿著各種苦,是是非非、複雜的人際關係,即使是好人也會很煩惱……」

「原來如此,難怪每天我都那麼苦惱。」我打了個岔,大幅度點著頭說。

「對呢,然後好人又會變壞人,壞人轉眼間成為好人。每次跟別人接觸,他們都會給予我一些新的啟發。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是一本書,獨特而不會跟其他重複。戲劇就是這麼一回事,它的本質能夠讓你『閱』人,所以令我如此著迷。」

「讀了戲劇多年,在閱人上有沒有甚麼特別的幫助呢? 」看人比看書來得要好,我也聽過類似的說法。既然她談到這點,我希望能進一步了解她的想法。

「當然有。在莎士比亞和狄更斯的作品裏,你會覺得故事人物跟某些親友很相似。其實也不限於西方劇作,東方作品也是如此,你很容易在現實生活中找到性格跟他們吻合甚至一致的人──有的傢伙口蜜腹劍,看起來豪氣干雲,心甘情願當一位烈士,到頭來也只是偽裝出來,總之真真假假,教你難以看得清楚,劇本上這樣,人生也是這樣。」


戲如人生 人生如戲

「可否說得更具體一點?」

「嗯......例如政客在台上演講,他的面部表情和肢體語言可能處處透著正義激昂的氣息,但細心一聽,他的說辭卻帶一種空洞的感覺。縱觀古今戲劇,這類角色比比皆是,看多了你會不期然猜想,到底他是真心還是假意。我承認這樣很intriguing,所謂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嘛。」

「有沒有哪一齣戲作令你最難忘?」

「我執導較多,真正演出的比較少。往往我印象最淺的都是那些我導演的作品,因為當時心力全都耗費在旁枝末節上,很可能觀眾的感受比我還要深。如果要選的話,我會說是《羅密歐與茱麗葉》,小時候認為男女主角這樣一往情深,很感人,覺得這樣單純的劇情便足夠了。後來聽到身邊有人形容,對比《奧賽羅》的跌宕劇情,它是莎士比亞最幼稚的作品。這個評語一直在我腦海盤踞著,到長大後,接觸了更多不同類型的莎翁作品,當中有扭曲的愛、自私的愛和奉承的愛。對呢,佛教好像有一個詞語專門形容那些悅耳好聽的說話......」

「愛語。」我不假思索答道。

「對,就是愛語。愛語本來是好的,但有時我會想,為什麼明明心裏不是這個意思,偏偏要用漂亮的語言來包裝? 像李爾王,他的大女兒及二女兒只是為了繼承權而獻媚,口中的『愛語』成了包裹毒藥的糖衣,還是羅密歐與茱麗葉二人無機心的愛情較值得憧憬。不過話又說回來,倘若他們二人結為夫婦,故事可不會這樣美麗了。」

「貧賤夫婦百事哀,他們會抵受不住物價的煎熬,現在幸好雙方都殉情了。」說完後我們禁不住嘻嘻哈哈笑了起來。

從她口中得知,她大部分對人生的了解都從戲劇那裏學回來──何謂對錯、甚麼是原則、人性的本質為何等等。現在香港人爭吵不斷,為政治為民生吵得臉紅耳熱,於是我請她推介一齣適合的劇給大家看看。

「唉,香港人現在還會看劇嗎? 有時候不一定是要戲劇或電影才對治到,每人有各自的方法。好像最近我參加了一個彌撒,雖然我不信教,也不太聽得懂內容。」

「尤其是那些拉丁文吧。」

「沒錯,但當時那一刻無論神父在說甚麼都不重要了,四周的氛圍令我感覺無比詳和和安靜。整群信眾坐在長椅上,共同釋出平和友善的氣息,我認為那也是一種戲劇,最佳的演出往往不需要到舞台上找。」

「那麼你同意『人生就是最好的戲劇』這句話嗎?」

「舞台並不是指場內燈光熄滅後觀眾聚焦的那一個空間,近年來許多站在台上、手裏握住麥克風的人,他們沒一個能做回真正的自己。」

「包括唱卡拉OK也是?」我打趣地問。

「任何人在任何場合也如是這般地迷失自我,無論是唱歌還是演講,通過麥克風,他們代入了一個不屬於自己的角色,增添許多奇怪的情感進去,性情剛烈的會變得更激動,聲音美妙的人會更陶醉自身的聲線。」

除非能夠時刻覺察自己的身心,否則我看絕大多數人都在不知不覺間成了麥克風的奴隸,給操控和擺弄。徐詠璇是香港大學現任的發展及校友事務部總監,職責包括籌款和對外聯繫,在台上演講這回事,相信已駕輕就熟,自然難不倒她。在早前一個推介新書的講座上,她曾說:

「籌款籌的不是金錢,而是人心。」

沒錯,也到了該談談她工作的時候了,但是,親愛的讀者呀,不如讓我們先歇息一下,泡一壺濃香滿溢的紅茶,切幾片讓你從平淡生活中醒悟過來的檸檬,加一茶匙純白如生命般美好的糖,邊呷著邊靜待下回吧。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