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道在尋常日用中──常霖法師與吳氏三姊妹禪悟人生(下)

第302期明覺   文、圖:侯松蔚| 2013-05-15
禪修營期間,請來樂茶軒老闆葉榮枝先生(右)分享茶禪。禪修營期間,請來樂茶軒老闆葉榮枝先生(右)分享茶禪。
常霖法師指導參加者打坐常霖法師指導參加者打坐
「攝影禪」進行中:參加者拿著相機到處拍照「攝影禪」進行中:參加者拿著相機到處拍照
常霖法師、吳氏三姊妹、義工與參加者全體合照常霖法師、吳氏三姊妹、義工與參加者全體合照

(續上期)

手掌是手,手背也是手

  「做自己的主人」講座中,「吳氏三姊妹」的三妹吳曉柔分享說,她曾在寺院幫忙插花供佛,與一位法師對插花角度意見分歧,她不好意思直接否定法師的做法,但從專業眼光看卻不可接受,心中一直嘀咕著,每遇到一位法師,她就會問,這種情況是要隨順因緣,還是尊重專業。有天一位法師反問:「這花是供佛的嗎?」她才驚覺到這花置於供桌上,一面是向著佛像,另一面是向著大眾,如果眾生皆有佛性,那麼朝向哪一面還不是都一樣呢?

  手掌是手,手背也是手,只是觀點、角度不同罷了。

笑看生死

  去年八月,吳氏三姊妹的母親因癌症過身。媽媽要闔眼前,看了姐妹最後一眼,妹妹對媽媽說:「這輩子很感恩大家有緣能成為母女,您放心的先去阿彌陀佛那裹學習吧!我們會好好照顧爸爸。」大家為吳媽媽念佛八小時後,發覺她含笑而逝。

  吳媽媽生前希望舉辦畫展,三姊妹為圓母親心願,特別以「紀念畫展暨追思茶會」的形式來進行其喪禮。她們借用寺院,佈置得漂漂亮亮,掛滿母親的畫作。來賓送花到來,曉柔馬上插好;大姐吳曉慧彈琴,二姐吳曉貞泡茶;親友互相分享吳媽媽生前軼事,場面溫馨,氣氛愉悅。有親友也不禁懷疑:「這喪禮是不是高興了一點?」

需要不多,想要太多

  講座末段,現場觀眾問曉柔,曾否埋怨姐姐叫她放下工作去旅行。她回答,自己也曾擔心生計,但後來發覺一個人能吃的東西不多,而且背包客周遊列國,倒不想太多物品隨身。因此,足夠與否主要是取決於自己的生活方式。

  常霖法師補充說,一般人需要的不多,想要的卻無窮無盡。「做自己的主人」就是要知道自己需要甚麼,知足自在,不用想太多、求太多。而欲自主生活,就要每天堅持練習,於生活中常觀自心或抽時間禪修。禪修有許多不同方法,可供我們選擇,貴在持之以恆,「寧可短,不可斷」。

生活隨處皆是道

  吳氏三姊妹的人生經歷,饒富啟發性,但這並非叫我們必須放棄工作,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順緣,也不是每個人都能以藝術或嗜好過活。真正值得彷效的,是她們對生活的反思、求變的勇氣以及對日常事物的智慧。即使我們維持現在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只要改變心態,亦可能開發出新一片天空。任何事物都是禪,都不離道,都可以成為心的安住所緣。不同事物之間並無本質的差異。

  在「做自己的主人」講座之前,常霖法師與吳氏三姊妹於4月3日至7日,假東蓮覺苑弘法精舍進行「攝影禪坊」,已反覆說明了此一道理。

  常霖法師每次舉辦同類活動的首天,都會問參加者有誰是希望來學習攝影的。對於舉手的人,法師會告訴他們可以回家了,因為活動目的是教禪修,並非教攝影。

  眾所週知,法師出家前是著名攝影師,當時他已把攝影和禪連繫在一起。出家後他仍以此作為入道利器,營中除了進行傳統打坐外,也指導參加者專注當下,放下預設主題的游思妄想,把握剎那一刻,手中按動快門,心內深入三摩地門。

  除了「攝影禪」,營中曉慧以古琴演繹音樂禪,曉貞示範茶禪,曉柔示範花禪。覺察當下發生的事情,無論甚麼事情都可以成為禪修。當然,音樂、茶、花本身就有助寧神靜心,初機以此入門,應該較易得心應手。

  常霖法師指出,禪師不一定在打坐中開悟,可能在生活中的任何細微事情中明心見性,例如虛雲老和尚因為摔破一隻碗而悟道。不過,這並非一朝一夕的事,禪師們悟道前廣作修學,做了很多準備工夫。我們不能甚麼都不做,坐著等待覺悟出現。

  對常霖法師而言,音樂、茶、花都是無常的鮮活警示。聲音隨起隨滅;花今天插好了,過兩天便可能凋謝;泡茶時,一泡與二泡的味道已經發生變化……曉柔也說,插好一盆花需要眾緣和合,明天與今天的花已經不一樣,故無須執著,只管好好享受當下。不僅從花店買來的花可以插,自己摘來的葉、草、菜、水果,也能成為花景的一部份。

  法師進一步解釋,禪就在生活中,任何時候都可以是禪修,非必打坐不可。一行禪師在法國的禪修營,除了一早一晚打坐外,其餘都是空檔,有些日子甚至完全不打坐;阿姜布拉姆(Ajahn Brahm)的禪修營也是很自由的,因為他強調隨喜禪修。

境隨心轉

  常霖法師出家前的太太──演員廖安麗,一直輔助法師弘法工作,這次禪修營也不例外。她在活動尾聲分享道,很多人關心他倆關係轉變的影響,其實過去彼此是夫妻時,因為對對方有期望,所以會有失望、不快。丈夫學佛及短期出家,已有心理準備他將來會正式出家;而他真的剃度為僧後,大家相處卻很愉快。世上無難事,最難處理的是自己的心。改變心念,問題即可能迎刃而解。常霖法師回應道:「心打開後,世界一切也是美的。」

  參加者阿敏表示,是次活動讓她更認識自己,覺察自己的起心動念。以前覺得窗外雀鳥聲很吵耳,心靜後卻覺得很悅耳;以前可能緊張失眠,現在連能否入睡的問題也不去想,倒更容易睡著。

  另一名參加者阿良說,自己容易受過去、未來影響而不能專注辦事,於此活動中認識到自己太執著(按:法師經常說他們的問題是「想得太多」)。法師謂過去、未來兩點中間的空隙就有「當下」,於是他無論打坐、掃地都嘗試安住在當下,全心全意去做。另外,他也反省了清潔時怕骯髒而不敢用手撿起垃圾的心態。

  最後,常霖法師強調,禪修營結束後,則是大家生命中禪修的開始。他反覆叮嚀:「(修持)寧可短,不可斷!」

  嗨!你啊!讀完本文後馬上開始修持吧!「還要浪費多少時間啊?!」(常霖法師在營中會突然向參加者呼喝此語,有人因此深受震撼而流淚。)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