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還元到零,由零生一──「千人禪修」紀要

文:願良 | 2015-04-08
德噶香港禪修中心的「開心禪」德噶香港禪修中心的「開心禪」
香港梅村正念禪修中心介紹行禪香港梅村正念禪修中心介紹行禪
秀峰禪院大觀禪師示範「禪遊」秀峰禪院大觀禪師示範「禪遊」
想像雙手擁抱大地的能量,與天地連結。想像雙手擁抱大地的能量,與天地連結。

我和很多朋友都是這樣的:怕悶,思想蹦蹦跳,野性難馴。曾經有好一段時間,我對坐禪或所謂覺知的訓練相當抗拒,感覺好像自己與自己打仗,硬要全天候自我監控,一旦「失控」,腦袋裡的警察便會跑出來,又要被管教一番。後來,認識了一些富有創意的禪修方法,方才心甘情願「乖」下來。


禪修是否光是坐坐坐?丘揚‧創巴仁波切(Chogyam Trungpa Rinpoche)說得妙:「管束我們腦袋的最好方法,便是給它一個玩具。最好的玩具就是跟腦袋本身相似的,就像給小孩一隻teddy bear(啤啤熊),小小的,任誰都想抱抱,就像那小孩本身。在禪修而言,那隻啤啤熊就是我們的呼吸。」



港人共相安


香港人對禪修的需求有多大?3月29日,「身心兩相安‧千人禪修」在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舉行,一千張門票,開賣不到一小時即火速掃光!可見禪修在大眾心目中,不再是狹義的宗教活動,常霖法師講述活動緣起時,也強調它與社會民生息息相關。


「香港人生活壓力一向沉重,就去年的社會爭議,無論有沒有立場,大家都難以安心,好像失去方向。為了回應社會的需求,我寫了《身心兩相安》,下月免費派發,同時想舉行活動予以配合,故有了『千人禪修』的構思,希望讓香港市民透過禪修安頓身心。禪修旨在提升我們的mindfulness(正念),減少情緒對我們的支配,保持正念,在適當時候做適當的事。」法師在眾多法門中揀選禪修,因為它是非宗教的,又強調活動並非一次性的,更特地在會場派發單張,介紹四個參與其事的道場──德噶香港禪修中心、香港梅村正念禪修中心、秀峰禪院及大覺福行中心──鼓勵參加者持續修習。「2000年,曾志偉在灣仔會展舉辦『萬人禪修』,讓參加者把用畢的座墊帶回家裡去。我們也加以效法,讓各位回家當晚便開始坐禪,做到『寧可短,不可斷』,養成習慣。今日大家看到的只是電影的『畫頭』,正片就是之後的練習。」常霖法師打趣道。


對於香港社會的撕裂狀態,秀峰禪院住持大觀禪師的開示可謂語重深長:「禪修幫助我們混濁的心沉澱,讓心變得清晰,還元到零;禪修正好幫助這個嚴重撕裂的狀態與思維還元到零,如天秤指針隨著好和壞的感受也會指向這邊或另一邊,但這個不重要。當感受消失,自己的指針便返回零度。同時,『千人禪修』由五個團體做同一個主題,分工合作,那種喜悦、那種同事同行的精神,給現在的香港社會打了一支強心針。原來不同的方法都能利益眾生,這是對香港人最好的啟示。」



與念頭做朋友


今時今日,禪修不是一般人想像的正襟危坐,誠如佛陀的八萬四千法門,絕對可以搞搞新意思。


「千人禪修」的第一節分享由德噶禪修中心帶領。德噶是詠給‧明就仁波切(Yongey Mingyur Rinpoche)在香港的道場,仁波切幼年時苦於驚恐症,借助禪修認清問題的根源,明心見性,最終成為「世界上最快樂的人」。怎樣可以開開心心做回腦袋的主人?德噶住持雅諦喇嘛(Lama Yadie)上台開示後,由兩位居士介紹「開心禪」──一種鍛鍊止觀的修持,分為「無所緣禪修」(無對境)及「有所緣禪修」(以色、聲、香、味、觸、法作為對境)。


我一向妄念紛飛,覺得那個「無」很難契入,為了「無」,生起煩惱。明就仁波切表示,腦袋的本性或最基本的責任就是製造念頭,把它完全騰空不甚可能,也有違自然,給它一個參考點,反而可以幫助我們專注一處,集中精神。活動當日,領禪人借用聲音(清澈的流水聲和嘈雜的街聲),讓參加者把思緒沉澱。仁波切更表示即使念頭本身,也可以作為修持的對境。「重點在於『知道』,知道念頭出現了就足夠,把自己的覺知放在耳朵上面,再輕輕把自己拉回來,專注呼吸;『輕輕』也是重點,不用生起情緒,企圖消減或對抗念頭。」領禪人補充。參加者Phoebe禪修經驗豐富,這次參與的四個道場都曾去過;她知道德噶的禪修訓練主張身體的痛楚也可以是對境,很有啟發性。



緊記要開燈


接著,梅村正念禪修中心的法師與學員,上台彈結他表演「唱歌禪」,配合動作,以歌曲音樂提醒我們每一個人,在呼與吸之間,感受自己「好似盛開一朵蓮花」,把內在的粲然佛性唱出來。一位法友曾對我說:「記得每天都要開燈──我們心裡佛性的燈。要相信它,全然相信這一盞燈!有開燈與沒有開是完全不同的!」那盞燈,跟宗教無關,也許應該說是一種信念:人生是快樂的,快樂的源頭在自己裡面,不假外求。現在,我每天都會這樣提醒自己。


「唱歌禪」之後,梅村的法欽法師(Thich Chan Phap Kham)上台帶領行禪。法師解釋走路也是度眾生的法門:一天,舍利弗和目犍連尊者(當時還不是佛陀弟子)遇見一位僧侶,被他走路時的莊嚴姿態深深吸引,二人主動結識法師,再與佛陀結緣。


行禪,並非我們假日的消閒玩意,即使在繁忙時段的地鐵站內也可以做:若吸氣走一步、呼氣走兩步太慢的話,法師說可以加快步伐,吸氣走兩步、呼氣走三步,如此類推。有時候,即使內心燈光火著,勞累時難免會變得黯淡,這樣走走路鬆一鬆,也能為自己加加油。


最後,經常以參公案教學的秀峰禪院大觀禪師,示範「禪遊」,以遊戲的方式教授禪修。其中有一個醫治抑鬱症的方法:輕輕拍打小腹或丹田,每拍第四下便「呀!」一聲地叫,把胸中鬱悶抒發出來。「與人吵架也用得著,面紅耳赤之際,叫對方練呼吸大概不會理你,可以提議玩這個遊戲,一齊叫叫,用遊戲化解怨氣。」禪師笑著說。



以身示法,禪機處處


「一」(oneness)是佛法的重要理念,強調人與眾生、大自然的萬事萬物統統如一。為「千人禪修」擔任主持的常霖法師指出,為了顧及示範的效果,大覺福行中心犧牲自己上台的時間,退居幕後做支援,讓其他道場有足夠的時間講解,顯示了教界的團結。活動接近尾聲時,中心的衍陽法師抱恙到場為參加者打氣,見證「千人禪修」這個小孩呱呱落地。


活動完結後,我隨意訪問了幾位參加者,詢問他們有何得著,其中一位James笑道:「沒什麼可說呢,『以無所得故』嘛!禪修一定要參與其中,要練習,沒有其他代替品。」沒想到,就連訪問的過程,也是禪修!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