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那一點螢火

圖:雲闊天清| 2015-07-02

提到「叻人」的特質,你腦海中最先閃現的是甚麼呢? 長袖善舞?擅於溝通? 有領導才能?年薪百萬? 解難能力高? 反應敏捷? 以上種種固然是一些優勢,但亦有許多才能(算是隱性的才能吧),不能夠帶來名與利,也就不被社會主流價值所重視,亦難以被人察覺,被排除在我們對「才能」的認可範圍之外。

因為要找外快的關係,我曾經當過不同公司的低層職員,共事的人大多學歷不高,薪酬也不豐厚,但他們都深諳人情世故,也有許多普通人缺乏的長處,奈何這些才能不符合市場價值,沒有甚麼生財的效用,所以他們的際遇始終平平。

「做人嘛,最重要像我那樣,傻呼呼的,那就可以了。」公司的一名速遞員A君如是笑著對大家說。懂得在適當的時候當一個傻子,是一種智慧,更是一種豁達。

烈日當空,在街上走一會,暑氣已蒸得人汗水淋漓,他還得忍耐住炎熱,在時限之內準時將物件送到客人手上。每天如是匆匆忙忙的,橫跨香港不同地區,其認路的能力和忍耐力,實在叫我這個路痴慚愧。工作如此辛勞和緊湊,他還能輕鬆地笑著自嘲。

他又說:「小事由我做,大事由你們(大學生)做了!」其實,較為擅長考試,有緣讀到大學又如何? 像我,乘坐小巴時遇上塞車,就開始焦慮了,哪裏有他這一份豁達呢? 如果有一天,我要擔任他的職位,以我認路的能力,恐怕成績要不合格。

一位初級文員B君,每當公司電話響起,他總是第一時間接聽,而其他同事繼續埋首工作,恐防受到打擾。若遇上有同事找他幫忙,即使他繁忙得要加班,而那又是工作範圍以外的事情,他也總會盡力幫忙。他的責任感與公司的經理正好相反,後者總愛推卸責任,而前者總是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亦無怨言,無奈他不夠討上司的歡心,升職的機會已落他人之手。

這一份責任心,未能讓B君的路走得更平坦舒暢,但在委靡的辦公室裏,他也可以當一顆螢火──雖然是小火光,卻是於黑幕中綻放的光芒。

某一位擅長活躍人心的C君向我笑說:「你在哪裏找到這份工作的? 這可是一份優差! 這裡的人都不會罵人的,無驚無險,日子很容易過的。」公司當然不乏會罵人的人,但他為繁瑣而又薪酬不高的工作添注樂觀和精力。他間中要捱罵和背黑鍋,但總是能夠當一位天使,把自己不快的經歷淡化,以笑語緩解他人的工作壓力。同事D君說: 「C君話是多了一點,但勝在夠positive。」即使不認同工作是「優差」的人,也會被他的積極所感染。

平凡的路人甲乙丙,未必是社會大眾所認同的成功人士,卻有一些獨特的才能,縱使這些才能,並未受到主流價值的認可。也許,看平凡人時,將注意力投放在其人的才能之上,而非用一種批判的眼光看他們,是暫時脫離大眾目光,用另一種角度看世界的方式之一。又或許,在這個上向社會流動機會低微的香港,敬業樂業,在人生的舞台串演自身獨有的長處,是愛這個社會和愛自己的一種表現。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