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那夜,和張愛玲聊慾望 ——舞台劇《紅玫瑰和白玫瑰》

文:李玉櫻    圖:由進念.二十面體提供| 2014-11-21
進念.二十面體劇團把張愛玲的《紅玫瑰與白玫瑰》以舞台劇形式重新演繹,摒棄了劇情的描寫,這種剝凸顯了小說中對人性欲望的支配和角力。進念.二十面體劇團把張愛玲的《紅玫瑰與白玫瑰》以舞台劇形式重新演繹,摒棄了劇情的描寫,這種剝凸顯了小說中對人性欲望的支配和角力。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


舊上海故事都巿呈現

以四十年代舊上海為故事背景,進念.二十面體劇團把張愛玲的短篇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重新呈現在現今的舞台上!相比一般劇團改編張愛玲的作品,進念聯合藝術總監、《紅》劇導演胡恩威認為,《紅》劇摒棄了劇情的描寫,聚焦在一男兩女主角的性格塑造,和傳統著重故事情節描述的風格迥異。《紅》劇透過情節性和時間性的剝離,反倒凸顯了小說中對人性欲望的支配和角力。


人性裡的貪嗔癡

《紅》劇的主軸和慾望相連,如男主角和所有女人的關係都要有性的連結,如男主角對性的「貪」,讓他勾結有夫之婦,把妻子丟在家裡在外嫖娼;但欲望如海水,愈飲愈渴,並不帶來人心的滿足,反而更迷失在不斷的欲望追逐中。胡恩威認為透過此劇,能看透人與欲望之間的互動:「當欲望被滿足,男主角又開始怕了,然後欲望又轉化成另一種東西。」

進念多媒體音樂劇《紅玫瑰與白玫瑰》主題曲﹕《別的》

《紅玫瑰與白玫瑰》小說雖已成經典,但當中有些概念仍是貫通古今,胡導演指出,小說把女性類型化,和現今香港社會裡很多人把女性歸類的方式很相似﹕「小說中把女人分成兩種,一種是很熱情的紅玫瑰,一種是很Cool(冷酷)的白玫瑰。」


反思消費主義

胡思威又以某藝員被上載情色短片到網上後,大眾和媒體的反應所包含很多如怨恨式報復、道德審判、消費主義等等的元素為例,指出傳媒大篇幅以女藝員遊歐洲、購買名牌等舉動作重點報道,反映了大眾對女性的觀念仍停留在商品化的層面。胡進一步指出,人們以消費主義判斷人與事,便傾向求取即時價值回報。﹕「消費主義往往需要有答案,然而藝術創作的本身並不需要有答案,而是在尋找過程,以不同角度看到什麼。」


卡拉OK看角色性格

「假設紅玫瑰和白玫瑰去唱卡拉OK會怎樣?」胡導演在《紅》劇開始時設一「紅白卡拉OK大賽」,把角色設置在一個新場境當中,突破小說時代背景的框框,這其實是一種角色延伸,觀眾可從中了解角色的內心世界。在大賽中,因為紅玫瑰和白玫瑰兩個人性格截然不同,她倆揀選的歌曲、相約朋友一起去唱歌還是獨自自娛、會否翻來覆去都只是重複唱一首歌等等的選擇上均有所不同,這些都讓角色的性格有更立體的呈現﹕「現在的人只著重表相,然而舞台劇是即時的,著重演員對角色的理解,知道角色在怎樣的狀態。」

《紅玫瑰與白玫瑰》
主辦及製作︰進念.二十面體
日期及時間︰28-29/11,4-6/12 (Thur,Fri, Sat) 8:15pm, 6/12 (Sun) 3pm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節目查詢︰2566 9696
票務查詢︰3761 6661
網上訂票﹕www.urbtix.hk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