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鄭元德:快雪時睛 炭畫煉心

文:鄭振榮   圖:普普| 2017-10-07
在重看王羲之〈快雪時睛〉書法帖文後,就決定以這個主題來創作。以書法主義和精神,重新用炭來作畫,發揮炭的特性去表現東方獨特的美。在重看王羲之〈快雪時睛〉書法帖文後,就決定以這個主題來創作。以書法主義和精神,重新用炭來作畫,發揮炭的特性去表現東方獨特的美。

咖啡是苦的嗎?蛋糕是甜的? 雨,是不是會一直下?

冥冥中似有安排,讓我們在這様的一種聽雨的氛圍中,更深入的去探討生命中的晴時多雲偶陣雨,譲多媒體藝術工作者:鄭元德以他舉辦的畫展之主題《快雪時睛》,分享他在創作和藝術生命的旅途風景,這一路走來的體驗和感悟。

問 : 是甚麼激發您走上畫畫和創作的道路?

答 : 沒有任何特殊的原因或傳奇性的理由譲我走上畫畫的道上。基本來説,我純粹是因為喜歡作畫。

在我童年的時期,並沒有電玩或太多的玩具,因而,從小就開始喜歡用能隨處找到的石頭,樹枝在屋外的泥地上畫畫。到河裏摸魚的時候,發現了水溝裏軟軟的泥巴,也隨意拿來揑造不同的形狀。因此,童年的這種生態影響了一個人的方向。

很自然的,隨後到藝術學院去修商業美術和純美術系。很自然的朝自己喜歡的方向走去,努力學習,開拓自己的志向和創作風格。

問 : 您這一路走來看似有點順逐,沒有太多障礙,可是在您的創作上會不會存有一些困擾?

答 :  如果説創作上太順利的話,那是一個問題。製作是順利的,只要依造固有的模式打迼就行。創作畢竟有別於製作。

創作必須要迎接挑戰,不滿於現狀。不滿於現狀不代表現狀不好,而是自求上進的一種心態,自己必須知道自己的毛病和局限; 就如同學佛一樣,必須去自己問自己。

問 : 您之前除了畫畫以外有沒有做過其他的行業?

答 : 年輕的時候也從事過不同類形,零零碎碎的行業,例如開武術館,業餘攝影,也曾在一家出版社作插畫一段時間。

搞藝術的人除非家裏很有錢,不然在學習和創作上都會面臨經濟上的問題。因為堅持自己喜歡的志向,也一邊繼續在討生活。

問 : 您在您的創作旅途上有沒有做過規劃? 在創作的旅途上又有甚麼樣的啓發?

答 : 並沒有刻意做過什麼樣的規劃,只是做的多了,經過各種不同的嘗試,經驗也就多了,相對的,創作也多了。

當你成功了以後,身邊的人往往害怕得罪你而不敢直説批評你。可是批評卻可以作為很好的參考。我們必須准備去接受各個層面的人所給於的真心的批評,而不是只接受恭維稱讚的話語。

菜市場大嬸或是圈外人的批評或許來得更真實和富有啓發性,這可以在創作上更趨近生命及人性,不被局限而擁有更大的創作空間,而不只是專注在技術上。

戲台人生戲子真實面

問 : 您早期畫了一系列《戲台人生》的作品,能否分享您為何會選擇此題材?

答 : 那也是當時生活環境的促使。當時畢業後,常常會跑去看駲神戲。覺得有趣,也就跑到戲台後去畫下戲子真實的一面和他們的人生。從二十歲那年就開始畫這系列的作品,畫了也大概有十多二十年了。

問 : 之前有沒有辦過畫展?

答 : 在一次偶然的機緣下,我在二十八歲的那一年第一次辦了一個個人的畫展,出乎意料,那一次的展出非常圓滿。

非常幸運的是在那一次的展出後,我被破例引薦到台灣國立藝術學院成為第一位外僑的旁聽生。在那裏接觸了不同藝術媒體的薰陶,包括美術,舞蹈,戲劇,音樂,雕塑等等。這讓我學懂各個藝術媒體,學會它們個別的特性和運用,在之後把它們融會貫通,影響了我的創作理念和表達風格。

問 : 您之後的人生歷煉是否也啓發了您繪畫的《戲台人生》系列以外,其他不同題材的創作?

在我自己看來,我生命中的種種並沒有帶來太大的打擊,也沒太大的影響,這並不意謂自己很超然,只是以一種平常心去面對。而且,也許是因為我遇到很多美好的事物,因此也能把人生中所謂的一些不如意不當一回事。

早期都在畫人物,後期也畫風景;我發覺自己在畫人物的時候也就只專注於人物,同樣的,在畫風景的時候也純粹只有風景。

悟見鏡花水月之後

問 : 您能否分享為何要選擇《快雪時晴》作為您創作靈感的來源?這《快雪時晴》,是您藝術生命的桃花源嗎?

因為配合即將要舉辦的畫展,須要展出當下的畫作以及要和過往所有的畫作有一個銜接,想想該有另一系列的創作;在重看王羲之《快雪時晴》書法帖文後,就決定以這個主題來創作。以書法主義和精神,重新用炭來作畫,發揮炭的特性去表現東方獨特的美。

在字面上,《快雪時睛》意含「跳脫」,不僅是解脫,它更帶有一種快速活的感受。這活潑跳脫仿如契入生命另外的一個空間,得到另外的一種釋放。

對我來説,《快雪時睛》的展出也是我放下了以往畫戲台人物所感受的陰暗和悲哀的心情。這並不意味我去用糖衣包裝掩蓋痛苦,而只是認為我們必須跳脫這個生命困境,否則將會一直被困。

人畢竟有選擇,我們可以去揭發他們痛苦的一面,只是當我們這樣去揭發痛苦的時候,我們會讓人們沉淪在痛苦之中,還是啓發他們從中解脫,如果能夠讓人們解脫,那真的是大菩薩的行為!

我們無法否定我們生活中有陰暗到讓我們苦不堪言的可能,但是我們並不能持續沉淪在痛苦當中。既然如此,何不選擇讓自己釋放一下,如同佛陀一樣去尋獲解脫。

究竟來説,每個人都想要離苦得樂,既然如此,也就不能再抱著自己的痛苦不放,而應當讓自己了悟無常的實相、一切皆鏡花水月,以平常心去看待一切,而不執著於任何的一切。

在悟見鏡花水月之後,要以樂觀還是消極的態度去面對生命也就取決於我們個人的選擇⋯⋯

訪問於此結束,小雨,還在下著⋯⋯苦澀的咖啡和甜蜜的蛋糕都沒了,晴天還會遠嗎?

希望您喜歡我們的文章,歡迎 按此捐款,支持佛門網,繼續為大家提供精采的內容。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