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鏡頭下看成、住、壞、空──常霖法師談現代家庭關係

文:心舒雲    圖:慈山寺| 2017-02-10

一直以來,攝影都被認為是瞬間的藝術,把眼前當下的情景記錄下來。隨著數碼技術的流行,相片更超越了菲林物料的限制,可以永久保存且能無限複製;相片中的時空被凝住,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一向精通攝影的常霖法師,卻銳意為數碼相片帶來一種時間概念。自去年香港國際攝影節中的「千戶 1000 families」攝影展後,他把作品移遷到慈山寺,印在鐵片上,讓它們接受大自然日曬雨淋,呈現不斷生鏽而最終毀壞的現象,帶出萬事萬物都會「成、住、壞、空」的道理。

這個名為「成、住、壞、空」的相片展覽自去年底起在慈山寺舉行,相片內容以家庭關係為主題,每張相片都附有一個有關家庭和諧的訊息,希望現代人更能掌握和家人相處的技巧。常霖法師更希望透過作品表現出一個具有「成、住、壞、空」的家庭觀。他說: 「家庭這個概念都是不一定是只有指涉『人』。在我的定義裏,家庭是因緣和合而生,一些人和事物的組成,如能和諧相處,就已經是一個『家庭』。」為了呈現這種對「家庭」的獨特見解想法,在今次展出的作品中,法師特意選擇以大自然風景為攝影主題,而不是以人像為中心,務求呈現出「和諧組合」這個概念。

另外,常霖法師刻意運用容易變壞生銹的鐵片物料,突顯時間的變化。他補充說:「很多人會認為,完滿的家庭必需要齊齊整整,但所謂『齊齊整整』也是一種執著。如果認為有舊成員離開就是一件不好的事,這個想法其實錯誤的,因為世事不斷變化,變化是正常,一個家庭都是充滿成住壞空,和宇宙萬物一致。」佛法中講求緣起法,家庭也是因緣和合而生的共同一起生活方式,可是現代人卻有所執迷。故法師特別想借作品敘述這個道理,同時也以過來人分享自己出家的經歷。

常霖法師未出家時原為聲名大噪的攝影師,自40 歲後開始接觸佛法,於澳洲南天寺七天短期出家,感受很深,已萌生出家的念頭。然而當時家庭條件未成熟,又因生意業務等俗務未能實行,直到2008年生日才開始實行大計,賣掉原有生意,也和愛妻多番溝通,到了2010年終於因緣成熟,在台北玉佛寺剃度。他坦言不少人認為出了家,離開了之前的和諧家庭,會令一個家庭變得破碎;但其實並不是這樣的,以他自己為例,出家之後和家人的溝通竟然比以前更好──當然在最開始的時候需要有一段適應期,雙方情緒上也有一些波動,但現在回頭再看,原來出家對雙方都是美好的,對家人的影響也是正面的。

出家的路何等漫長,談到要處理過去的家人感情,常霖法師花了接近十年才能安頓。可幸的是他的俗妻深明大義,菩提路上一直支持,即使丈夫出了家,仍繼續參與襌修活動,或當義工幫忙,更每日誦讀《金剛經》,迴向法師早成佛道。對於常霖法師來說,出家是由小我的「家」變成大我的「家」的過程,雖然跟原有家人分開生活,但卻不代表從此斷絕關係,只是關懷的方式不同了。「出家前後最大的不同是,對家人表達愛的方式有所轉變。在未出家時(表達出的)是一種私愛,因為她們都是『我的』家人;但出家後的愛卻不是這樣了,俗世中的家人也是眾生之一。當然我也會因為血緣關係,心裏有一點優先次序,比如在日程上,我會把她們放在優先的位置上,但如果遇到襌修活動,我則會選擇以修行為主。」

「給予家人的愛,應該是他們需要的支持,而不是自己的想給的支配。」在相片展覽中的小冊子中刊出常霖法師這一句說話,語重心長,令人反思。畢竟在現實生活中,很多人或會帶著支配對方的態度對待家人,最後一方面令自己很難受,同時又把自我放得太大,致使家人之間更難相處。這也或多或少反映出在常霖法師心中,對俗妻成全自己走上出家之路的一份感激和敬意。

常霖法師的作品就此陳列在慈山寺室外,讓大自然的力量為作品帶來變化,和大自然宇宙中萬事萬物一同經歷「成、住、壞、空」, 以鐵片的角度來看,這系列的作品的確會有完成變壞的一天。然而因為是採用數碼攝影,卻又能把相片重新打印在新鐵片,如此循環不息,經歷「壞、空」之後又從再重頭生起,作品和眾生一樣,無始生死,輪轉不息。

 

「成、住、壞、空 ── 常霖法師攝影展」

攝影作品以家庭關係為主題,每個人自己就是一個家,身心協調,一個人,也是一個完整的家;身心不協調,跟他人組成的家,也難以完整和諧。畫面印於鐵片上,藉由鐵片上的天然侵蝕變化,冀大眾領悟與感受人生和宇宙時時刻刻在變化,「無常」是世間必然現象的道理。展覽由即日起在慈山寺展出,並設有主題導賞及講座,詳情請見:

https://www.tszshan.org/home/new/zh-hk/event.php?eventId=44&cat=cat6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