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陳吉蒂的禪繞心靈

文:攻玉    圖:由受訪者提供| 2015-12-01

數月前佛門網新增了專欄「禪繞心靈」,請來認證導師陳吉蒂(Kitty Chan)執筆,分享「凡事都有可能,只要一次畫一筆」的藝術奇蹟。

誰料到,在Kitty取得導師資格之前,禪繞畫對她而言竟然過於複雜,她甚至認為這一世也沒辦法掌握。「既不細心,又不專注」是她對自己的評價。從患上抑鬱症,到執筆教畫,箇中點滴,也是平淡中見絢麗。


跨過生死大關

Kitty患上抑鬱症,源於二十歲出頭時,腎臟開始出現毛病。西醫跟她說,那是慢性腎炎,沒得救了,不如省點錢,準備換腎吧。「我不信邪,四出求醫,相信藥石能治好我。到了二十七歲那年,真的再也撐不下去,要開始洗腎了。」頭一遭洗腎,痛楚難當。看著自己體內的血,兼且洗腎後晚上抽搐到凌晨。那一刻她心想,不如讓上天帶走她吧。「我很喜歡梅艷芳,於是不停聽她的《心經》,終於得以入睡;醒來後不再抽搐了,精神也好了很多。」

香港甚麼也要排隊,換腎通常動輒排上五、七年,不少人等不及,死了,是常有的事。像Kitty那樣,醫生半夜打來說她排第五,然後到了清晨,頭四位忽然不換了,絕無僅有。天賜良機,但太突然之故,她有點躊躇,擔心丟掉性命,卻又不換不可。「換腎後接踵而來的是病毒感染,身體也有點排斥。常霖法師說,抑鬱不是一日練成的。我的病,大概也是這樣積累出來。」

事隔九年,Kitty仍然相信這是業障──吃一世藥,藥又令她Fei Zung(在女士面前這兩個字還是不寫出來較好)難分,還會間歇性手震,但生活還是要繼續過的。跨過生死大關,重新出發,需要的除了是勇氣,還有無比毅力。她越見開朗,明白人生正是一場大修行,機會只有一次,錯過了,沒有take two。四年前更開始跟老師學畫,然後又認識了常霖法師,學習禪修。


隨心畫畫又何妨?

兩年前,當時香港掀起一股禪繞小熱潮,Kitty於是買了一本禪繞畫冊回去,起初也只是乾放著,後來無所事事,隨意翻閱,一翻便愛上了。

禪繞入門門檻極低,一紙一筆即可(雖然禪繞創辦人會推薦你使用他們的紙磚。紙是意大利手工切製純棉造紙,di buona qualità!)。150個官方圖樣,網上只公開了100多個,Kitty呼籲,想學懂餘下的秘密圖樣和朝聖的話,非親身到美國不可。

專注力雖然依舊慣性地低,畫禪繞則沒這個問題。「圖案其實是不斷重複,彷彿整個人都掉了進去,在不知不覺間,時間流逝。」禪繞講求的是隨心,畫錯了,又何妨? Kitty最反感的是,大家乘著禪修熱,把一切視作商機;也有人錯誤認為,禪繞是短暫紓緩壓力的良方。要長時間持續才有效。她忠告說。「不過香港人是速食文化一族,也很難要求他們一整天坐下來禪繞。有心的話,每天十五分鐘也是不錯的練習。」

採訪當天,邀得Kitty教授禪繞101入門,特別鳴謝神秘嘉賓──漢礼的許思思及禪悅Perihappiness為我們作好學生示範。


讓心靈自由翱翔

禪繞的創辦人是對夫婦,丈夫Rick Roberts曾經是位出家人,妻子Maria Thomas則是設計師。有一天Maria發現重複繪畫某些圖案時,心境平靜下來,渾然不覺時光飛逝。Rick說,這正是我們所謂的禪定!禪繞就此誕生!Zentangle中的「Zen」,代表的是Rick,而「tangle」就是Maria。雖然他們用禪(Zen)來稱呼,但禪繞本無關乎宗教。套Kitty的說法,禪繞是生活態度,而不是信仰的產物。

Kitty和丈夫住在阿曼,中東戰亂,絲毫沒影響兩口子的生活。與人分享是她的喜好,每半年回港一次,開班授徒是少不免的。學禪繞,要自利利他。身邊朋友自認連火柴人也畫不好,推搪不肯學,半推半就下上了她的課,「得咗!」對於破人我執,Kitty狡黠笑說,還是有點心得。教小朋友和長者,一次生兩次熟,三次不教不舒服。她鼓勵長者有空學點,對腦部甚有幫助。老友記的作品,格外令她喜出望外。美,原來不是年輕人獨有。

每次下筆前,Kitty會先靜坐十五分鐘,讓心沉澱,之後才會畫得稱心。男女大不同,這點亦可反映在禪繞上。Kitty斷言,她一眼便看得出。「男性筆觸粗,線條實;女性則較輕和幼。這多少反映兩者的不同性格。」禪繞亦不是鬥快。曾有學生畫一道直線,竟然嗖一聲,半秒畫完。「不是比賽,沒有獎品。」她邊笑邊搖頭。一切種種,讓她更體察人生,筆下的世界,何其廣遠。

禪繞是個人、隨心的,無有定法。手到之處,化作點線面,讓心靈自由翱翔;但不代表禪繞沒系統,可以胡亂來。學員經常問Kitty,這樣畫行不行?那樣會好點嗎?她的答案永遠只有一個──隨順當下心情,執筆即可。

「您今日畫咗未?」



延伸閱讀:
陳吉蒂專欄──禪繞心靈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