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難得病因緣

第285期明覺   文:傳燈法師| 2012-09-19

當病魔緊緊咬著不肯放手時,該怎麼辦?

她,一生中經歷無數大大小小或輕或重的病,出家才三年,便中了風,當年她四十歲。右邊身癱瘓,大事小事都要人照顧。朋友們都很難過,但她卻慶幸自己中年出事──若然老來才遇上這個病,就無能力重新學站起來。康復的路雖很漫長,但她堅持鍛鍊,相信自己會好起來。當稍微好一些時,她就下床跟大家一起用膳、互動;即使右腳沒知覺,她每天都要求師兄弟扶著她繞花園一圈,又開始學習用左手拿筷子、寫字。

還未康復,卻又第二回中風,這次更失去了視力。還好她早有心理準備,因為很多年前,就有算命先生說過她這一生會失明。不管是真是假,她早就作好準備,長期訓練自己將衣物、用品放在同一位置,所以當她真的看不見東西時,都能應付自如。她沒有驚慌失措,更沒有怨天尤人,看不見,她就聽,聽唱誦,聽開示;平日師兄弟們出坡,她偶然也陪伴在側。

大半年後視力奇蹟地恢復,中風的後遺症也漸有改善,以為陰霾之後定有陽光,偏偏卻在此時驗出肝癌……

業力緊緊追逼,形影不離,真叫人意志消沉。她很難受,心情陷入谷底,實在無奈無助無望。但,她只允許自己傷心一個晚上,她提醒自己,天亮時,又要重拾心情好好面對。

十年肝病,漫長而痛苦,長時間臥床。病情沉重時,痛得很厲害,且經常吐血,可是她堅持給人希望、給人關愛,她對來看望的人說:

「不用同情我,你們要在我身上得到力量,帶著勇氣、信心回去好好過生活。」

病情每況愈下,腹水引致腹脹如有七月身孕,嘗多日大量吐血,肝痛得像被活宰,但她從不吭聲,也不呻吟,只是沉住氣,用最大的堅忍默默去承受。

「辛苦你了,對不起!一直沒有好好照顧你。」她常撫著肝說。

當痛得劇烈時,更以愛心呵護:

「嗯,你乖啊!謝謝你啊。」

中西醫都束手無策,大家都作了最壞的打算。在那段生死未卜的日子,她天天堅持下床,提起毛筆寫《心經》,錯了,就重新開始,每天總完成一部。對一個病得連坐也不行的重症病人來說,那是艱鉅的工作。她忍著痛,撐著極度虛弱的病軀,一字一句地寫。突然一口血湧上來,就放下筆,用紙巾抹掉,緩一緩神,再繼續。精神好一些,她便開始畫畫,地藏菩薩、觀世音菩薩、虛空藏菩薩……,費神費時的工筆畫,她卻能耐心起稿,然後細心上色。

她從不浪費時間精神去做無謂的擔憂,她向菩薩許願,只要不死,會將餘生服務大眾。

在她的小詩集中,〈祈求〉記錄了她的心聲:

過往生我做了很多夢/今生我做了很多夢/夢醒夢迷/不想人知道
過往生我結了很多緣/今生我結了很多緣/緣起緣滅/相信天知道
過往生我許了很多願/今生我許了很多願/願得願失/懇求祢知道

她寫了厚厚一疊的《心經》,完成了一幅又一幅的菩薩聖像,業力竟在筆墨間慢慢轉化,病情出現了轉機。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