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難念的經

第281期明覺   文:傳燈法師| 2012-07-25

她個性活潑好動,善良敦厚,還很天真。售貨員的工作,她應付得很出色,但在心底裏,她問過自己很多遍:怎樣做人才更有意義?

後來在寺院裏,她終於找到了,她深信出家是最正確和最適合自己的抉擇。媽媽從來沒有阻止她學佛,甚至請求批准讓她出家時,也沒有反對。但在剃度前夕,媽媽卻趕來寺院勸她回家。開始,媽媽苦口婆心勸諫:「你大好年華,可以好好享受人生,何苦要出家過這樣清苦的生活?」見女兒無動於衷,開始失控:「真的不孝啊!我和你爸辛辛苦苦把你養大,應該輪到你來照顧了,卻丟下我們……真不甘心啊……」

那天雷電交加,雨嘩啦嘩啦傾盆而下,但媽媽的哭聲更大,她的心亂成一團,是上天有話要說嗎?

「爸媽含辛茹苦將你養大,你竟傷透他們的心!」

「對不起。」她從沒見過媽媽那麼傷心,她也哭成淚人;一子得道,九族超昇,這不是最好的報恩嗎?

媽媽一直哭哭鬧鬧,直至夜晚,體力也耗盡了,累倒在椅子上,卻堅持不闔上眼,深怕女兒會趁她稍不注意,就去落髮,她勢必要把女兒帶回家。

深夜,老和尚派人轉告,要她考慮一下,回家好好照顧爸媽。

翌日早上,在剃度儀式開始之前,她靜靜地跟著媽媽回家了。接下來的一年裡,她偶然還有到寺院參加活動和法會,只是比以前沉默了很多。大約一年後,就再見不到她的蹤影,漸漸,所有人也把她遺忘了。

每個人都各自忙自己的事,繼續走自己的路。天晴天雨,日暖日寒,十多年的歲月就這樣溜走了。

一天,一位男士帶著老母親來寺拜佛,他用心地陪著媽媽四處看看。老人家看來鬱鬱寡歡、心事重重。在客堂見到了當家師父,老母親若有所思,但態度冷淡。交談之間,當家師父感覺似曾相識,便問:「我們是不是曾在哪裡見過?」老人家卻一口咬定:「沒有!」另一位法師端茶奉客,一眼就認出,馬上跟這位當年阻止女兒出家的媽媽打招呼。

當家師父親切慰問:「她現在怎樣?」

「……」

空氣凝住了,老媽媽神色有點沉重,半晌,終於開口說話。「成功把她勸回家,我和老伴想盡辦法在一年內讓她談戀愛、結婚,還用盡積蓄幫他倆付房子首期,以為這樣,就能讓她安心過快樂的日子,不會再想出家。」

原來,婚後她生了兩個孩子,但婚姻並不幸福,夫妻倆經常吵架,弄得家無寧日。後來,她的丈夫還在外拈花惹草,最後更一去不返。

「兩個孩子小時,她沒有上班。」老媽媽一臉無奈:「以為當初的決定是為她好,沒想到……最近她把孩子交託給我,自己出去找工作,但不容易啊……我見她終日都不開心,常獨自發呆,心就難過……」說著說著,眼睛也濕了。

當家師父耐心地安慰,並請老人家有機會勸女兒回寺聚舊。老人家拭過眼淚,問:「你們出家人,日子過得開心嗎?」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