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電影《愛》觀後感

第307期明覺   文:心田| 2013-07-24

法國人是不是太著重優雅了?年老也可以是優雅的。兩老穿戴得恰如其份,在香榭麗舍音樂廳聽自己的學生彈奏古典音樂。老婆婆讚他處理十六分音符仔細利落。老公公的回應帶著恭維:「你很為你的學生而驕傲吧!」對甜美的妻子充滿欣賞及肯定。兩伙子一起在早晨享受餐點,煮熟了的蛋沖沖冷水放雅緻的白瓷器上。晚餐仍帶點生的紅肉旁邊有綠綠的生菜伴碟,丈夫為妻子切得細細的。這是愛。


偉大的愛是發生在生活中的,非常平實。妻子右邊身癱瘓了,不要再送院,家裏就添增了可調較傾斜度的電動床,丈夫仍然睡在妻子身旁,一晚做了惡夢驚醒,妻子用仍然可以動的手輕拍他,柔聲安撫。想要拿些甚麼又忽然羞於求助的妻子倒地了,連床頭燈也跌壞了。丈夫急急(所謂的老年人的急步其實原來也是頗費力和略為緩慢的,需十分謹慎)趕到扶抱,忍不住輕輕責罵了兩句,也僅只是兩句而已。妻子道歉了。這就是愛。


睡房精緻的牆紙一角有水漬,老房子的舊裝修﹐深啡色的木傢倶,都有生活的痕跡。雙親過世後,女兒回到這老房子,坐在父親慣常住的泥黃色的椅子上,懷緬一切。


老婆婆吃著早餐時,忽然就要懷緬,要看相薄,然後丈夫立刻就拿給她。她看到自己的童年、曾旅遊的地方、受浸的日子、女兒初長成……,慨嘆一聲﹕「人生太長了。」她叫丈夫別太在意地觀察她。他意識到自己擔心她厭世的企圖被識穿,佯裝說沒有。老婆婆自信滿滿地說﹕「我還沒有笨到這個地步呢!」我笑了。法國女人的性感、可愛、聰敏、適當的愛嬌,在這女主角發揮得淋漓盡致,令身旁的人不能不愛她、寵她。


老公公已經很老了,努力地扶她起步,抱她從輪椅轉坐沙發上、把她從坐廁抱起來,替她穿上內褲,為她運動不靈光的腿、為她洗頭、安慰剛尿床的她、辭退粗魯的看護、餵她吃果蓉、求她喝水,累累告訴她自己不為人知的童年時令他有羞恥感的往事﹕在庭院中向有點討厭的鄰居邊哭邊說剛看完的電影情節﹔小學時去夏令營被逼做討厭的事及患上白喉送院隔離……。這一切都是愛。可以相廝相守照顧到這個地步,很自然又很難能可貴。


老婆婆不要喝水,老公公掌摑她一下。他已盡了力,又急又累。既然她想死,常常喊痛,生活得這麼痛苦,他也就弄死了她,和《巴黎野玫瑰》一樣。作為電影來個震撼的收結,就說故事的角度是較鮮明的。可是,更偉大的做法是承認自己的軟弱。照顧不了就照顧不了。更堅強的心靈是能忍受到別人的痛苦,尊重別人在他自己的生命旅程中離場的步道,臣復於命運的勢能,一切反正都是會過去的。沒有人有權決定他人的生死,頂多不倚賴醫藥作無謂的延喘。看到後來,最不忍心的是老公公殺了他畢生深愛的人,然後隨她而去。這樣大的痛苦及所作的業,會為他的家族及後人帶來怎樣深遠的影響?


狂號不過是聲音,害怕對象死去不過是嗔,仍然可以向愛侶傾訴童年深刻的記憶是在她的靈魂深處與幼小的自己重逢,背後是執著。如果知道因果,如果經歷過無我,便可以正念觀察當下正急速流逝。加點好奇心,加些幽默感,正視死亡,也就是用心生活了。


媽媽順應自然,病危的時候,充分展示她的勇敢,一方面珍惜和家人相處的時間,一方面仍然會玩,她信任上天,無論甚麼時間接她離開她都安份隨時。我坐在她床邊,問道﹕「媽媽,你猜我在面對死亡時,會像你這麼棒嗎?」媽媽慨然道:「唏,比我更厲害。」謝謝媽媽的肯定和信任。


我的媽媽趙新鳳在農村長大,目不識丁,絕對不如電影中女主角的優雅,但是她是我完美的媽媽,非常偉大,順應自然,沒有太大執著、平靜地離世。看電影時很自然地回想起爸爸對媽媽的愛、對媽媽的疼愛及憐惜、媽媽的感激……她生病時照顧她的奔波勞苦已然過去了,但那份分離的傷感伴隨著愛仍然存在。


明明知道這齣戲會勾起傷感,仍然要看,因為想欣賞法國人的細緻,也想讓心被愛感動。而我更加肯定現在吃素、排毒、運動、修行的路是對的,因為我生、老、死就可以了,中間不一定要病。我希望死前仍然可以自行走動神智清明滿懷感恩平安自在,優雅與否不是最重要的,更要緊的是盡可能警醒地活在每一個當下。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