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靈魂的自白

文:梁錦萍    圖:Maseedis Kay| 2015-08-03

「生死皆是大事。要死得好,先要活得好!」

「佛教生死觀」(2015)--衍傑法師


投放的,值得嗎?

這是我的喪禮。藍白兩色佈置的禮堂,正中央放著我的相片,頭頂掛上「息勞歸主」四字。我的棺木,靜靜地放在偏廳。唉!臭皮囊真是臭皮囊!幾十年來花了多少金錢保養它,補眼、植髮、護骨、補肝、補腎……這個既硬且臭的屍體,揭露了種種長生不死的謊言。

生前我花了極多時間心神在工作上。林老總--我的老闆,從緊湊的日程中,擠了點時間來參加喪禮。他簽了名,跟我女兒問候幾句,向大堂的相片鞠躬。遇見公司同事,也不忘交代工作,手機鈴聲更響了起來。交談幾句,蹙蹙眉頭,便逕自離開了禮堂。靈魂的感官可強烈,我聽見林老總在途上說:「好了,找到人替代老陳(就是我),真好。明早叫他上來,跟他介紹工作範圍。」聽到他的話,我的心不由得火起三丈!大半生為公司賣命,朝九晚十,跟家人度假也要忙公事。兩年前家母去世,送完她上山,便要立即返公司拼搏!眺望揚長遠去的林總,禁不住深深唏噓。「這生所投放的時光和心力,值得嗎?」


美好的,錯過了!

回到禮堂,八位老同學安靜地交談著。容顏都顯得疲倦、蒼老了。畢業廿多年,除了偶遇寒暄幾句外,也未曾促膝長談過。他們的思緒飛回年輕純潔的歲月,也喚起我塵積良久的回憶,還有那一連串為了名成利就而埋葬了的理想。只餘下靈魂的我,這些都變得很輕了。那份自愧又算是甚麼回事?記得了,曾經有些老同學嘗試聯繫我,但籌算過他們沒有交往價值,便故意「看不見」他們的電郵。還有一群在不同階段結識的朋友,前來送我最後一程。看著他們哀愁的臉,刻意頌揚我的光明和善良,故意遮掩我的陰暗面,真不由得從心底感激。「真後悔從未用心跟你們交往!平白錯過了更豐盛的人生。」


摯愛的,請用心去活!

我的太太、女兒都穿了黑色套裝。消瘦的臉龐盡力擠出笑容,好應對各式各樣的來賓。為了得體地招待我的親友,確實難為了她倆。自我離世開始,她倆難得睡好一覺,還要一一聯絡親朋好友;由申領死亡證至安息禮拜每項細節,妻子都親力親為。女兒編寫紀念冊子,不知多少次哭成淚人。原來,我在她倆生命中如此重要。我的離去,誠然在她們心田挖了一個好大、好大的洞!愧疚她們待我,遠比我對她們殷切。如今她們的眼淚,如利刃刻進木塊,深刻刮在我的心田上。「摯愛的,懊悔我未曾重視妳們。原本美好的時光,都在我未能全心全意下,白白溜走了。」

靈魂都是身不由己吧,下一刻便不知飄蕩到哪兒去。我會到天堂嗎?或者,在六道中生死輪迴?這刻,才知道靈魂本來輕若雲絮,卻被前塵種種錯過和愧疚,如鉛鐵般縛著然後墜下。每次墜下,要使出莫大能量,才可以向光明的方向前進。假使我生前能善待他人,好好善用有限的一期生命,現在應該可以輕盈地,奔往金光閃爍的那方。「親愛的,請你們用心去活。只要活得好,自然也會死得好。」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