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面對當前香港局勢,修習者應如何自處--正念修習者的社會參與(一)

文:聽步 | 2019-08-13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正念修習者是人,人無不活在社會之中。面對當前香港局勢,修習者應如何自處?有人說正念修習者或佛法行者應遠離一切政治,好好的在家中持咒念經;也有人說正念修習者更有一社會責任,要背起利益眾生的佛子使命。離開政治,我們能往何處安住呢?

其實很多正念行者並非如大眾誤解的不問世事,不談政治,遇上大是大非亦只懂拜佛念經。事實上,我們的老師佛陀本身亦是一位逆權行者,他挑戰印度不公平的種姓制度,不論背景廣納來自五湖四海的學生。我們修習前會先調整身心,選擇合適的修習環境,對於光線、空氣、能量、位置都事事關注,可見修習者所身處的空間是重要的。而社會有如我們的空氣,是修習者的外圍空間。空氣壞了我們便無法生存,如何確保一個安穩、自由、良慈的社會,是確保內在平安的一項重要因緣。

事實上在世界仍然有很多地方面對著不公義、壓迫與恐懼,人們不單是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也失去了信仰的自由,因此如果整理好家居擺設是禪修的第一步,為何整理好社會環境不是修行的第一步?緊記佛陀的教法,所謂政治也是由非政治的原素所組合而成,我們的消費習慣、生活習慣、文化、居住等等都是政治,離開政治,我們能往何處?

正念的修習者並不需要以黑或白,黃或藍作為見地立場;正念修習者永遠抱持愛、理解與慈悲來行動。難道我們見到年輕人頭破血流,我們的心仍死如麻木? 難道我們見到無差別的襲擊,需要拍手稱好?當我們對人生起了關懷、愛心與悲憫,我們便知到應該如何思考、如何說話、如何行動。

很多正念修習者選擇逃避立場,我認為這是自欺欺人,既然沒有,何須逃避?心中無立場,自在遊四方。我們習慣以為必須要有立場才能運作,而沒有立場就等於毫無作為。在超越立場的前題下,我們仍然有很多事情可以參與,並且如實的實踐佛法。我們可以運用自己的智慧與善巧,修補人與人之間的撕裂;也可以運用正念來對抗社會彌漫的恐懼與擔憂;也可以傳播慈悲關懷的能量予所有人;也可以組織空間讓所有立場的人了解自己;也可以化身菩薩站在對立的中間,微笑示眾。凡此種種都不需要政治立場,僅以慈悲、願力、智慧、善巧、方便和信仰就能充成。身為佛子們,可以問自己一聲,寧可對著電視大罵「下地獄」、「開槍殺年輕人」、「打死警察」等等,我們還有沒有更好的方法回應當下呢?

佛法修持者如何回應當下,是按願力、正念、慈悲和智慧來決定,不執著於單一地見,無見為見,來去自如,所謂參與政治,不是站在某一方來壓迫另一方,而是超越立場。時刻提醒自己,放下對正反兩邊的執著,我相信回歸良知、慈悲、智慧與平靜,自有一股內在聲音帶領我們回應當下。

作者 - 聽步
香港梅村Wake Up Core 核心成員,自2011年起修習正念,曾於城大、中大及不同地方組織市區中的正念共修小組。於2017年底成立社區正念組織「一起靜」,致力推動青年靜心運動,希望讓更多的年輕人一起學習覺察與理解之道。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