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顧名思義」──參訪尼泊爾噶舉寧瑪講修寺、自生智慧學院(上)

文:侯松蔚    圖:侯松蔚| 2015-06-22
噶舉寧瑪講修寺大殿噶舉寧瑪講修寺大殿
大殿內的噶舉派祖師壁畫大殿內的噶舉派祖師壁畫
大殿內的寧瑪派祖師壁畫大殿內的寧瑪派祖師壁畫
坊間難得一見的秋吉林巴伏藏二臂黑袍金剛法相──筆者攝於寺內的噶舉派護法殿坊間難得一見的秋吉林巴伏藏二臂黑袍金剛法相──筆者攝於寺內的噶舉派護法殿

尼泊爾,相對上是一個比較貧窮、落後的國度,似乎不太與國際接軌。然而,其首府加德滿都中,有一家世界知名的佛學院──自生智慧學院(Rangjung Yeshe Institute)。


這所佛學院位於「噶舉寧瑪講修寺」(Ka-Nying Shedrub Ling),是該寺的附屬機構。上世紀中後期,藏傳佛教噶瑪噶舉派領袖──第十六世大寶法王,要求其根本上師、號稱「眾師之師」的祖古烏金仁波切(Tulku Ugyen Rinpoche)在尼泊爾建寺安僧,仁波切遂建立了噶舉寧瑪講修寺。1976年,大寶法王為寺院開光,並任命年輕的秋吉尼瑪仁波切(Chokyi Nyima Rinpoche)出任住持。



摒除宗派成見


該寺同時修習噶舉、寧瑪兩派的教法,1故以「噶舉寧瑪」命名。古時藏傳佛教曾經出現門戶之爭,但後來已逐漸融和,尤其是經過十九世紀末三位大德──薩迦派的蔣揚欽哲旺波(Jamyang Khyentse Wangpo)、寧瑪派的秋吉林巴(Chokgyur Lingpa)、噶瑪噶舉派的蔣貢工珠(Jamgon Kongtrul)發起的利美(rime,不分派系)運動,現在各派均已彼此尊重、互相學習,不同派別而互為師徒者大有人在。


以創建該寺的祖古烏金仁波切為例,他是噶舉派的重要上師,同時又是寧瑪派大圓滿成就者,持有秋吉林巴的伏藏(蓮花生大士埋藏下來,再由後人開採的教法)傳承;他曾把這些伏藏及大圓滿法門,全部傳授給屬於噶瑪噶舉的第十六世大寶法王。事實上,自古以來噶舉、寧瑪兩派的關係已十分密切,經常互相授受教法。


如今該寺的三位主要上師──秋吉尼瑪仁波切屬於巴絨噶舉;則吉秋林仁波切(Tsikey Chokling Rinpoche)屬寧瑪派;帕秋仁波切(Phakchok Rinpoche)則是達隆噶舉的領袖。他們三位都是寧瑪派秋吉林巴的伏藏傳承持有者。


可見,藏地教派本身不是對立的。可惜,不少漢人弟子把門戶之別誇張至壁壘分明,聲言學習一派即不能修學另一派,甚至獨尊自宗而貶低他宗。這純粹是漢人畫地自限,並非真正藏傳佛教作風。



各派本尊、護法不會打架


噶舉寧瑪講修寺的大殿牆壁上,繪有噶舉、寧瑪兩派的祖師及護法。大殿外左右兩邊各有一座護法殿,分別供奉著噶舉、寧瑪兩派的護法;其中,噶舉護法殿內供奉的祥壽五天女,曾被寧瑪派的蓮花生大士(Padmasambhava)任命為某些伏藏的護法,也曾向噶舉派的密勒日巴尊者(Milarepa)發願守護。再者,秋吉林巴伏藏內包括二臂黑袍金剛、六臂怙主(怙主即大黑天Mahakala),前者是噶瑪噶舉主修的護法,後者則為格魯派所主修;秋吉林巴傳承的護法四臂怙主,同時也是達隆噶舉的護法。


有些人擔心同時學習不同教派,會混淆她們的義理,甚至害怕各派的本尊、護法發生衝突。這些憂慮是不必要的,因為各派都是追隨釋迦牟尼佛的教法,核心義理並無二致,皆重視慈悲、智慧、清淨觀、止惡行善等等。


出現派別的原因,主要是古時不同祖師在不同地方聚集了越來越多弟子,慢慢形成一個個群體。各派祖師隨著個人經驗不同,其教法重點和主修法門均有差異,但這並非本質上的分歧。佛法本身就有八萬四千法門,並強調對機說法、因材施教,即使同一派系內的不同上師、面對不同弟子也會有差異──這種靈活性正是佛法殊勝之處,畢竟世間眾生千差萬別,沒有一成不變的教法可以適合所有人。


當然,某些深奧的佛理觀點,尤其是空性、心性、色空關係等形而上議題,細節上某派與某派之間可能有點差異。不過,只有鑽研得很深入的行者,才會接觸到這個層面;這層面的差異,對於一般人所修學的共通理論和法門影響甚微。何況,並非所有教派在這層面上都有分歧,有些是可以相輔相成的,例如寧瑪派的大圓滿、噶舉派的大手印,不少高僧都把兩者結合。


至於本尊、護法,均屬諸佛菩薩化現,本來就沒有分黨分派。佛陀住世期間宣說《勝樂》、《怖畏》、《喜金剛》、《時輪》等本尊密續,以及四臂怙主、寶帳怙主等護法法門,當時根本沒有任何南、漢、藏傳的派系。只因後世出現的各派祖師,分別與不同的本尊、護法有緣,才形成不同的主修傳統。聖者本身不會只幫助單一宗派,更不會敵視其他宗派的護法或行者。



義理與實修並重


該寺名稱中的「講修」,即講說與修持。《俱舍論》云:「佛正法有二:謂教證為體,有持說行者,此便住世間。」意思是佛陀正法分為教法、證法,教法即理論,依靠有人講說而保存於世間;證法即實修體驗,依靠有人修持而住世。


藏傳佛教經常用「講修」一詞表示學習與修持,不少寺院、佛學院名稱都包含此二字,強調理論與實踐並重──這概念十分重要,因為佛教界中有一類人,偏重學習知識,把邏輯理解當作修證;另一類人,則偏重「修持」(通常只是一些儀式或事相),不求了解佛法的見地、修持細節的意義,甚至把佛法義理視作「障礙」。前者指斥後者不明為何、如何修法;後者則批評前者空口說教,缺乏體證……


嚴謹的修行人,應該平衡兩者,正如甘波巴大師(Gampopa)《勝道寶鬘》所言:「之前若沒有在聞思上用功,就會流入冥暗之處;若不在體悟和實證上實修,就會成為教油子(無法改進內心)學佛者。」2


因此,光是「噶舉寧瑪講修寺」這名稱,已經隱藏著重大的啟示!



學佛為求發現本智


該寺附設自生智慧學院,所謂「自生智慧」(Rangjung Yeshe),指眾生本具的智慧,也就是佛性。這種智慧並非因緣和合所生,故稱「自生」(相對於並非「獨立自生」的緣生法而言,不是真的有甚麼自己生出來)。一切眾生本來就具足佛智,不過受到煩惱遮蔽,所以凡夫未能發現而已。修行是重新發現佛智的過程,而非製造出我們之前沒有的新素質。作為凡夫時,這種智慧並未損減;成佛之後,這種智慧也沒有增加。


祖古烏金仁波切這樣解釋「自生智慧」的意思:


「自生智慧」好比虛空,並非以因緣和合而生起……若佛性本身有二元執取,則不可能獲證解脫……只要有著因和緣,二元便存在。幸好佛性並不於特定時間生起或消滅,它超越所有這些性質,不會被遮蔽,也沒有甚麼可以被束縛或解放。它本身就遠離結縛和解脫。如果有事物被束縛,則能解脫之,但佛性並非如是……


筆者猜想,學院以「自生智慧」命名,大概是表示透過有造作的聞所成慧、思所成慧、修所成慧,幫助照見無造作的佛智吧!


(待續)




1 噶舉派(Kagyupa)是一個統稱,包含四大、八小傳承,例如本文提及的噶瑪噶舉(Karma Kagyu)、巴絨噶舉(Barom Kagyu)、達隆噶舉(Taklung Kagyu),這些支系都是獨立的派別,互不統屬;寧瑪派(Nyingmapa)也有六大寺以及眾多小流派。

2 詳見拙文〈對顯密理論與實修的誤解〉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32012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