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飛簷下, 僧徹法師說:「下山去吧!」

文:鄺志康    圖:佛門網,部分圖片由慈山寺提供,特此鳴謝。| 2014-08-20

「飛簷如鞏,觀音莊嚴。和諧大方,返璞歸真。」慈山寺位於大埔洞梓,建築與周邊環境融為一體,觀音像身影高妙,俯瞰足下天地,以慈心悲憫我們這群在生死輪迴中的有情眾生。雖然下完雨已有一段時間,空氣中仍殘留著清爽怡人的氣味,走過石路,我沿著山線眺望,心想這裏果然是修持的好地方。

「就慈山寺而言,我們的風格是以環境說法,希望每位到訪的善信都能感到舒適自在,從而產生興趣,繼續接觸佛法。」

這時,前方響起大和尚僧徹法師的聲音,我看向他,只見他繼續說道:

「環顧整個建築群,佔地五十萬平方呎,但寺廟主體只用了十分一的土地。」

早已聽聞,慈山寺是個提供正能量的地方,信眾可以做他們喜歡做的事情,禮佛的禮佛、禪修的禪修,甚至就這樣坐在地上,甚麼也不幹,欣賞四周景色。

「對呀,我們鼓勵大家依據因緣及自身需要去作各式修持。」

這時我下意識瞥看遠處,眾所周知這裏有一尊大觀音像,難道不擔心別人替慈山寺定位嗎?

「嗯,外間有可能將這裏形容為觀音道場,但慈山寺是不會特別標榜自己屬於某宗派的。事實上,各家各派有交流、互補之處,我們的心態是,隨順因緣,多點弘揚觀音的慈悲,也沒有甚麼不好的。」

法師又接著說:

「所以我們集中在佛法教育及社會服務上,運用現有的資源,跟大眾廣作交流,互相支援。」

參訪當日,適逢慈山寺舉辦了一個青少年夏令營。我對此大感興趣,遂邀請法師跟我們介紹一下。

「現今社會太複雜了,充斥著正面及負面的音聲,對青少年的思維發展帶來各種不同衝擊,但他們又不能完全躲開它,不去了解社會上所發生的事。身處於這樣的大環境中,人也漸漸變得迷茫、困惑,不曉得該怎麼抉擇。這個時候佛法便派上用場。」

的確,佛法講求包容,在分辦對錯前,你先要接納,如果閉上眼睛、充耳不聞,試問從何談起判斷和選擇呢?

「除了集中在佛法學習外,也期望他們多認識社會。無論學業還是日常生活,他們都會遇上不少難題。時下青少年並非不諳接受為何物,只是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們感到尷尬,情願逃避也不嘗試面對。希望透過夏令營,藉著接觸佛法,他們得以思考當下的狀況。」

所謂狀況,法師慨歎,為何往昔的社會是如此穩定、和睦,而偏偏現在卻充滿混亂。我認為是人們得到了自由,變得任性,形成一種放縱急進的思維。

「對呀,所以慈山寺打算放慢一點腳步。這個時代真的很急速,到底我們有沒有必要如此追趕呢? 弘法不外乎一個『緩』字,跟外間的營營役役大為不同。事緩則圓,應該調節一下步伐,心裏一旦急了,事情又怎辦得好? 世上哪會有人捨專注而取散亂呢? 」

大家也知道,發初心不太困難,可是發長遠心卻有點不容易了。法師認為,佛法其實也談可持續發展、也談投資的。

「例如這次我們引領一群青少年初窺佛門堂階,姑勿論最終有多少人會成為佛弟子,但通過夏令營,他們得以憶持佛法,在心田播下種子,日後隨順因緣而發芽,這不正正是可持續發展嗎? 」

我認同法師所言,要佛法興隆,要讓社會認同,不可能只限於單純的弘法,非要跳出這個宗教的小圈子來跟外間接觸不可。而順著這種思維,慈山寺構思了一個佛法關懷熱線中心的計劃,當中參考了其他提供同類服務的宗教團體,看看人家有沒有值得借鑒的地方。

「一直也有個別法師這樣做,但耗費的心力異常巨大。法師們的專業是佛法,對於其他領域未必能完全掌握。有見及此,我們於是聘請了一批專業人士,負責心靈關顧,好讓法師不用走到前線去。」法師道。

慈山寺是個新道場,要面對各種不同的挑戰。先不說其他,單以交通為例,洞梓附近的路不但狹窄,而且車輛特別多,因此道場不得不實施限額登記制度,每天只容許某個數量的信眾參訪。法師表示,「但這絕對不代表慈山寺是封閉不公開的,而是我們要優先考慮對周邊鄰里所帶來的影響。」

「另一方面是,慈山寺感激善信發心來拜訪,為了回饋,我們打算提供導賞服務給他們,從而藉此機會讓信眾更了解佛法。」

談到信眾,曾經有其他法師擔心,僧團與信徒之間的關係有點疏離,畢竟現時網上有許多途徑讓大家接觸佛法,似乎沒必要如此親近法師。

「在我年幼學佛時,你基本上不會在寺廟裏找到結緣書,教導你何謂正信佛教、何謂皈依三寶。我始終認為學佛應該要有『情』這個元素在內,上網或閱讀當然是接觸佛陀聖教的重要渠道,論貼身性的話則尚欠幾分。」

人與人接觸是跑不掉的,佛弟子最終需要回歸到寺院的懷抱裏。法師憶述,過往很多信眾表示,無論到東蓮覺苑也好,慈山寺也好,第一個印象便是那種攝心震撼的感覺。「時代不同,有些道場喜歡透過網頁弘法,甚至印製不同刊物,而以往的做法是,你要先親近寺廟,方能發掘這一切。方法和側重點或許不同,但殊途同歸,都是以弘揚佛法為出發點。」

我問了自己一個問題,要皈依三寶,能不來寺院嗎? 答案顯而易見,佛、法、僧三者,缺一不可。踏入二十一世紀,世事越趨複雜,法師的職責不再局限於修行,山上人雖然肉身停留在山上,但內心永遠不能只固守於此,要挽回這種情況,該怎樣做呢?

僧徹法師默然片刻,然後微笑說:「下山去吧。」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