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餘震啟示錄

文:黎惠琳    圖:曾建智、Kelsang Namgyal、王嘉儀、黎惠琳| 2015-05-13
雪謙寺大殿對寧瑪及噶舉傳承來說,意義重大。雪謙寺大殿對寧瑪及噶舉傳承來說,意義重大。
雪謙寺建築物到處出現裂痕雪謙寺建築物到處出現裂痕
地震過後,不敢回家的信眾暫宿於雪謙寺外的空地。地震過後,不敢回家的信眾暫宿於雪謙寺外的空地。
雪謙寺僧眾為留宿的災民提供飯食雪謙寺僧眾為留宿的災民提供飯食
曾接受醫護訓練的僧人和志願醫療人員組成小隊深入山區曾接受醫護訓練的僧人和志願醫療人員組成小隊深入山區
地震發生時,祥寧仁波切(Changling Rinpoche)在外呼籲民眾小心。地震發生時,祥寧仁波切(Changling Rinpoche)在外呼籲民眾小心。
與此同時,揚唐仁波切繼續在大殿進行法會,如如不動。與此同時,揚唐仁波切繼續在大殿進行法會,如如不動。
雪謙冉江仁波切雪謙冉江仁波切
頂果欽哲揚希仁波切頂果欽哲揚希仁波切
本文作者(中)一年前與華盛頓(左)及嘉儀合影本文作者(中)一年前與華盛頓(左)及嘉儀合影

一場毫無先兆的大地震和隨之而來不斷的餘震,奪走了超過八千條無辜性命,也摧毁了佛陀故鄉許多歷史文物、建築和廟宇。繼4月25日7.8級強震後,昨天(5月12日當地時間中午12時),尼泊爾又一次發生7.3級地震。隨著喜馬拉雅山下面歐亞板塊和印度板塊碰撞而震動的,不單是當地人的民生,還有許多人的心。


尼泊爾是我心裏的第二個故鄉,那裏有許多我尊敬的上師和摯友,也曾經給我生命中重要的經歷和功課。雖然地震沒有直接影響我的性命或財產,但從照片中看到好友的居所倒塌,廣場變成廢墟,美好的回憶與當下的頹敗構成強烈對比,我的內在猶如經歷一場又一場的餘震。4月25日下午,我不停撥著線路不通的電話號碼,心裏惦掛著剛從香港回去的好友、為我送上當地傳統美食的房東一家、引導我用聲音去連結生命的老師、在我受傷時對我照顧有加的喇嘛……腦袋裏只有「無常」兩個字──不管有多大的能力和財富,它一旦來到,我們都無力改變。


佛教徒很喜歡把「無常」掛在嘴邊,可是當無常突然來訪的時候,我們還會記得無常、修行無常嗎?這是雪謙冉江仁波切(Shechen Rabjam Rinpoche)在地震後給弟子的問題。地震當日,我的朋友嘉儀和華盛頓恰巧在加德滿都雪謙寺,參加由揚唐仁波切(Yangthang Rinpoche)主持的長壽法會,我很好奇他們到底經歷了怎麼樣的餘震。


回憶地震發生的一刻,嘉儀正坐在雪謙寺大殿外的草地上。法會進行15分鐘後,地面突然猛烈搖晃,部分會眾開始奔跑和叫囂。她意識到地震的當下一刻,在場為信眾灌頂的老仁波切仍然安坐在法座上,突然感到對上師堅定的信心就是最大的保護。回想當時,她也驚訝自己竟然毫無畏懼,繼續坐在原位唸誦蓮師心咒。因為經歷地震而生起信心,而信心最後帶給她的禮物,是內觀自身的清晰度和誠實面對我執的力量。「多年以來,我從來沒有看到自己對上師的執著,這次經歷,終於讓我看到自己根深柢固的習氣。」她說。


別名華盛頓的唐卡畫師,是雪謙寺的一位喇嘛。地震發生時,他為了保護上師,趕緊從大殿後面的小屋跑進去,看到揚唐仁波切和頂果欽哲揚希仁波切(Dilgo Khyentse Yangsi Rinpoche)仍然安穩地修法,沒有離開法座;那一刻,他感覺到內心完全沒有恐懼,只有一個念頭跑出來:我還沒有成就的生命,今天就要在這裏結束嗎?他覺得自己浪費了珍貴的人生,沒有專心學習和修行,對自己的懶惰也感到後悔。


他說也許雪謙寺代表著無數弟子對上世頂果法王的信心,主殿大樓更象徵著對上師的思念和依止,因為法王在世時曾在大殿內舉行無數的殊勝法會和灌頂儀式。地震當日,約有四千名善信和出家眾聚集在寺院內,建築損壞嚴重,卻沒有任何人受傷,可說是奇蹟。想到這裏,就更了解雪謙冉江仁波切的話:「地震發生時,有憶起蓮師或上師的,在修行上才真正算得上有一點小小的成就。」我想這是因為對上師的信心本身,就是巨大的加持力量。


法會過後,超過一半的會眾為了安全起見,在寺院為法會搭建的大帳篷下生活了好幾天,僧團每日幫忙照顧大量的災民,提供食物和飲用水,好讓他們安心住下。接受過急救訓練的僧侶和雪謙寺義務診所的醫生和護士,每天分批前往偏遠村落派發賑災物資,並為傷者提供治療。仁波切行願慈悲,堅持把資源首先用在災民身上,儘管主殿大樓損壞嚴重,也暫時顧不上維修。華盛頓說這次經歷,讓他決心精進修行,不再懶惰。


「無常」是一個老師,而且每次都帶來重要的功課;希望大家都能夠在餘震中,得到珍貴的禮物。



雪謙寺官方網站:http://www.shechen.org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