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香港有一位重要高僧轉世的母親

文:陳耀紅    圖:Tim Liu| 2016-05-05
卓姬喇(右)及其丈夫於村屋前合照,左為哲蚌寺格西昂旺他親(Geshe Ngawang Tharchen)卓姬喇(右)及其丈夫於村屋前合照,左為哲蚌寺格西昂旺他親(Geshe Ngawang Tharchen)

大德高僧的轉世,亦即俗稱的「活佛」,我們一般都尊稱為仁波切。現居香港十多年的這位母親的兒子,是經高僧認證的轉世;而且,據這位母親憶述,仁波切兩歲時,剛懂說話不久,便跟她說:我有寺廟,我不住你家,並說出寺廟喇嘛的名字。這些證據,都顯示這位仁波切不同尋常之處。


對我,這位轉世還有特殊的意義!


他是第九世的蔣揖仲蒼仁波切(Nyagre Dagyab Chungtsang Rinpoche)丹增格桑吉美。母親的名字是卓姬喇(喇是尊稱)。



這位仁波切到底是誰?


筆 者學佛,以宗喀巴大師的《菩提道次第廣論》為基礎。香港有不少人修學《廣論》。眾所周知,《廣論》的藍本是阿底峽尊者的《菩提道燈論》,宗喀巴大師把自己 造《廣論》的功德歸於阿底峽尊者。事實上,藏地佛法能夠復興,阿底峽尊者應居首功。而今次要寫的這位母親,她的兒子就是阿底峽尊者在藏地主要的弟子之一: 勒貝協繞(Ngok Lekpai Sherab)的轉世。


勒貝協繞除承傳了阿底峽尊者與其心子仲敦巴許多教授之外,對從印度迎請阿底峽尊者入藏,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話 說九世紀藏王朗達瑪滅佛,後來佛教雖然逐漸恢復了,但顯密二宗矛盾重重。十一世紀阿里地區的藏王智光為在藏地弘揚清淨佛法,派二十一名青年精英到印度,找 尋能造福藏地的班智達(通曉種種知識及佛法的高僧),可惜因不能適應印度的天氣,只有兩人倖存返藏,勒貝協繞是其中之一,另一位是仁欽桑波。 兩人向藏王智光建議迎請阿底峽尊者入藏,這便啟動了後來清淨佛法在藏地重新振興的先機。


阿底峽尊者、仲敦巴以及勒貝協繞等都是筆者的傳承上師,因為他們也是宗喀巴大師及格魯派的傳承上師。而第一世的蔣揖仲蒼仁波切杰桑紀札西(Je Sangye Tashi)是勒貝協繞的轉世,所以,現在這一世蔣揖仲蒼仁波切的母親居然能跟我結緣,實在叫人欣喜!


我初次跟卓姬喇通電話時,發現她說流利粵語,還曾想過她到底是不是藏人。原來,她於2000年抵港,在港工作已十多年。被問到如何會來港,她說:「我有親戚來過,認識這裏的外傭公司,介紹我來打工。」


卓 姬喇原住在尼泊爾,家裏很窮,仁波切到印度學佛,她無力每年去探望。 仁波切七歲在南印度哲蚌寺洛色林佛學院坐床時,為他辦事的人員替他供僧,她也是在親戚幫助下才能到印度參加。(哲蚌寺是格魯派三大寺院之一,由宗喀巴授意 上首弟子絳央曲吉.札西巴登創立。原寺在拉薩。今年剛好是創寺六百周年。南印哲蚌是分支。)


仁波切慈悲,於2011年創立了「一盧比基金」,幫助有需要的人士。卓姬喇說:「我留在香港,亦是希望能支持他。」


不過,卓姬喇只有仁波切一個獨子。我訪問她時,開始提到他,母親的眼淚就禁不住了。在談到兒子被認證後要離開她,成為出家人,她會否捨不得?她說,自己覺得很開心,「因為他可以幫助眾生。」


仁波切五歲時,曾與其前世共事的老喇嘛帶他到菩提伽耶覲見達賴喇嘛尊者,尊者剪了他一小撮頭髮後,囑咐他要返回大寺廟。然後,他就去了南印度的哲蚌寺學法。兩母子在鹿野苑分手。「離開時,仁波切說,他以前騎白馬去寺廟,現在坐火車去。」卓姬喇情意深切地憶述兒子的言行!



卓姬喇展示仁波切在各地弘法的照片,語調中充滿著慈愛、尊敬。卓姬喇展示仁波切在各地弘法的照片,語調中充滿著慈愛、尊敬。

回到真正所屬之處


聽 卓姬喇說,仁波切不單自小就有特別的言行,即使在懷孕時,她也曾發過有徵兆的夢。「懷有他時,我夢到有山,樹林裏樹不多,我在家門外打掃。有親戚來說,有 位康(地區)的老仁波切要來這裏住。打掃完,就見到華蓋,仁波切在中間,圍著許多喇嘛。後來看到(兒子前世的)照片,很相似。」


「他兩歲半後,常對我說見到達賴喇嘛,又雙掌合十說,將來他會來接我。我當時不知道他在說甚麼。」 卓姬喇又說:「仁波切小時,附近很多孩子,他會坐在中間,要孩子分兩排站著,讓他們供佛。」


卓姬喇帶仁波切去菩提伽耶朝聖。達賴喇嘛尊者也在那裏。很多人排隊見他,卓姬喇抱著仁波切也排了隊。「他來我兒子頭上吹氣、加持,吩咐我要把孩子保持乾淨,並賜名為丹增峨協。」


卓 姬喇憶述仁波切被認證的過程:「我因為窮,背著兒子在尼泊爾外國人家打工。從菩提伽耶回來不久,有位婆婆在巴士上遇到我們,問我的兒子歲數、名字。 她是我的親戚,丈夫是哲蚌寺的市民,知道哲蚌寺的喇嘛到處在找那仁波切,達賴喇嘛尊者給他們清楚指示了轉世在何處住。 他們已知道轉世在我住的地方出現,尊者指示的地方名跟我們所住的一樣。婆婆跟哲蚌寺的老喇嘛說,肯定是這個孩子。


「(老喇嘛來找仁波切的)三日前,孩子跟我說:我要去打工,過兩天老喇嘛會來找我。 到那天,孩子一直望著家中的窗口,還說:我的老喇嘛快到了,我要穿這衣服。


「我身體不舒服,不能上班。沒多久,聽到門外幾個喇嘛談天,以為他們是來籌款。孩子衝出去抱住喇嘛,一手把念珠(他前世之物)拿來自己掛上。老師父立即哭起來⋯⋯


「但師父沒有立即確認。他說,見過三、四個小孩,不知道是否你的兒子,初一十五會再來。我說要上班,但他們著我請假,說可以給我錢,並獻哈達給仁波切,叫我好好保持他乾淨。仁波切哭著要求把他帶走,說:我要跟你走。(他)這樣哭了很久⋯⋯


「他 們當時沒有講清楚,是怕有劫。後來,他們再來過兩次,在第二次時說:你一定要放下這孩子。我說,(轉世)不會在這樣窮的地方出世。但老喇嘛說:窮的地方才 出世。他們在尼泊爾寺廟住了半年,1985年達賴喇嘛尊者在菩提伽耶舉行時輪金剛法會時,他們把他帶去正式拜見尊者。」


仁波切於1980年出生的,第二次見尊者時,是五歲。


談到兒子,母親的感情親切溫馨而深厚: 「我當初想,就只有這樣一個兒子,現在要去寺廟了。 但後來想,寺廟裏五千喇嘛都是我的兒子!仁波切對我說:你還要辛苦一段日子,但我會保你平安。」


卓姬喇說時,樣子顯得滿足。


她 接受訪問時,一時為我們添茶水,之後又為我們做午飯。她說話和身體語言都充滿謙遜,時刻不忘對兒子和對自己有恩的人,既特意向我們提起要感恩仁波切的師 長,又感激在香港幫助過她的人。她在港原居於油麻地一個小房間,兩年前,獲一位比丘尼相贈了新界一所村屋,令她的居住環境改善了許多。 她現時逐步把村屋修葺整齊,並招呼了一些喇嘛居住,亦可舉行一些小型法事。 屋內的佛堂陳設莊嚴,還在屋後設一佛龕。據悉,蔣揖仲蒼仁波切有意訪港。


希望善良的願心能成辦。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