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香港的八指頭陀——萬佛寺月溪法師(一)

文:鄭運蘭    圖:鄭運蘭| 2021-08-02
圖1 山中的萬佛寺圖1 山中的萬佛寺

沙田萬佛寺相信是不少香港人的兒時回憶。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沙田尚未開發成新市鎮,坐柴油火車到新界郊遊,在沙田火車站旁便見到山上的萬佛寺。(圖1) 滄海桑田,火車站兩旁現在是商業大樓。然而,萬佛寺仍然迄立在山上,俯瞰着山下的變遷。隱藏在沙田政府合署的玻璃幕牆後的萬佛寺入囗,是截然不同的世界。伸延上萬佛寺的竹林小徑,兩旁羅漢像(圖2)、山上的佛寺建築群,仍保留昔日古樸的鄉郊風貌。萬佛寺是五十年代開始建造,歷時七年,而當年一磚一瓦、開山劈石的,就是香港的「八指頭陀」——月溪法師。

生平

月溪法師(1879-1965),俗姓吳,字諱心,號雪庵。生於光緒五年(1879)昆明一富裕家庭,原籍浙江錢塘,先祖在雲南省當官。月溪法師學貫中西,幼習儒,十二歲讀《蘭亭集序》有感生死事大,兼攻佛學、老莊,博綜六經,通曉外文、中西古典哲學。十九歲畢業於上海震旦大學哲學系後,依止禹門寺靜安和尚出家,後隨參悟法師學天台、華嚴、慈恩諸宗教義,二十二歲已能講經說法。二十四歲苦參悟道,獲牛首山獻花巖鐵巖大師傳燈錄印證。之後在山西、陝西、甘肅、河南、山東、北平、天津、青島、南京、上海、杭州等地講經。1931年,重修廣州大佛寺。抗戰期間返滇南,著疏經論。1933年,游化至香港,駐錫西林寺。因中日戰事未能返回昆明,之後旅居香港。1949年,獲商人捐贈沙田萬佛山私產「晦思園」。1951年,月溪法師親自擔泥運石,躬親塑逾萬餘尊金身佛像,1957年佛寺落成,1962年佛像完成。寺中的萬佛塔成為香港地標(圖3),印在滙豐銀行一百元紙鈔上。[1]1965年四月,月溪法師應邀外宣講《圓覺經》,突感不適,在會場坐化,住世八十七載,僧臘六十八。

圖2 小徑雨旁羅漢像圖2 小徑雨旁羅漢像
圖3 萬佛塔圖3 萬佛塔

詩集緣起

月溪法師少年在昆明求學時便喜歡白居易、王維山水詩,及李清照、蘇軾、陸放翁的咏梅詞,影響其日後寫下不少山水及咏梅詩詞。1939年中日戰爭,月溪滯留澳鬥,張漢三、汪憬吾見其詞稿,打算刊印,可惜因汪憬吾於數月後病逝而擱置。直至1952年,汪憬吾之子希文重提舊事。月溪法師有詩、詞二種,以七律、七絕為主,計有詞百闋,詩一百二十一首,合共二百五十餘首,編成《月溪法師詩詞法書集》。[2]月溪法師謙稱:「生平所作,隨手偶成,亦隨手散置,不復輯存,約計之可二百餘首,迭遭兵燹,散失泰半,記憶所及,僅數十闋而已。」[3]

月溪法師胞侄吳星級曾輯錄《香港沙田萬佛寺聖蹟錄》,收錄七律兩首,五古三首,詞七首,另月溪法師照片上題古體詩兩首。

焚指供佛

月溪法師出家時,於胸前肉上燃起四十八盞燈供奉在佛像面前,自焚左無名指及小二指兩指,他曾自題一詩記述當時的決心及苦心:

 

「交多勝友非求勝,踏遍名山不記名。雖斷事都隨指斷,無明境保此心明。」[4]

第二句是月溪法師憶述在求學時已踏遍名山。斷指象徵斷除世緣,末句是明志,強調今後向著「明心見性」修行。他在佛前發三大願:一、不貪美衣食,樂修苦行,永無退悔;二、苦心修禪,遍閱三藏一切經典;三、以所得,悉講演說示導,廣利眾生。[5]可見他重視戒律及實踐自利利他的菩薩道。

兩位梅花癡的「八指頭陀」

月溪法師崇拜敬安(參閱前文《欠梅花詩債的八指頭陀——敬安法師》),據詩人劉難方先生考證,「月溪」之名出自敬安法師詩句《湖南旅寧諸君啟余主席毗盧寺,詩以奉酬》的頸聯:「詩心靜養雲千嶂,禪意清余月一溪」[6]。月溪受敬安法師影響很深,二人相似地方,除了都曾焚指供佛外,均鍾情梅花。月溪法師比敬安法師年輕二十八歲,月溪曾到訪天童寺及禮冷香塔,寫下《天童寺》及《贈冷香塔梅花》七律,至於兩人是否見面,並沒有明確記載。若然,則二人相見甚歡,詩中直言「似曾相識」:

 

「刦(劫)火僧祇取次經,餘生聊復叩雲扃,行來竹徑魂都碧,臥向松關夢亦清,無可思量身萬里,似曾相識罄三聲,我舊東林林下客,馳煙為報草堂靈。」[7]

月溪法師詩風似敬安法師「有雲霞色,無煙火氣」[8],詩中用「劫火」、「僧祇」、「罄三聲」佛語,其餘用抽象之語言說禪趣,正是所謂「無煙火氣」。「松關」指寺前有萬重關。又《贈冷香塔梅花》詩,同樣寫梅:

 

「巖穴追陪冷不辭,談禪說法更題詩。莫嫌老衲清如許,較勝孤山作婦時。」[9]

詩中沒有直接詠梅,只寫愛梅之心。月溪法師訪天童寺時若曾禮見住持敬安法師,這詩第二句便是寫獲敬安贈梅花,及為他說法賦詩,二人相見甚歡。末句是引用北宋隱逸詩人林逋隱居西湖孤山,終生不仕不娶,以梅為妻的典故,表示自己愛梅的感情,比林逋更甚。月溪對敬安法師的景仰,可體現在《寄禪大師冷香塔》:

 

「嚼梅客去冷香殘,回首空山一惘然。淨業未消江楚氣,偶留詩卷在人間。」[10]

「嚼梅」是指敬安法師《白梅詩卷》《嚼梅吟》等詩集,這首七律詩的首句「嚼梅客」交代了當時敬安法師已圓寂。後兩句借歌頌敬安法師行誼及詩文,也是月溪法師投射於自己的自吟寫照。

月溪法師與敬安同愛種植梅花,寄禪晚年在天童寺為自己築塔埋骨,周圍種梅,並題詩:「傳心一明月,埋骨萬梅花。」 [11]月溪法師也在萬佛寺廣種梅樹,又選擇在昆明舊居種梅花作埋骨之地:「一袈裟地種梅花」[12]。月溪法師寫梅詩詞受敬安影響,及《如夢令·懷龍泉觀唐梅》詞:「月冷娟娟人靜,沁透露寒梅疏影」,擬化敬安《嚼梅吟》:「寒山水不流,魚嚼梅花影」[13]詩句。

月溪法師工於詩詞,不僅是二十世紀詩僧,也是詞僧。下期續談他的詞。        

 

(待續)

 

 


[1] 殷宗器撰:《月溪法師傳》,香港:香港亞太教育書局,1994年,第24-27頁。月溪法師著作可參考萬佛寺網站http://www.10kbuddhas.org/index.do

[2] 釋月溪撰:《月溪法師詩詞法書集》,香港:萬佛寺,1977年。

[3] 釋月溪撰:《自序》,《月溪法師詩詞法書集》,線裝本無頁數。

[4] 吳星級輯錄:《香港沙田萬佛寺聖蹟錄》,第20-21頁。

[5] 釋月溪撰:《華山待月寶記》,附《月溪法師詩詞法書集》,無頁數。

[6] 劉難方:載殷宗器撰:《月溪法師傳》,第195-196頁。

[7] 殷宗器:《文壇詩僧》,《月溪法師傳》,第195頁。

[8] 殷宗器:《月溪法師傳》,第196-197頁、第205頁。

[9] 釋月溪撰:《贈冷香塔梅花》《月溪法師詩詞法書集》,詩部,無頁數;又載《月溪法師傳》,第38頁。

[10] 釋月溪撰:載殷宗器撰:《月溪法師傳》,第195頁。

[11] 清·釋寄禪撰:《自題冷香塔》二首之一,《八指頭陀詩續集》,卷八,《續修四庫全書》集部,第1575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第495頁。據華東師範大學圖書館藏1919年法源寺刻本。

[12] 釋月溪撰:《懷滇池》,載《月溪法師詩詞法書集》,詩部,無頁數。

[13] 清·釋寄禪撰:《題寒江釣雪圖》,《八指頭陀詩集》,卷二,第360頁。參閱前文《風格清新的佛理詩》。

作者 - 鄭運蘭
華中師範大學中國古代文學博士,研究清代天台宗及佛教文學。另持有香港大學佛學碩士、漢文佛典證書、建築及測量系深造文憑。
2005年起於「香港居士林」、「弘法精舍」、「正念禪修中心」、「志蓮淨苑文化部」講課。2013年起為「香港佛教」及「佛門網」撰寫佛學專欄。著作收錄於The Buddhing Lotus,《佛智禪心》,《明覺文庫》等書。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