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香港需要我們祝福!請彼此祝福!

文:張仕娟 | 2019-07-23
圖:Reuters圖:Reuters

6.12

那天之後,我不斷思索:「我可以為這個社會做點甚麼?怎樣做?」我沒有答案。

記起真空法師的叮嚀:「人不是我們的敵人,誤解、妒忌和無明才是我們的敵人。」我提醒自己任何情境下都要看見人是「人」。我愛年青人,珍惜我們的下一代。我有不少學生是警察,也有朋友、同事的親人、街坊當警察。我祈求每一個人都平安!

拿起一行禪師的《好公民:打造覺悟的社會》來閱讀,希望尋得智慧引導:

越戰期間,有些時候我們幾乎陷入完全絕望。戰爭不斷拖延,看不到一點結束的跡象……

年輕人跑來問我:「戰爭有希望很快結束嗎?」那一刻,我看不到任何希望。我們幾乎完全絕望……每當有人問這樣的問題,你得呼氣、吸氣數次。如此數次之後,我告訴那位年輕人:「佛陀告訴我們,世事無常。戰爭也無常,總有結束的時候。」

但問題是,我們是否做了任何事情有助於戰爭的結束?如果我們只是被恐懼及憤怒擊倒,那麼,我們不但沒有幫上忙,甚至可能火上加油,使戰爭更為猛烈,拖延得更久。因此,問題在於,我們是否為和平做了些甚麼,是否為和平扮演一個角色?

當慈悲、友愛、理解在你的心中生起,那就是和平。

在艱難的環境中,為你自己找到力行和平的方法乃是極為重要的……

不要讓自己被絕望的感覺沖垮。

我們應該學會為自己的身心帶來平安,如此我們才能在日常生活中讓自己生起慈悲的思想、說慈悲的言語、採取慈悲的行動。那將啟發許多人,幫助他們免於沉沒在絕望的汪洋中。

6.16

出發遊行之前,我將上文在社交平台分享。

7.1

睡不安寧。

7.2

早上醒來,收到一對同修夫婦在whatsapp群組「來Retreat」的邀請:

「 (2/7-6/7),就著社會情況,如果您同我相似,最近瞓得唔好,想邀請你今晚過來(我們)家,瞓幾日……Retreat目前沒有節目,也放下研究世情,重點是照顧自己,晚上放心休息……」

在動盪不安,不知該做甚麼時,收到這訊息,是多麼的窩心!縱使未能出席,心已安穩下來。知道有人跟自己同樣受苦,有人明白,有人接待,有所去處,心有所屬……多麼溫暖!

這啟發了我之後舉辦共修聚會。在此之前,我想過辦共修活動,但想到場地只能容納不過二十人,幫的人數有限,便擱置了。可是,此刻體會到:是的,真正來參與的人只是十多人,收到訊息的人卻不可估量,他們看到訊息時,也許跟我一樣感到窩心、溫暖、支持、連結,這正是當下大家的心靈所需啊!

當天下午,印度朋友(學習非暴力溝通的同學)問我:「妳好嗎?」我慣性地說:「不錯。」深呼吸一下後,我轉口說:「不太好!我感到很無奈、難過、傷心、不知所措……」然後哭了起來,且斷斷續續地哭了很久,是我預想不到的。我重覆地說:「我想為社會多做一點甚麼,但又不清楚該如何是好。停留在目前所做的,感到未足夠,再往前走,又感無力,也不清方向……」然後,她問:「有沒有一些妳正在做的事情,妳覺得已是在幫助當下的環境了,不必再多做些甚麼?」這一問,我腦海便浮現了過去三星期來,自己在不同平台的分享,以及在生活小節中刻意灌溉愛的種種行徑。我答:「為媒體錄製視頻,宣揚愛與和平;發放我認為能保存心中愛的文章;帶領共修安頓人心;參與團體祈禱祝福;保持自身的身心平安,學習慈悲思想、說話、行動……」「看到自己做了以上的種種事情後,妳有甚麼感覺?」她問。我忽然平復下來,豁然開朗,轉哭為笑,原來我做了那麼多!原來我不是如腦海中所說的「不知怎樣做」、「我做得不足夠」、「我無能為力」……

也許有很多的朋友像我一樣,雖然已在過去一個多月來努力做了很多很多的好事,卻仍認為做得不足夠、不夠好,面對眼前情境,感到無力,想不到解決的方法……此時,讓自己停一停,靜下來,回頭細看,也許你會發現自己原來已作過很多的各種努力。縱使外在的環境未如理想,可別掩沒各種美善啊!給人一個善意的微笑,也具有深刻的意義。

我們需要祝福!請彼此祝福!祈求上天祝福香港、祝福萬物眾生!

作者 -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