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驚魂

第278期明覺   文:傳燈| 2012-06-13

在仰光唸書時,我和其他外國同學一樣,都住在宿舍。剛住進去時,有點喜出望外,一人一房,設備齊全,除了一扇門和一口窗外,還有書桌、小几、衣櫃,和一張可以搭起蚊帳的木床。

女生宿舍是一棟長形的、兩層樓的建築物,每間房間由長長的走廊連接著。宿舍北面有一道牆,牆外是大學辦公樓,南面有個花園,花園右角是飯堂,飯堂過去又是一道高而厚的牆。感覺上,整個環境蠻安全舒適的,只是偶而會聽見嘶啞的喊叫聲、怨忿的吼叫聲,從南面的牆外傳來,尤其黎明和入夜時分,叫聲更清晰可聞。

有天放學回來,一位同學漫不經心地說:宿舍的前身是精神病院,大學新開時,院方把部分院址改作學生宿舍,裡裡外外粉刷一新。不明來歷的喊聲,很多人都聽到,但時間久了,大家也就見怪不怪了。

每年,校方會要求學生調房,新生住樓下,舊生大部份都搬到樓上。宿舍一頭一尾有樓梯通往二樓。第三年,我被安排住在樓上最尾端、最角落的一間房。房間的轉彎處,就是後樓梯了。當時,來自新加坡的法師提醒我:「這間房向來很少人住,平時陰森森的,燈光也不足,你要多做功課。」不知道還好,聽了心中有點疙瘩,怎麼辦?只好每日勤做功課,早晚誦經打坐,修慈心觀,祝福周圍遠近的眾生,遠離怨恨、遠離煩惱、皆得安樂。

第三年下學期的某一天,尼泊爾籍同學驚惶失措地跟我們說,昨晚有「人」敲她的門,她去開,但不見人,以為是同學開玩笑。關上門,敲門聲又響,再開,仍然沒人。心中一冷,馬上鎖上門,跳上床,用被單裹著頭,心中綿綿密密念著經文,直至天明。

我們雖然安慰她,但心裏明白…… 她的房間最靠近後樓梯。我平時背書,偶而也會走到那裏,但無論是樓上或樓下,雖然僻靜,卻總感覺不舒服,讓人不想久留。

有天夜晚,我溫習至凌晨一時左右,正做得入神,突然聽見有東西刮在木門上、拉得長長的聲響,又感覺有雙眼睛從窗外望著自己。我頓時毛骨悚然,趕緊收拾書本,按捺著害怕的情緒,在佛前恭恭敬敬虔誦《大悲咒》和《心經》。

後來到美國唸書,也住學校宿舍,同樣經常要調寢室。聽說學校的前身是教堂,常在這裡為教徒辦喪事。其間,校方曾請法師來灑淨。

有一學期,我跟一位越南法師同房。法師的常住離學校不遠,週末很多時都要回去幫忙,只有趕報告時,才會留下來。

當時,寢室剛裝修完畢,新地毯、新書桌,還有兩張雙層床,空間蠻大,可供四人住。我先住進去,選了靠窗的下格床。她隨後搬來,睡在另一張下格床。一日清晨,她神色凝重地跟我說:「前天夜晚,我夢見一個女人,她走進我們房裏,望著我和我睡的床……她頭髮及肩、身著啡色的衣裙,站了一會兒就離開了。但是昨晚……那女人又來了,望著我半天,竟然走進我的床,躺下來!我馬上驚醒,害怕極了!沒敢再睡,直坐到天亮。」

我心想:法師不在時,我難道跟「她」同房?越想越不對勁,想起平時法會開始前的灑淨,應該會有效。跟法師商量,她馬上同意。我們找來一葉柏葉、一杯清水,慎重地穿袍搭衣,在佛前禮拜,然後謹謹慎慎、恭恭敬敬地,學著師父們的做法,一邊持誦《大悲咒》和《心經》,一邊把房間各個角落,包括洗手間灑淨。我口中念的是中文,法師念的是越文,但那時那刻,我們同一條心。

太緊張了,《大悲咒》念到一半出了亂子,一段咒文兜來兜去,就是念不下去。「定!重新再來。」好不容易誦完,兩人以愛心誠意祝福那女人,早日去一個好地方。

從此法師再沒有夢見她。

六道輪迴苦,多因一念執著。我深信,法力不可思議,透過懇切至誠的心,慈心愛意,能化解冤結和怨恨,捨妄歸真。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