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高野山 – 佛教藝術映千載 (上)

佛門網   文‧圖/崔中慧| 2010-10-28
〈弘法大師肖像〉,右手持三鈷杵,左手持念珠。日本南北朝時代(14世紀),絹本設色,金剛峰寺藏。〈弘法大師肖像〉,右手持三鈷杵,左手持念珠。日本南北朝時代(14世紀),絹本設色,金剛峰寺藏。
高野山龍光院收藏的國寶〈傳船中湧現觀音像〉,平安時期(12世紀)。高野山龍光院收藏的國寶〈傳船中湧現觀音像〉,平安時期(12世紀)。
日本京都南方和歌山縣境內,有一處宛如世外桃源的佛教聖地高野山,自從公元816年弘法大師(即空海774〜835)始創真言宗道場,至今不但仍保存了117所木造的寺廟,有「山上的正倉院」之稱的靈寶館,也珍藏了許多寺院的佛教藝術文物,近年來並定期規劃不同的主題展覽。對於喜愛佛教藝術的人而言,它是值得一探究竟的寶山;對日本真言宗一千多萬的信徒而言,這裡是靈山聖地,能夠來此朝聖,必能得到空海大師的慈光加被;而對一般的旅遊者而言,散步於高野山的千年古徑中,濃密高聳的古松所籠罩的寧靜幽謐氣氛,令人澄心滌慮,而山上遍佈的古剎,更令人發思古之幽情,恍若步入中國唐宋古代的時光隧道中…。
 
高野山緣起
 
公元八世紀至九世紀初,日本政治勢力變遷,佛教也受到兩位密教大師的影響開創了新的風氣,文化藝術上也因而注入了新的元素,這兩位一是空海,另一位是最澄(766〜822)。兩位都曾隨第16次遣唐使乘船赴中國留學,最澄宏揚天台密教於比叡山,空海則於高野山建立真言宗道場宏揚密教,稱為東密。這種避居山林的叢林修行方式仿自中國山岳佛教傳統,足以媲美天台、五台山,然而中國歷史上因戰火摧殘,多數木造建築的佛寺均已毀損,叢林修行的盛況亦不復再見,即使佛教興盛的台灣也沒有這等氣勢磅礡的氣象。
 
據說空海的母親是夜夢梵僧入懷而孕,懷胎12個月才生下空海,自幼被譽為神童,從15歲起跟隨舅父阿刀大足(桓武天皇的皇子伊予親王的老師)學習漢文與中國儒家典籍,奠定了紮實的漢學基礎,擅長詩文書畫。空海對於中國的儒、道、佛三教都有深入研究,並在24歲時著有《三教指歸》一書,書中他提到儒家乃淑世之微風,道家為仙術小道,唯有佛法才是人生解脫之道,為了深入探討佛法真義,一心想入唐求法,在31歲時(延曆23年,公元804年)得到桓武天皇的特別恩准,與最澄、菅原清公以及留學生橘逸勢一起與遣唐大使葛原野麻呂渡海入唐,航行途中遭暴風雨,後來化險為夷而平安抵唐。高野山龍光院有一件國寶〈傳船中湧現觀音像〉,據說就是在延曆23年空海入唐乘船遇險時觀音於風雨中湧現化解船難的畫像。此尊觀音造像與一般頗為不同,手執蓮花,頭戴寶冠,怒目揚眉站立在一個木質的漆器台座上,壯碩豐滿的身軀披著淡金黃色的長袍,在風雨中飄動著,雙袖茸茸的的羽毛也隨著飛揚,充滿了速度與動感,衣服紋飾承襲唐代的截金法描繪精細的紋樣。
 
空海乘願東傳密教
 
空海到了中國後,積極深入佛法,也遍學其他各門學藝。第一次參訪長安青龍寺真言宗七祖惠果大師(746—805)時,惠果就對他說:「知汝當來,遲久矣!」顯見惠果早知他們師徒的前生宿緣。惠果在公元805年圓寂前將密教東傳日本的重責託付與空海,後來空海以四六駢文體為其撰寫「大唐青龍寺故三朝國師碑」,碑文中寫道:「……弟子空海,顧桑梓則東海之東,想行李則難中之難。波濤萬萬,雲山幾千也。來非我力,歸非我志,招我以鉤,引我以索。泛舶之朝數示異相。歸帆之夕,屢說宿緣。和尚掩色之夜,於境界中告弟子曰:『汝未知吾與汝宿契之深乎!多生之中,相共誓願,弘演密藏,彼此代為師資,非只一兩度也。』…」。空海得到惠果傳授胎藏界、金剛界灌頂,法號「第八祖遍照金剛」,並得到《金剛頂經》及其他密教典籍、法器與圖繪之真言七祖法像,這些對後來日本的佛教影響深遠,所發展出特殊的密教藝術與曼荼羅繪畫,都成為平安時期以後日本佛教藝術之特色。
 
高野山海拔約1000公尺,山形呈現八葉蓮臺圍繞著一片廣大的高山盆地,腹地內的寺院由東、西、北三個方向散布,面積有近33萬坪。空海大師於弘仁七年(公元816年)創建為真言宗道場,最盛時期曾有1800 多座寺院,但史上屢遭祝融或天災人禍而毀壞或重修,現在僅存117座寺院,目前仍有600 多位出家僧眾與3000多位修行人在此修行。提供遊客住宿的宿坊有53個,是一個集修行、參禪、祭典合一的東密佛教聖地,也是一個典型的佛教徒共同生活的社區,各項生活機能一應俱全,學校(從幼稚園到大學都有)、圖書館、醫院、銀行、警察局、消防隊、與公園等。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