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光大學-ads

高野山 – 佛教藝術映千載 (中):朝聖之旅‧京都出發

佛門網   文‧圖/崔中慧| 2010-10-28
通往奧之院的路兩旁林立了20萬座的五輪石塔,其中的「光明真言一億萬遍標」石碑,令人肅然升起精進的向道心。通往奧之院的路兩旁林立了20萬座的五輪石塔,其中的「光明真言一億萬遍標」石碑,令人肅然升起精進的向道心。
通往奧之院的路兩旁林立了20萬座的五輪石塔,其中的「光明真言一億萬遍標」石碑,令人肅然升起精進的向道心。通往奧之院的路兩旁林立了20萬座的五輪石塔,其中的「光明真言一億萬遍標」石碑,令人肅然升起精進的向道心。
高野山通往弘法大師御廟的青幽古道。高野山通往弘法大師御廟的青幽古道。
遍照光院的大門裝飾華麗遍照光院的大門裝飾華麗
遍照光院古樸典雅的建築。遍照光院古樸典雅的建築。
金剛峰寺的主殿外觀。金剛峰寺的主殿外觀。
朝聖之旅京都出發
 
首先從京都車站搭乘日本的JR (Japan Railway) 至大阪,再從大阪換乗地鐵至難波站,從「難波」再換南海電鐵往高野山這段車程約需一小時40分鐘,南海電鐵的終點站是「極樂橋」,再改搭登山纜車,到了高野山的入山口還要換乘高野山專門的山區巴士,想到古代交通不便,這一趟往返的路程的確是充滿了「難波」。早上九點從京都的旅館出發,南海電車到了高野山站已經中午一點;搭上登山纜車,隨著纜車持續的上升,兩旁蓊鬱的森林中飄來陣陣微風,將盛夏溽暑的燥熱一掃而空,內心充滿朝聖的期待與一股想探險的興奮,這裡就是高野山,昨天以前這一切仍是夢想,此刻竟如此真實就在眼前。
 
高野山巴士最接近山腳下的的第一站是「女人堂」,因為高野山自空海大師成立道場以來一向戒律嚴格,有1000年是不允許女性上山參拜的,過去所有女性想要朝聖的話只能到此為止,直到明治5年(公元1872年)才解禁。車子繼續向前行於蜿蜒的山路上,兩旁盡是濃密的森林,由於時間有限,選擇參訪三個主要的地點--奧之院、金剛峰寺與靈寶館。「奧之院」為高野巴士的終點站,這是空海大師最初於山上建寺的地方,也是空海大師最後念誦大日如來真言入定成道的地點。
 
奧之院道靈光獨耀
 
隨著路標指引的方向,有一條通往奧之院的古徑,兩旁是矗立的高聳千年古松,行走其間,若偶爾雲層蔽日,一股幽深的氣氛更增加了這兒的神秘。走在這條千年來空海法燈傳承不滅的路上,常可見日本真言宗的信徒,頭戴草笠,著白衣白褲,上衣背後印有「南無大師遍照金剛」,一手持念珠,一手持金剛杖走這一趟朝聖之旅,相傳若能參拜空海大師四國88個道場,即可得到:身心清淨、吉祥如意、疾病痊癒。路邊石碑上有「同行二人」之語,意思是一路上有空海大師的法身靈光遍照十方法界,即使是一人獨行,也有空海大師的靈光相伴。
 
最特別的是沿著路旁有許多五輪佛塔與石柱石碑所形成的壯觀景象,據估計這裡有將近20萬座石塔,因為空海大師在此圓寂「即身成道」,日本人相信若葬身於此也可蒙其加被,所以許多皇室貴族死後均選擇葬在高野山,並立一五輪石塔,由於山上多雨,林木蓊鬱,石塔上佈滿了青苔,當林間陽光照在佈滿青苔的塔上,呈現出另一種清幽之美。順路而行就可以抵達奧之院了,知名的建築有御供所、燈籠堂、不動堂、經藏閣等,御廟前的玉川清流兩旁林立著許多地藏、觀音菩薩與不動明王像供人許願祈福,遊客可以先以玉川清流的水清心後,往前走不遠處就可到御供所和燈籠堂等處。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燈籠堂,由空海的弟子真然大師所創建,有的燈已燃千年未曾滅過,例如史上名人祈親上人曾獻持經燈,白河上皇曾供白河燈,整個天花板掛滿了祈願祈福的燈籠。
 
遍照光院清幽古雅
 
在「蓮花谷」站下車,順著地圖指引的方向,找到了預訂的住宿坊「遍照光院」,在門口向內探望,清幽的庭院中和走廊上寂靜無人。四處觀望了一番,這間寺院的圓拱形大門很美,一重重精緻鏤雕裝飾的門簷,散發出寺院的沉靜與莊嚴,簡單的木構建築,沒有油漆與彩繪,木材久經風雨後呈泛白的暗褐色,典雅的雕鏤,褪色的原木,簡單而真實的美令人感動。
 
進入大殿仍不見人影,喊了兩聲,過了一會兒,木質地板上傳來急促鼕鼕的腳步聲,出來了一位行者招呼,從蜿蜒的迴廊左彎右拐到了房間門口,拉開和室拉門,極為簡單清雅的約十個榻榻米大小的和室,中間一個茶桌,旁邊一個鏡櫃與衣架,從內向外看出去,是一個綠意盎然的山水庭院,整個環境除了院子裡的蟲鳴鳥語外,只有寂靜。接待的行者奉上茶水與點心後隨即離開,日式禪房與寺院的生活,於是拉開序幕。高野山的寺院中有一些是還在高野大學唸書的學習僧,除了唸書,多半在寺院中負責一些執事,像招待掛單的遊客還有一些雜務。
 
第二天早上六點半,參加寺院的早課,四位法師與六位來高野山朝聖的遊客,跪坐在佛堂的榻榻米上聆聽法師們的誦經,雖然寺院不大,但當法師唱誦起密教的梵唄時,和諧與沉厚的法音卻如40人同時唱誦般震徹山谷雲霄。早課結束後,老方丈囑咐年輕的法師為遊客介紹遍照光院,此寺院的正殿中央供奉著主尊密教的不動明王,主尊右側是大日如來、左側是地藏王菩薩,正殿的左龕則供奉空海大師的木雕像。左轉通過一個小門進入了彌陀堂,堂中央為西方三聖(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其左右兩邊的屏風門上繪有密教八代祖師像,寺院中並沒有完善的電燈照明,從昏暗的光線中隱約看到每幅祖師像上殘留的書跡。空海入唐求法,曾得惠果授予真言七祖像,也就是密教傳承七位祖師的肖像(龍猛、龍智、善無畏、金剛智、不空、一行、惠果),空海為第八代祖師,現在日本寺院常可見將這八位祖師肖像繪於寺院的牆上。
 
慶派雕刻寫實傳神
 
沿著通道前一個小門走進去,還有一間僅約四個榻榻米大小的小室,中央供奉了一尊鎌倉時期著名的雕刻流派「慶派」快慶雕刻的〈阿彌陀佛〉立像,隱約可見佛像的身軀乘載了將近800年的塵埃,法師說這寺院的佛像是不清洗的。慶派的運慶與快慶都是鎌倉時期著名的雕刻家,注重寫實、立體感、動感與捕捉雕像瞬間的神情,例如奈良東大寺的天王像即為其名作。為了強調寫實,許多佛像鑲嵌玉眼,例如現藏於金剛峰寺的〈孔雀明王像〉,就以玉眼鑲嵌,並有快慶的朱書名記。據說,寺院中還有最珍貴佛像是除了老方丈,其他任何人都不許看的「秘佛」,通常都鎖在特別佛堂中的佛龕內,法師說他在此修行七年也從未見過。
 
轉過身看到佛像對面是一片四扇的屏風門,繪有〈阿彌陀佛與25菩薩來迎圖〉。高野山許多寺院中有描繪西方極樂世界的阿彌陀佛畫像與雕刻,這是受了平安時期以來的佛教末法思想與淨土信仰盛行的風氣影響,使得當時日本佛教有淨與密並重的現象,也因此保存了大量值得研究的密教圖像與淨土佛教藝術文物。
 
「貴賓廳」難得開放,牆上掛著「雲台聖境」的匾額,是日本天皇曾經參訪此寺院的接待之處,屏風門上也有著狩野藤原〈採林圖〉,另外知名的重要文化財還有桃山時代(公元17世紀)曾我直庵繪〈商山四皓〉與〈虎溪三笑圖〉,國寶級文物則有江戶時代(公元18世紀)池大雅〈山亭雅會圖〉。
 
金剛峰寺東密總持
 
金剛峰寺是高野山上最大的寺院、也是山上辦理大型法會或活動的最主要場所,公元834年空海大師奉請日本天皇賜予高野山作為真言宗的道場,後由其嫡傳弟子真然完成,然而山上的寺院屢遭祝融毀壞,現存的金剛峰寺建築係依其原有建築改建於1863年,除金剛峰寺主殿外,還有金堂、御社、根本大塔、御影堂、山王院、愛染堂、勸學院等,金剛峰寺主院分為大主殿、別殿、新別殿、奧殿、新書院、茶室、阿字觀道場、藏經樓、鐘樓、傳燈國師真然大師廟及護摩堂等,所以可想而知其規模之龐大。大主殿中的「柳之間」是史上有名的豐臣秀次切腹自殺的地方,許多襖繪依舊保存原狀,「奧書院」的屏風有日本畫聖雪舟的山水襖繪;在「稚兒之間」有江戶時期著名的狩野派繪畫狩野探齊的山水四屏,保存狀況良好,這些過去只從書上看到的襖繪,仍能保留在它原始的位置,令人感動日本對文物的珍惜。金剛峰寺後院的「蟠龍庭」佔地2340平方公尺,是日本第一大石庭,石材取自空海大師故鄉的四國,石塊的佈局象徵一對雌雄的蟠龍護衛著寺院。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