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善心加善心Share比賽

髮廊裡

第316期明覺   文:梁錦萍| 2013-11-27

我跟這髮型師認識了近三十年。理髮過程中大家細話家常,他有時也會跟我分享一些發人深省的故事。今天,他與我分享了下面的一個。


「他令我羞恥!我不會認他作爸爸!」


髮型師跟前一位約三十歲的女顧客,提及清明掃墓時,突然咬緊牙關,從齒間「爆」出這樣一句話。髮型師原本拿在手中的剪刀,一下子滑落地上,鏗鏘之聲,劃破屋裡的沉寂。那位本來樣貌娟好的,現在卻忽然怒容滿臉的女士,高聲地說出以下一番話。


「爸爸算什麼!生意失敗便跳樓去。他從未想過媽媽帶著三個女兒,怎樣面對欠債?怎樣一面工作又一面教育我們?這麼軟弱的男人,幹嘛要結婚、要生仔女、還要辭掉政府工去做生意 ?!


「我把他恨透了!難為母親還要每年清明節、重陽節,帶同女兒們千里迢迢到和合石拜祭他?難道他還連累我們不夠麼 ?!」


當時髮型師呆若木雞,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這位拒認父親的女兒,她有充足理由憎恨不負責任的這個至親。可以想像在她漫長的成長歲月中,吃盡了苦頭,才有這番仇怨深藏心底,甚至對陌生人有著不吐不快的衝動。


自殺,這種粗暴殘害自己生命的行動,傷害的不單止當事人本身,更深深地在親人生命深處,殘酷地造成永不磨滅的烙印。這位女士以憤恨和怒吼去宣洩內在的悲愴,如一隻受了重傷的幼獅,用咆哮去減輕痛楚,張牙舞爪地維持生存的尊嚴。


聽過髮型師說的這故事,我真為這位女士擔憂。那鬱結的仇恨,若持續地控制她的情感,她的生命要付上甚麼樣的代價?假使我們生命中具影響力的人,尤其是父母,成了我們痛恨的對象時,這憤恨極有可能影響我們對權威人士和親密伴侶的相交。這位女士對父親「堅強生活下去」、「承擔家庭責任」的期望既落空,她很有機會將「男人要堅強、權威和可靠」的期望轉投到身邊的男友或上司身上去。這樣,這女士身邊的男友可要全天候堅強,如鋼鐵般強韌不可!試問哪位男士能符合這樣的期望?在真實的生活中,又有哪一位上司能永遠地堅強?抱持這種不設實際的扭曲的期望,這女士可要在人生之中繼續吃苦頭了。


拒絕親生父親,等如拒絕自己生命的根源。這位女士很有可能會懷著瞋恨心生活下去,直至有新的角度去諒解父親的自殺。記得家庭治療大師沙維雅女士(Virginia Satir)說過:「問題本身不能構成問題,我們如何應付它才構成問題。」既然父親的死已是不能改變的事實,這位女士失去父親的遭遇本身不是最大的悲劇,她不肯放下的「恨」,似乎才是最大的悲歌。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