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麥成輝──皇冠上的一縷檀香(上)

文:鄺志康    圖:由受訪者提供| 2014-10-15

《戰爭與和平》有這樣的一句話,「我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們一無所知,這是人類的最高智慧。」

每當麥成輝閱讀托爾斯泰雋永不滅的文字時,他看到了一個世界,宏大、複雜,瑣碎散亂的生活如剪影般紛呈眼前,讓他觀照一段超越階級和時代的歷史。他對我說,縱使托爾斯泰不是佛教徒,但那夥悲憫心同樣令人感動,是發自一種經社會洗禮然後沉澱的文化底蘊。我看著眼前這位皇冠出版社的總編輯,集文化、企業管理及佛學於一身,不期然泛起一絲好奇心來。

華文讀者大概沒哪一個從未聽過「皇冠」的名號,作為起首,我請他先談一談它。


這裏不是沙漠,而我們也不會賣衛生紙

「學佛的人明白世事無一不變遷,包括我們,也包括我們營運的機構。」

管理最重要的有兩件事,分別是系統和創意。麥先生認為缺乏願景和內涵的文化事業注定要失敗的;同樣地,經營方針不完善亦會導致它無法在這個資本主義的社會上立足,「一所文化企業應該要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他開宗明義說。

出版社發展至今,規模龐大,對本港文化界的影響力亦盛,可是麥先生卻笑言這條路即使他摸索了二十二年,仍未達到真正的成功,「有時候出於商業考慮而遷就了市場,也曾經純粹因個人喜好,出版了曲高和寡的作品,最後成績未如理想。

有人說香港是「文化沙漠」,麥先生對此不禁搖頭,認為他們沒看清楚本質,這句話錯得很,「如同佛法一般,文化一直存在著,只是它無法顯露出來,但肉眼看不見的東西不代表沒有。

香港有文化,然而文化市場卻不大。任何文化企業要面對的最大挑戰就是生存,他回憶起「皇冠」初來這座城市時,著眼點是如何生存,並得出需求和商業價值不等於出路的結論,「否則我們應該專門售賣衛生紙了。」(雖然市面上的確有一名叫「皇冠」的衛生紙品牌。)

麥先生喜歡閱讀經典文學,按理路他應該怎樣也不會跟大眾文學沾上邊兒,可是為了生存,非得把個人跟市場喜好區分開來。經過多年奮鬥,生存的困惑解決了,他現在追尋的是另一種境界──活著的意義。我們都很清楚,喬布斯是「蘋果」的主事人,他的意志就是公司的意志。麥先生直言要統一人心很難,要員工自發朝同一個目標邁進需要主事人強大的意志。


去禪修吧,然後趕回來出版新書

「既然談到意志,那你具體上是如何執行呢?」 對於管理上所謂的執行力這個話題,我頗感興趣。

「意志跟現況永遠有一段距離,端看你如何調整、轉換心態。『皇冠』大部分員工從未接觸過佛教,若貿然叫他們就這樣去辦佛學書籍,其結果可想而知,故此我鼓勵他們到法鼓山參加禪修去。佛法是好的,多接觸自然會心生歡喜。

「就是要和同事一起配合吧。」

「沒錯。例如有一位員工,他加入『皇冠』已有六年,三年前我讓他到禪修班去,給他多點機會聽聞佛理,久而久之他掌握了不少,現在更成為我們重要的一員呢!

麥先生興奮地說著,「除了意志外,還得創造適當的因緣。意志越強,你越有改變因果關係的能力。」

學佛這一段日子,他花了不少時間禪修及思考佛理,於是逐漸將思念貫徹到公司營運上,最近幾年出版了一系列佛教書籍。佛法是超越智慧的,麥先生希望能以便於大眾理解的手法來傳播, 「較多人關注的有衍陽法師的《心寬就是最好的道別》、聖嚴法師的自傳,未來我們更會引進一行禪師的作品。此外有不少是談素食及環保的,這些都跟佛法相應。

「會生滅的東西終歸只是相,我們渴望的是不生不滅的涅槃境界。一旦明白了這點,你會懂得甚麼是放下。我本來對哲學還頗有涉獵,後來明白那也是形相而已。語言間的戲論無助了生脫死,已經不再吸引我了。

「這是你經歷了各種事情後的體驗?」我問道。

「對的,我認為學佛最重要還是回歸到基本步──修養上去。

他換了另一種坐姿,準備與我分享學佛點滴及所思所想。然而,親愛的讀者,秋天是一幅淡黃與深紅交織的作品,不如我們站起來,到外面欣賞一下彼岸落花,下回再續吧,請。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