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麥積山上一段淒美動人的愛情故事

文:演然    圖:網上圖片| 2020-08-20
麥積山44窟佛造像麥積山44窟佛造像

承接前文,麥積山上七千多尊塑像,建造歷史橫跨千年,從五世紀到十八世紀,見證了佛教雕塑藝術的演變與發展,堪稱世界泥塑藝術史上的珍奇瑰寶。而在這七千多尊的塑像中,有一尊佛像特別受人注目,據說那是根據一個皇后的臉容塑造而成,當中還隱藏著一段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

時光倒流到一千四百多年前的魏晉南北朝時期,那是中國歷史上一個大分裂時代,一度強大的北魏分裂成為東魏與西魏兩個地方政權。時為西元535年,北魏權臣鮮卑人宇文泰毒弑北魏孝武帝,擁立北魏孝文帝孫子元寶炬登上皇位,建都長安(今西安),建立了西魏。

先說說元寶炬這個皇帝,他登上權力巔峰的時候只有28歲,但早於19歲還是太子的時候,他已迎娶了比他少三歲的表妹乙弗氏公主為妻。乙弗氏容貌端莊,性格文靜,大方得體,雖出生於名門望族,但是生性節儉,從不驕橫。兩人婚後恩愛甜蜜,很快生下了大兒子元欽,其後又生下了十一個孩子,可惜多數早夭,只剩下長子元欽和次子。 

此時的北魏政局風雨飄搖,外有戰事紛飛,內有權臣內訌。就在權臣宇文泰弑殺孝武帝那天開始,元寶炬的命運便徹底改變了,不知是時來運到還是陰差陽錯,一夜之間,他登上龍位成為一國之君,乙弗也順理成章地做了皇后,兩人長子元欽被立為太子。由於權臣把持政局,元寶炬其實不過是個傀儡,但往後三年,兩人還是如神仙眷戀般過著其幸福快樂的帝后生活。身為皇后,乙弗后仁慈寬厚,依舊節儉樸實,可是好景不常,從北魏分裂出來的西魏,東有東魏,南有南梁,北有蒙古族柔然部落,眾國虎視眈眈,西魏勢孤力弱,隨時會被外敵吞併,危機重重。為了解除這種外敵威脅,宇文泰決定採取和親的策略,與北面的柔然結好,此為一石二鳥之計,一方面消除的北患危機,二來借柔然之力對付東魏,一舉兩得。

538年.在宇文泰的建議下,元寶炬迎娶了柔然國王之女久閭氏為妻。與此同時,在宇文泰的脅逼之下,元寶炬縱有千萬個不願意,也不得不把愛妻乙弗后的皇后之位廢掉。乙弗后以國家大局為重,沒有作出反抗,她含淚請求出家為尼,削去三千煩惱絲,從此步入空門,與青燈黃卷為伴。

這邊,一場盛大的皇室婚禮已在舉行。郁久閭氏嫁入西魏,正式當上皇后,意氣風發。她雖然年僅十四,但性情嫉妒,工於心計,縱使乙弗氏已出家為尼,但郁久閭氏知道她仍居於都城之內,內心仍感不滿。

元寶炬為了取悅新后,下令次子元戊帶乙弗氏遠赴秦州(今天水,即麥積山所在之地);為此,乙弗氏入宮辭行,與元寶炬告別。兩人相見,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往日一幕幕的恩愛場景湧現眼前,看到乙弗氏光著頭顱,元寶炬不禁潸然淚下,乙弗氏也哭如淚人。兩人依依不捨,元寶炬暗中囑咐乙弗氏在外蓄髮,有望夫妻他日團圓,重拾舊歡。

《北史・後妃傳》中有所記載:「帝雖限大計,思好不忘。後密令養髮,有追還之意。」此事卻傳到郁久閭氏的耳中,旋即醋意大發,無名火起,她恐怕元寶炬日後會把乙弗氏復封為后,歹念一生,非要置乙弗氏於死地不可,便向柔然國父王告狀,柔然國國王於是舉兵南下,侵犯西魏,並向元寶炬興師問罪。

哼!一國怎能有二后?!西魏廢后竟還活著,此事萬萬不可,萬萬不可也!

在各方脅逼之下,元寶炬最後竟下令詔書,逼迫乙弗氏自盡。

一杯毒酒送到眼前,乙弗氏淚流滿面,對兒子元戊囑咐後事,讓他傳語皇太子元欽好自為之,不要想念生母,一句「願至尊享千萬歲,天下康寧,死無恨呀!」(《北史・後妃傳》)便服毒身亡!死時三十一歲。

現在麥積山上有三個洞窟是與乙弗氏有關的。第一個是43窟,這是一個墓葬窟,據考證,當年乙弗氏的棺柩就是放置在這裏。西魏文帝元寶炬、太子元欽、次子元戊皆有開鑿供養的可能。其後皇太子元欽登基,便從這裏把母親的靈柩遷回洛陽,與父親元寶炬合葬於永陵。第二個是127窟,正壁繪有涅槃經變,左壁是西方淨土變,右壁是維摩詰經變,前牆門上是七佛造像。據考證是元欽或元戊母親開鑿的功德窟,以表達對母后之死的深切懷念。

最後一個是44窟,窟前部已崩塌,僅存一佛二菩薩一弟子,主尊佛容貌端莊,蛾眉鳳眼,安詳善良,加上衣紋富麗,雍容華貴,有學者認為,這實際上就是當時皇家依照乙弗氏的容貌而造的佛像。

作者 - 演然
文學碩士、理科碩士、佛學碩士。香港青年文學獎公開組季軍、香港浸會大學學術獎、第二屆香港出版雙年獎語文學習類得主。科幻小說作家,近作包括《綠色地獄》、《達爾文星遊記》和《生死結界》,內容滲入佛學禪理。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