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麻煩家族與皮蛋酥

文:梁錦萍 | 2016-06-13
一口皮蛋酥化冤解仇(圖:loubaking.blogspot.hk)一口皮蛋酥化冤解仇(圖:loubaking.blogspot.hk)

有「心」的人,面對磨難之時,心地往往變得更柔軟,內在的善良也自然而然地顯露出來。


《麻煩家族》是日本名導演山田洋次的喜劇作品。故事是這樣開始的,結婚近五十年的平田夫婦,有三名成年子女,生活一直平靜舒適。在平田太太生日的那一夜,平田先生問她想要甚麼禮物。溫婉的太太從抽屜拿出離婚書,希望先生簽字。整個家庭的愛恨情仇,就在連串爆笑趣劇下發生。有趣的劇本、老練的導演,再加上久石讓的音樂,讓我和家人度過快樂的一個晚上。當我們步向油麻地地鐵站興致勃勃地討論劇情時,我突然記起一段真人真事。



我要離婚!


某一年的春天,盛放的杜鵑花包圍了輔導中心外的花園,當我正觀賞窗外美景時,年過五十的屈太太輕輕走進面談室,生怕嚇到正在發愣的我。「有甚麼可以幫忙的嗎?」我有點不好意思地問她。「啊,是這樣的,我想請教一下,怎樣可以離開我的丈夫,而不令他難過呢?」屈太太平靜地開始了這一場對話。當年只有廿來歲的我,心裏暗忖:天啊!老夫老妻好不容易才走到這一步,怎不好好安守本份,好歹都忍受了幾十年嘛!可是,因為我是婚姻輔導員,心裏的話就只好擱在心底;外表則強裝鎮定,「專業」地探詢屈太太要求離婚的來龍去脈。


原來屈太太並不憎恨丈夫,不過,套用今天的說法就是「對他沒有了愛!」「丈夫是個大好人,對伙計好,對鄉親好,對子女好,就是對妻子冷淡。我倆結婚三十多年,三個兒子都成家立室了;我們的生意也從一個街邊小檔,熬出了兩家分店。可惜,他從未向我說過一句『我愛你』。加拿大移民局剛剛批准了我們入籍,我覺得不能再拖拉下去……人生苦短,剩餘享受自由生活的機會無多,好想跟早就沒有感情的丈夫來個了斷。希望你指教我如何離開丈夫而不會令他傷心。」試問我當年只是結婚三年的丫頭,能有甚麼好建議令飽歷滄桑的先生,聽到太太要捨離他而不難過?唯有硬著頭皮邀請先生前來,商討太太下堂的事。



原來上一代的愛情是這樣的


屈先生很客氣,聽著我的話,沒有一絲忿怒;相反,對於我這個陌生人願意傳話表示感謝。「我知道我不夠好。結婚開始她已經不斷支持這頭家。凌晨四點我們便準備開舖,當孩子小時她更要預備兒子的飯食校服。她從來不會在伙計和親友面前說不好聽的話。原來,她一直是容忍我。只是我從來未知太太難受啊!太太抱怨我太照顧同鄉。但我家長輩從小就教導我要愛護鄉里。只要鄉里有需要,我都盡力安排他們一份安定工作。」


望著老實耿直的屈先生,娓娓憶述兩口子如何捱過經濟低谷,共同養活百多人,心裏不由得敬佩他們。「可惜生意越成功,物質越豐富,兩夫婦相處時間就越少。太太要離開我,我絕對不想,但又不能夠阻止。始終她為這個家付出了太多。」幾次見面後,太太預備妥離婚書,告訴我她會帶回家給丈夫簽字。面對太太要求離異,先生萬千無奈,卻也尊重太太的決定。


杜鵑花盛放時很燦爛,但我留意到凋謝往往都是從花蕊開始。想到屈先生屈太太,溫文良善,雖執子之手卻未能與子偕老,真感到唏噓不已。但夫妻之事果真難料,屈太太最後一次見我時,春風滿臉,人也紅粉緋緋的。我納悶想:「離婚真的令人如此興奮嗎?不知情的還以為她快要訂婚呢!」心裏驚訝又納悶之際,她劈頭說的竟是:「我會跟丈夫移民去。」我立時從座位彈起:「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你倆關係怎麼如此峰迴路轉?」屈太太羞答答地說:「上次跟你見面後,準備搭小巴,見到丈夫站在路口拐角處等我。他手中拿著我最愛吃的皮蛋酥呢……」屈先生屈太太一件小小的皮蛋酥,教我明白上一代愛情含蓄內斂的特質,當事人最看重的是有「心」。往後日子,我繼續輔導工作,發現有「心」的人,從磨難中成功過關後,心地都顯得特別柔軟,人性善良的部分也自然而然地顯露出來。下一次,讓我再分享有關「心」的故事吧。





爺爺嫲嫲鬧離婚...(圖:「麻煩家族」Facebook專頁)爺爺嫲嫲鬧離婚...(圖:「麻煩家族」Facebook專頁)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