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黃慧音──細聽淨世的歌韻

文:鄺志康    圖:由受訪者提供| 2015-06-10

慧音,是智慧之音,也是法的聲音。

馬來西亞音樂人黃慧音從事佛曲創作快十八年了,由最初梵語《心經》、《慈經》,一直下來,留傳的作品數以十計。她說,我不是歌星,只是傳法者。

今個盛夏,她將在吉隆坡國家劇院生平首次演唱,以真善美的智慧歌聲,傳遞喜悅安詳的不可思議力量。

萬緣具足,故有「淨世慧音」。我們得以在香江遇上慧音,自然也是緣。

以音樂傳佛陀的法

慧音坦言,她不是受專業訓練的歌手,當時推出這些一手包辦的佛曲(編曲是她,唱誦也是她),確實予人莫大的驚喜及新鮮感。她的念頭只有一個,便是利益眾生。這個目標,出道至今從未變更,「很多年後有聽眾形容我的歌曲有一股『磁場』,說穿了也不是甚麼刻意營造的感覺,只是以自在的心情唱歌而已。」

佛教音樂不是主流模式,慧音說,要把佛曲傳播得更遠更闊很困難。藝術是她的生活,管理營運從來不是其強項,過往只靠唱片,力量有限,她開始覺得吃力。與此同時,不少人提議她另想一些方式,例如站上舞台辦演唱會,利益更多眾生。

「淨世慧音」,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

慧音一向隨緣,有今天的成就實在有賴各方好友默默支持。「有太多太多善知識、法師鼓勵我一路走過來,大家也送上源源不絕的祝福。」對此,除了感激,還是感激。

聽了她的佛曲,有人睡得更甜,失眠的人重新尋回夢鄉。她撫平失戀者哀傷的心,使母親和寶寶更安寧。聽眾的感動小故事,正正是她靈感來源。

處理一場兩小時的演唱會,難度跟灌錄唱片自不能相提並論。有朋友擔心慧音是不是真的應付得來,她信心滿滿道:「我沒有絲毫畏懼。唱了十八年,到現在站出來,面對千萬觀眾,我必須拋棄自我,我只是以音樂傳佛陀的法,既然如此又何須害怕呢? 又有人關心我體力上是否足以支撐連續七晚的演出--導演、製作、演唱統統是我。這我也不去多想,咒語是讓人越念越光明,越唱越有力量。倘若諸佛菩薩認同我這個事業的話,我還有何需要擔心? 」

透過演唱來淨世,是慧音的目標。「淨世不一定是佛菩薩的工作,我們凡夫也可以。從做人開始,努力把人生提升至清淨境界,即使只是對人和善一點,也是淨世。」她認為,每首曲都能播下淨世的種子,都是「Sound of Wisdom」(智慧之音)。「不同人會有不同的感動,佛曲不只局限於佛教徒才能欣賞,那是一種共鳴(resonance)、頻率(frequency),隨便你怎樣稱呼,任何人都可以跟它相應。」所以在選曲上,她不會有特別的考慮和限制。

淨世慧音

演唱會分為數幕,一開始大家會向覺者(Enlightened One)頂禮致敬。「選用覺者而不是佛陀,是因為重點在於『覺』。你我也能覺,這位覺者可以是佛陀,是上帝,更可能是身邊的朋友、尊敬的父母等。」慧音希望觀眾聽到曲調時,不止聯想到佛陀,也可以是單純的一位覺者。

在第二幕,她會以八種語言誦念的《心經》,串連在一起,並配以舞蹈,「藉此表達來自不同宇宙和世界,不分彼此的大同精神。」

接下來有一個意像在巨型蓮花池中不插電鋼琴和弦樂的環節。慧音也介紹由她成立的「淨世金剛」--九名美聲男士。由於她的聲線屬於柔和,所以淨世金剛則會為曲目增添渾厚、高亢的音聲,豐富演出的藝術性。

為這次演唱會,慧音特意編了兩首主題曲,一中一英;此外,也有以地藏菩薩發願為主題、長達十五分鐘的小型音樂劇,當中備受注目的有兩套獨舞,由馬來西亞著名的舞踏家李瑞強和劉銘演出,以意像呈現地藏王救度地獄眾生的情景。

「無論是服裝還是舞蹈設計,都沒有大家平常接觸的那種傳統佛教的形像。我們希望帶出前衛、新世紀的佛教藝術。」

慧音的專輯超過五十張,南傳、漢傳、藏傳經咒都有,她表示一定會照顧觀眾的不同口味,除了主題曲外,多會唱舊曲。「畢竟是首次演唱會,想讓觀眾聽到他們熟悉的作品。」事實上,慧音有許多尚未廣傳作品,可能各地聽眾均未曾注意。她笑言,「人們經常問我有沒有新作,但原來對上一首聽過的竟然是五年、甚至十年前的曲。不過,首演我會推出醞釀了三年的新作,《佛說阿彌陀經》專輯。」

心中的弘願

全職專業參與佛教音樂的人不多,有不少極具才華的藝術家,他們發心弘揚佛法,無奈欠缺合適平台。黃慧音認為,她算是有福報的一個。開辦個唱,不是為了表現自己有多棒,黃慧音心裏也有一個弘願,那就是帶動佛曲的發展,跟這些創作人共同往達致更高水準處進發。 她期待「淨世慧音」接下來還會繼續有第二回、第三回,「希望發展成一個系列,例如第二回主題是淨土,再來是咒語的力量等。」

慧音向來以善長多語唱誦見稱,梵語、巴利語、藏語、粵語、國語......她的秘訣只有五個字--「努力做功課」。她記得2003年準備唱粵語《心經》,當時根本沒多想自己的廣東話能否過關,只顧專心用聲音弘法,後來大家評價甚好。「很感謝聽眾不去挑剔我的發音,尤其是香港的朋友,他們會說,好聽便行了!」她合十說道。

我們談到佛曲一定帶來力量,慧音說這個說法太深奧了。理由是,樂曲已傳到千百萬人的心中,最初打動他們的未必一定是經文本身,可能是鋼琴起首彈奏出來的旋律或幾下拍子,「我們不須探討到底怎樣做,才算是表達出佛曲的力量,也不必要談那是怎樣的力量。眾生太多,那些肉眼看不見的生命,又該如何照顧他們的需求呢? 只要抱著盡力而爲的正念心態便足夠了。我考慮的是歌曲內容能否讓他們得到更美好的人生。」

初機佛教徒,聽慧音唱曲而有所感召的,不在少數。「我很高興的,有學生、年輕人們因此而接觸佛教,深入研究佛理。有些出家人甚至說是聽了我唱歌而種下佛緣,到最後決心出家。對我而言這是無比感動的分享。」

聽佛曲的年輕人越來越多,她表明會與時並進,但不代表會無的放矢,把佛曲變成靡靡之音樂,為了迎合聽眾口味而嘩眾取寵。「反映時代,卻又不失原有的莊嚴,如何平衡兩者,不是件易事。」

只是個普通的信徒

大家都以為慧音日常一定念很多經、更有人猜想她是打坐高手。一句回覆,「只是個普通的信徒」。她形容,自己是一面做佛教音樂,一面學佛。有時候察覺懂得的較少,阻礙力也相應少得多。「我不會有自卑心,不會有壓力,不會說哎呀,搞不清楚甚麼是『五蘊皆空』,還是不去唱好了。我起初是純粹跟隨音樂的感動才唱佛曲,唱了以後才更了解佛學。」

唱與學是相輔相成的,同一首曲唱千遍百遍,感悟當然也會不一樣。例如她特意編了一首不同版本的《心經》,反映這十年來感受的昇華及轉變。

演唱會七月至八月在吉隆坡舉行,慧音跟我們說,她是聽顧嘉輝的曲長大的,期待有一天能來到香港這個星光熠熠的城市,跟各位樂友相聚。既然她這樣說,佛門網當然不會錯過任何最新消息,請各位屆時密切注意!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