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黃梅四祖寺與五祖寺

第296期明覺   圖、文:楊曾文| 2013-02-20
楊曾文教授與四祖寺住持淨慧老和尚楊曾文教授與四祖寺住持淨慧老和尚

黃梅四祖寺

7月3日上午,我們從黃岡賓館出發,在智禪法師的陪同下到黃梅參訪四祖寺、五祖寺。正慈法師等人在昨晚已與我們道別,回到黃石。

四祖寺,亦名正覺禪寺,在黃梅縣的西山。西山原名破額山或破頭山,因有雙峰屹立,又名雙峰山。中國禪宗四祖道信在唐初武德七年(624)應蘄州(治今黃梅)僧俗邀請,離開廬山大林寺到江北傳法,見雙峰山林泉秀麗,便在此建造寺院,居住傳法近三十年。至弟子弘忍,又在東山——馮茂山建寺居住傳法。他們在禪法上遠承菩提達摩,創立“東山法門”,標誌中國禪宗正式形成。此後禪宗北宗、南宗皆從“東山法門”發源。近年因為撰寫《唐五代禪宗史》,對道信、弘忍有了更多考察和瞭解,對他們曾經駐錫弘法過的四祖寺、五祖寺懷有親切的感情。

四祖寺從唐至清,歷經興衰。據載在唐宋興盛時期殿堂樓閣曾達八百多間,僧人多至千人,主體建築有天王殿、大雄寶殿、地藏殿、祖師殿、觀音殿及方丈室等,尚有毗盧塔、魯班亭、傳法洞等多處景觀,然而近現代經歷多次戰亂,至新中國成立,寺院毀壞殆盡。此後在寺址建林場、闢農田,又經歷“文革”厄難,舊有建築續遭毀壞,僅殘存10幾間殿堂樓閣和幾處名勝古蹟。進入改革開放新時期以後,隨着國家經濟的發展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落實,寺院逐步得到興建和恢復。從1995年底開始,身兼廣州光孝寺、深圳弘法寺、丹霞山別傳寺和湖北報恩寺方丈的本煥老和尚親自主持重建和恢復四祖寺,在省縣政府領導的關懷和支持下,2000年6月底重建工程竣工,殿堂樓閣、園林碑亭,錯落有致。昔日四祖正覺禪林,重現輝煌於今日。

同年10月,四祖寺舉行隆重的重建開光暨本煥老和尚升座的慶典,同時聯合教內外學者以“四祖寺與禪宗”為主題在黃梅舉行首屆“禪宗祖庭文化網絡研討會”。筆者在會上發表《道信及其“入道安心”禪法》的論文,對《楞伽師資記•道信傳》中所載《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門》作了介紹,會後通過電腦將校勘本傳給當時擔任監院的妙峰法師,載於四祖寺刊印的畫冊中。此後,我將相關研究發表於《唐五代禪宗史》一書中。筆者多年希望四祖寺乃至其他寺院能夠認識《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門》的價值,將四祖道信禪法重新應用到修行和傳法中。這次參觀四祖寺,終於看到我的願望已經實現了。

本煥老和尚是功成而身退,2003年退居,由淨慧法師繼席四祖寺方丈。淨慧法師繼續完善寺院建築,加強僧團教制和寺規建設,帶領弟子適應時代發揚四祖禪風,重建叢林優良風範。我們進入四祖寺時,迎接我們的正是淨慧法師。他親自帶我們一邊參觀寺院殿堂園林,一邊講解,在參觀供奉四祖道信的殿堂時特地向我們作了詳細介紹。10年前我在參加學術會議時曾參訪過四祖寺,拜見過本煥老和尚。這次來此參訪,感到四祖寺又有許多新的變化,在整齊悅目的樹木花草的襯托下,似乎殿堂樓閣更加敞亮輝煌,前後院落乾淨俐落,簡直是一塵不染。在方丈室裡,淨慧法師介紹了寺院的情況,又回答了我們提出的問題。他在贈送給我們的書中,有他重新校勘並由南京金陵刻處雕印的《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門》和上海辭書出版社出版的《雙峰禪話》,其中收有他十四次講授“四祖禪法”的語錄。我為之欣慰不已,多年的願望實現了,佛教界終於有像淨慧法師這樣的高僧並且是四祖寺的方丈在新世紀繼承和弘揚四祖道信禪法,並且受到信眾的歡迎。我當時表示,希望有機會當面聆聽淨慧法師講四祖禪法,從中得到啟示,以便在今後研究和表述古代禪師禪法時,抓住要點,揭示精華。

學者研究佛教歷史,一是為社會各界民眾瞭解佛教文化發展歷史及佛教在不同時期的社會地位和影響,同時也是希望提供方便讓僧俗信眾能從中瞭解並繼承佛教的優良傳統和豐富的文化遺產,推進佛教與時俱進。淨慧法師為了講授四祖禪法,曾花費很多時間研讀《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門》,並且對此文重加校勘,精神十分可貴。可以說,從此四祖寺不僅擁有宏闊莊嚴的殿堂等這些“硬件”,而且也重新擁有四祖禪法的“軟件”,可以期望四祖寺將在加強佛教自身建設,推進和諧社會建設中做出無愧於時代的貢獻來。

黃梅五祖寺

五祖寺在黃梅東山,從唐宋至明清,幾經興廢,至建國前僅存殿宇12棟,房屋68間。此後,人民政府對殿堂、碑刻、古蹟等加以保護。從1957年開始由僧人住寺管理。進入改革開放的新時期以後,寺院得以迅速重建。1992年武漢市歸元寺方丈昌明法師出任五祖寺方丈,在現任方丈見忍法師的協助下,廣結善緣,集資翻修了大雄寶殿、真身殿、祖師堂、麻城殿(毗盧殿)、聖母殿、天王殿等,又新建山門、東山養正苑、印心堂(六祖舂米處)、六祖文化長廊、法界源流文化長廊、禪宗法脈傳承長廊等,使近一千五百年的古寺的面貌煥然一新。

3日下午我們參訪五祖寺。筆者在10年前曾來此參訪,這次重訪感到變化很大。方丈見忍法師因出訪台灣,由監院惟道法師接待。我們一行參觀了寺中的主要殿堂,印象較深的有真身殿及殿後的法雨塔、祖師堂、麻城殿(毗盧殿)和聖母殿,還有六祖舂米處遺址的印心堂。我特別注意到東側新建的六祖文化長廊,使人聯想當年上座神秀和六祖慧在房廊下書寫“無相偈”的情景,六祖以一首“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偈頌,流傳千古。現在長廊壁上是據《六祖壇經》繪製的六祖生平事蹟的圖畫,筆法古樸而生動清新,肯定受到參訪者的歡迎。當天氣溫很高,惟道法師帶我們到客堂休息,贈送圖書和禮物。

連續4天在黃石、黃岡的參訪圓滿結束了。由於正慈、智禪、持法等法師的細心安排和關照,收穫很大。在參訪過程中,也得到各地負責宗教事務的領導、各寺法師的熱情接待,還得到黃石東方禪寺的外護居士李園林、劉昌明、沈英斌等先生的真誠的幫助和照顧。在此,一併表示衷心的感謝。

(寫於2010年7月22日於北京華威西里自宅)

(本文節錄自楊曾文教授《黃石黃崗遊訪記》,原文發表於湖北佛教協會會刊《正信》2010年第3期總第26期,亦載湖北佛教網。)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