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2010亞洲佛教藝術研習營」——台灣佛教藝術之旅

2010-03-05
李靜杰教授李靜杰教授
林保堯教授林保堯教授

文、圖﹕妙梅常智

這回到台灣參與「2010亞洲佛教藝術研習營—— 中印石佛記」藝術之旅,真的費了很大的氣力,短短三天馬不停蹄,然而身體及心理卻是一直保持在亢奮的狀態。出發的那天,一月二十九日晚下班後隨即搭乘夜機抵達台北桃園機場,轉接地又巴士又的士,最後到達下榻酒店,抵達時已是午夜一時多。想像中到達酒店後一定會萬分疲倦,跳上床後倒頭大睡到天亮。世事可愛的地方是,事實與想像總是有點距離,那個晚上不但沒有特別疲倦的感覺,反倒是有一陣無名的興奮在內心聳動著,好像小孩子期待著父母外出歸來的感覺。為了平服那股內心的震動,便努力將帶去的書本狠狠的翻閱,直到心定了雙眼亦倦了,時間真的不早或是已經太早才小作許休息,再來迎接那期待已久的佛教藝術研討營。

三十日早上九時二十分準時到達會場,還有充裕的時間買了杯熱燙的香濃奶茶來提神,戶外的陽光是燦爛和溫暖的,一杯熱奶茶一道冬日的溫暖陽光帶來了一天美麗的開始。一輪的開幕儀式過後,戲肉終於來了。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借用戲曲界的一句術語「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來形容這次佛教藝術研習營是再恰當不過,兩位主要講者及三天課程的內容,既豐富又具娛樂性。其中一是中國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藝術史論系的李靜杰教授,及台灣國立北藝術大學傳統藝術研究所所長林保堯教授。兩位講者在佛教藝術及石窟具深入的研究,考古的田野經驗相當豐富。李教授在介紹不同石窟及雕像時具有非常清晰的研究背景及數據統計。兩位教授更分享了他們走進未有開發的偏遠石窟古洞進行研究的狀況及其紀錄,為佛教藝術、歷史及文化考據提供寶貴的資料。這次他們演說內容相當紮實,在整個課程上是清楚地呈現了他們經過多年考究的成果。除此以外,更是令人敬佩的是他們對歷史、藝術、佛教經典、各地文化的認知,與及天文學、神話學說都是深入了解。三天內我們從中國橫跨中印度,從印度的孔雀王朝遊走至中國南北朝到宋代的佛教藝術。一邊欣賞佛教藝術的莊嚴美麗,一邊聽著與石雕相應的佛經故事,及各地風土人情及和考古時碰到不同人物的相知相遇的動人故事。

所以這次重本的專程跑到台灣三天的學習是一件十分值得的事情。更讚嘆台灣人的福份,有熱愛佛教藝術的團體,定期舉辦藝術研習營,邀請各地有份量的講者為他們授課。聽策劃者覺風佛教藝術文化基金會的主持人寬謙法師說,這個佛教藝術研習營已舉辦多年,每年都環繞不同的佛教藝術議題展開探討。2008年有「傳統與創新──亞洲視野中的台灣寺廟藝術」、2009年則是「經典與圖像」及今年為「中印石佛記:定州石佛vs山奇佛塔」。十多年籌辦佛教藝術活動的經驗,及每次的研習營都有文獻紀錄,近年亦有研習營錄像的網上版本,讓未能前來參與的人士都有機會在網上學習。他們出版的佛教藝術書籍更是繁多和珍貴。他們十多年來以佛教藝術作為導引,讓一般對藝術有興趣的人士亦可通過藝術來認識佛法,這個方便法門真是妙極。

每次遙望台灣佛法的興盛,心裡不期然的感到一點納悶,是因為感慨香港的佛教事業的龜速發展。當然台灣有如此大的進步亦不是一天能成的事情,他們都是靠著數代僧侶及俗家弟子的努力所成就出來的。從印順法師、聖嚴法師、星雲法師、日常法師、證嚴法師等高僧大德及近代的年青法師門的努力將佛教大力的推進,使佛教在台灣步步的著實下來。他們的努力及所經歷的艱難困苦又豈是十年八載的事。

學習無處不在

這次本以為戲肉就是佛教藝術,怎知戲中有戲,收獲不單只在佛教藝術的學術層面上,更使我感動的是學習到如何以現代的方法推動佛法發展、整個課程呈現了包容的美麗、堅持與執著的分別、更重要的是我見到了慈悲。

覺風佛教藝術文化基金會已證明了以藝術作為弘法的有效工具。在座中不乏很多愛好藝術的年青人,在我旁邊的一位小姑娘不是佛教徒,來只是因為對石窟藝術感興趣。但正因為我是佛教徒,她剛好找到了對象,將對佛教的疑團一併的發問,我只好憑有限的佛教知識兼有限的國語來解答她的問題。這個因緣造就了一次佛法的播種機會。

佛教的兼容並蓄體現於兩位學者的身上,他們的講課的方法各有特色,一個是仔細周詳,具細無遺地將研究的資料,歷史背景一一舖陳道出,讓學習者有滿載而歸的感覺。而另外一位則以風趣方法及不同的角度,將一個硬板板的古物,活生生地描述出來,使聽者在歡笑中學習。雖然兩者使用不同的方法教學,但在藝術及考古上是理念一致的。當他們在分享他們的田野合作經驗時,不難見到他們的共同理想與熱誠。尤其當李教授談到國內不同省縣薄弱的保育觀念與遭破壞的情況時,都顯示得格外的不快與無奈的感覺,他還透露了多年來他為了保存這些古物,他以個人的資源不斷四處奔跑將國內遺下的、尚未被天然或人為破壞的石窟一一紀錄下來,他形容他自己正與時間競賽。林教授則描述了在尋找隱蔽石窟時所遇到不同的有趣人物,如一位國家一級的藝術修復專家,為了將藝術及歷史延續下去,這位老人他甘願居於連門也沒有的小窰洞當中,沒有多餘的家當之餘更可說為簡陋,教授以老實來形容這位專家,並就此深深的慨嘆,希望從事教育者應為自己現狀好好的反醒,學懂知足與謙卑。另外一則小女孩的故事亦為感人,話說他們這考古隊在迷路之際,剛好碰到一位徒步攀山迎接哥哥回家的小女孩為他們引路,在路上閒談間知道了女孩的家庭困苦,家中只有一人可以讀書,當然這個機會就落在家中唯一的男生身上。而每次當哥哥放假回家時女孩就得走上數小時的山路來迎接他的歸來。見到此情境教授不斷的提醒希望工程的重要,只有知識改變命運。以上的種種不是以身體力行的方式展現了包容與慈悲嗎?他們更通過佛教藝術的探索關懷社會的需要。

佛教教導眾生要放下,不要執著,因為凡事皆由因緣和合而成,然而寬謙法師對佛教藝術情有獨鍾,堅持通過藝術弘揚佛法,多年來的努力亦證明了她的成功。她發心的動機純正,所以這份的執著或稱為堅持是為利眾生的擇善固執。與一般的自我虛妄的執著是截然不同。

最後將我學到的「眼光要遠,但行動要近而實在」的道理與大家分享。一切的學術研究,佛法修行都要著實的步步實踐,不能虛妄誇言,但又需要一個宏觀的藍圖,讓自己不失方向,持著宗旨步步前行。


「2010亞洲佛教藝術研習營—— 中印石佛記」
日期:2010年1月30日至2月2日
地點:艋舺龍山寺板橋文化廣場
網站:http://www.chuefeng.org.tw/Asian2010/index.asp
主辦:艋舺龍山寺、法鼓大學籌備處、覺風基金會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