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佛學智慧
最近在書展遇到一位朋友,推薦我去看兩部電影。她認為如用佛法去印證,可從中得到不少的啟發,例如明白人與人之間的誤會多出於執著,以及體諒言語暴力背後那源於過去的痛苦經歷,也看到善惡在於一念等等。
文:黃首鋼| 2018-08-18
全文 >
分享
法相津塗
信解佛教、勤修佛法,乃至成就佛果,從發菩提心至到覺行圓滿,一般說法為三祇百劫。佛教中的「三祇百劫」是甚麼的概念?簡單而言,是一段非常長久的、非凡夫所能準確計算的時間。換言之,菩薩的修行乃須具備世俗人眼中「千錘百鍊的意志」、「大無畏的勇猛」及「永不退轉的精進」要素。佛、菩薩乃是大乘佛教徒所推崇的楷模,然而此極長的修行歷程會否讓菩薩退失菩提心?無始以來煩惱會否讓菩薩有感正法難修而退屈?
文:姚雯雯| 2018-08-17
全文 >
分享
文化薈萃
十方人物
人稱「康大師」,康木祥是台灣走向國際的藝術家之一。三十多年來,他不斷突破傳統工藝技法,並超越自我,進入當代藝術的創作領域,作品融合了傳統與當代的元素。然而無論如何變化,康木祥的創作中,一直保留著對大自然本心的追求。
文:鄺志康| 2018-08-16
全文 >
分享
人生感悟
我在印度接受非暴力溝通培訓時,導師跟我們分享了一個這樣的故事:
文:張仕娟| 2018-08-15
全文 >
分享
佛學智慧
所有眾生都有同一願望,就是希望得到快樂和脫離痛苦。而為了離苦得樂,大家已經很盡力。如果我們希望得到快樂,便需要圓滿累積所有能夠帶給我們快樂的因和緣;如果我們希望從痛苦中解脫,便需要除去帶來痛苦的因和果。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方法。所以在佛法教義中我們要離苦得樂,首先非常重要的是明白見解、修行、行為和結果的道理,簡稱為見、修、行、果。
文:堪布格桑尼瑪仁波切| 2018-08-14
全文 >
分享
文化薈萃
在殖民主統治下,由17世紀至20世紀間,信仰佛教的不同族群移民到馬來西亞半島,紛紛在檳城、吉隆坡、太平等地方落腳 。華人移民在馬來半島建立第一座華人廟宇,就是本文的論述重心:馬六甲中心廟堂街(Temple Street)的青雲亭(Cheng Hoon Teng Temple)。
文:李鈞杰| 2018-08-13
全文 >
分享
佛學智慧
《無量壽經》是釋迦牟尼佛無問自說,詳述阿彌陀佛發起及成就大願,救度眾生的前因後果,所以,若要追溯淨土宗的根源和法脈之所在,我們不妨從阿彌陀佛在因地菩薩時所發起的「度生成佛」之願心,窺探法藏菩薩(阿彌陀佛前身)的內心世界,了解阿彌陀佛發起四十八大願的原意、其度生成佛的本懷,從而建立我們對今生今世必能「念佛往生淨土」的信心!
文:關其禎| 2018-08-12
全文 >
分享
人生感悟
每隔一星期,來自各區的年輕人聚在一起修習正念,實在是妙不可言。然而,共同修習固然可貴,但若在生活中找不到修習帶來的改變,那我們只是在練盤腳、練呼吸,與生活拉不上關係。所以共聚修習外的二十二小時也是修道場,這裏有一些小發現讓我們知道正念正為我們生命起了變化。
文:聽步| 2018-08-11
全文 >
分享
佛學智慧
人都會生病,不分年齡階層,都得面對生病,但卻不是每個人都懂得該以何種態度,來面對自己的病、處理自己的病?病者之焦慮、擔心、恐懼的情緒,需要被傾聽、被關愛甚至同理並接納。當然我們不能替病者承受身體上的苦,但我們的陪伴,能在他生命最虛弱的時候,給他心理帶來莫大的支持,讓他有力量,面對病苦,渡過難關。
文:持然法師| 2018-08-10
全文 >
分享
十方人物
我是一個來自不丹的平凡女尼。小時候,我已經發願出家。很開心出家的因緣具足讓我願望成真。我父母育有五個孩子,我是唯一的女孩。十四歲時我便出家,幸而家人都支持我的決定,直到現在。
文:Ani Namgyel Lhamo| 2018-08-09
全文 >
分享
佛學智慧
隨着社會的進步及生活質素的改善,現代人的要求是希望達到體格、精神、靈性與社交之完全健康狀態,科研結果顯示禪修的好處包括積極正面情緒的增長,可以改善人的性格和提升自我形象,所以是達致「全人健康」的鑰匙。
文:陳家寶| 2018-08-08
全文 >
分享
社會關懷
十方人物
1956年10月14日,印度「憲法之父」安貝卡博士(Dr. B. R. Ambedkar)帶領五十萬名賤民皈依佛教,在印度佛教復興史上揮灑出一筆精采。二十一年後的同一天,改變了一位英國男子的一生,也改變了現代印度佛教史。
文:郭湄湄| 2018-08-07
全文 >
分享
明覺洞見
每當佛門發生性醜聞時,我總不免被媒體訪談,或是受佛門同道要求,希望我能發聲。這兩天,媒體瘋傳中國佛教界的重大性醜聞,我當然也不例外地面對了同樣的課題。
文:昭慧法師| 2018-08-06
全文 >
分享
文化薈萃
在大學的女生宿舍門口,最近早晨站崗的男生忽然多了起來。平常只是五個八個男生單槍匹馬各自等候自己的女友由宿舍出來上課,然後一對一地走向課室。近來的變化是多出十多個男生站在大門對面十公尺外,在一排夾竹桃樹之前,他們都盯著大門望。更奇特的是,每一天有這麼一群人,但是其中一半常換新面孔。後來在傳說中他們被稱為「花王衛隊」。
文:鍾玲| 2018-08-05
全文 >
分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