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佛學智慧
東蓮覺苑常年舉辦許多佛學班,譬如「解行佛學班」及「學佛行儀班」,以接引初機學者。解行佛學班主要教授佛學知識;學佛行儀班則介紹佛門行儀和叢林規矩。然而,對現代人來說,不一定能如實體會行儀背後所含藏的內涵,於是忽略了它的價值,甚至對它心存懷疑——究竟佛門行儀與修行有甚麼關係?在訪問中,苑長僧徹法師指出,佛門行儀與叢林梵唄,是漢傳佛教的一種修持法門,既能培養我們覺察力,又能彰顯了佛法的真義。
文:麥農| 2018-10-18
全文 >
分享
文化薈萃
《心經》乃廣為人知的佛教經典,經文精簡,內容博大精深,也貼近生活。聖嚴法師說過,《心經》是「非常精簡而實用的一部經典⋯⋯它根本就是講我們日常生活裏面、身邊的、手邊的事情。」
文:穆楊| 2018-10-17
全文 >
分享
佛學智慧
世間一切的現象,也就是說,我們所見到的一切現象的呈現,全部都是因和緣相互依存而產生的。因此,得到快樂的果是依靠善的因,而遭受痛苦和遇到困難的果是依靠不善惡行的因。正確地明白因果業報的道理,並且對此道理生起確信,以及從你的內心深處生起信心,這就是世間正見。再者,當我們對這見解已經生起信心,然後我們切切實實地在日常生活中捨棄如毒藥般的不善惡行,即使只是一個微小的善行,若能夠自然如法地在你的人生法規中真正地實踐而行,那麼,你就已經令這種世間正見修成你的習慣了。
文:堪布格桑尼瑪仁波切| 2018-10-16
全文 >
分享
文化薈萃
「落花無言,人淡如菊」為唐代司空圖《二十四詩品》中第六首詩品《典雅》的名句。羅永暉「意境音樂劇場」系列的終篇《人淡如菊》終於登場!
文:羅永暉| 2018-10-15
全文 >
分享
佛學智慧
阿彌陀佛第十八願是「念佛得生願」,是阿彌陀佛成佛度生的本懷、是彌陀淨土法門的根本,也是淨土宗傳承法脈之所依。淨土法門的特色,如往生、念佛、易行道、信願行、三根普被等等,全部都離不開第十八願而說的。
文:關其禎| 2018-10-14
全文 >
分享
佛學智慧
最近在香港大學聽講座,在互動環節,其中一位講者和觀眾分享夫妻相處之道。她指出自己在生活上講究規律,但是她的丈夫卻很隨意,所以生活上常和丈夫產生不協調的情況。
文:黃首鋼| 2018-10-13
全文 >
分享
法相津塗
釋尊圓寂前對阿難尊者開示:「(佛滅後,佛弟子)以戒為師」,由此可見「持戒」於學佛的重要性。《華嚴經》云:「戒為無上菩提本,長養一切諸善根」。佛教的基本精神,即在於戒律的尊嚴。凡為佛子,不論在家居士或者出家法師,進入佛門的一件大事,便是「受戒」。而佛教徒的生活,更以「持戒」作為指引。戒是佛教三乘共修的三無漏學之一,所謂攝心為戒、因戒生定、因定發慧、由慧起修,分別對治人的貪、瞋、痴三毒,最終可以令學人證得智慧,解脫煩惱,究竟涅槃。由於不同的修行目標,戒可分為五戒、八戒、十戒、具足戒、菩薩戒等種類。
文:黃首鋼| 2018-10-12
全文 >
分享
佛學智慧
信佛學佛,皈依後就要受戒,五戒中的第一條是「不殺生」戒,就讓持戒的力量,守護我們的生命吧!
文:陳家寶| 2018-10-11
全文 >
分享
人生感悟
生命就是那麼奇妙,只要你願意繼續尋求、不放棄,它會以它的方式來給你答案。九月來到法國梅村參加三個月的秋季禪修營的頭一個星期裏,我有幸接收生命送來「真愛」的體驗,雖然它以痛苦面相來呈現。
文:張仕娟| 2018-10-10
全文 >
分享
佛學智慧
四聖諦是佛陀八萬四千教法的精華,精簡地指出人生中所遇到的各種痛苦的成因與解決方法。如明就仁波切所說,四聖諦其實就是一部實用的生活指南。了解它、運用它,從此人生不再一樣。詠給‧明就仁波切接受訪問並為我們開示。
文:陳旨均| 2018-10-09
全文 >
分享
佛學智慧
修道,是需要用全身心投入的工作,它不是我們人生很多事情中的一件事,而是我們人生中最重要的、從心態上來說是覆蓋全部生命的大事。要做這樣的大事,事實上需要一些條件、一些資糧。
文:明海法師| 2018-10-08
全文 >
分享
素善人生
素食的朋友,每次想約葷食的親友外出吃飯聚會,也會為選擇餐廳而傷透腦筋:若大夥兒遷就自己前往素菜餐廳,素食者會感到不好意思;若前往一般葷食餐廳,素食者又會因素菜選擇不多而「無啖好食」。其實,外國很多餐廳也是「葷素共融」,除了肉食餐單,素食的選擇也不少,讓不同飲食口味的人士,也可吃到自己喜愛的食物。
文:說柏| 2018-10-07
全文 >
分享
人生感悟
自大學起一直於不同地方組織持續的正念共學小組快有八年了,把一些心得和觀察記錄下來,好讓更多人可以在自己的社群中建立屬於共學小組,一起把正念修習的文化擴散開去。總括而已,有三項基礎的心態要時常緊記,將於下文述之。


文:聽步| 2018-10-06
全文 >
分享
佛學智慧
見到筆者,他想要勉力支撐起上半身,筆者示意他躺著說話也無妨。他滿臉愧疚,覺得躺著與師父交談,沒有禮貌,一下難以啟齒,慚愧得不能言語。相見必是有緣,何況身體抱恙,再次請他無須介懷。慢慢聽著林伯敘說年輕時學佛的歷程。他早年雖已皈依佛門,兼受持五戒,但卻認為自己非常懈怠,沒有認真學佛持戒,除不敢自稱是佛教徒,也自認不配為佛弟子。到這一刻,他了解自己時日無多,坦白說出心中一直記掛的事,他雖非大奸大惡之人,只是自覺不夠認真,不夠精進。
文:持然法師| 2018-10-05
全文 >
分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