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佛學智慧
佛教兩千六百年來,佛法從印度到中國,從佛陀到祖師大德,原有的寶藏無量無邊。我所能做的,只是把這許多智慧方便,將之「與時俱進」的發揚開來。眾生有八萬四千煩惱,其實可以「應病與藥」的法門,又何止八萬四千呢?佛教對世間的看法,不只是正法的弘傳,台灣及世界各國族群的融和、文化的發展、心靈的提升,更是世間無形財富的共同價值。
文:星雲大師| 2019-06-18
人生感悟
在詩中,宮澤賢治以極為簡單的文句,看似平常地道出他所堅持的人生態度與信念,也為令眾人疑惑的人生問題提供了他的答案:
文:王冰| 2019-06-17
佛學智慧
雖然釋迦牟尼佛曾在諸經介紹過十方諸佛及其淨土,並勸人求生淨土,但值得留意的是,除了阿彌陀佛及其極樂淨土,世尊從沒有如斯詳述得生淨土的方法。我們不妨細閱在《藥師經》有關往生淨土之一段經文,看看釋尊介紹如何稱藥師名號而得生淨土...
文:關其禎| 2019-06-16
佛學智慧
考察日本佛教時,應避免墮進以中國佛教為本位的思考誤區。一個較為可取的做法,是將日本佛教視為日本宗教的一分子,置於日本信仰觀念的脈絡來理解,也就是循日本宗教文化的主體個性,來解讀日本佛教,如此將可更深微地解析日本佛教的本質和特色;而一些在人們眼中頗為特異的現象,諸如真俗一貫、戒律廢弛、重視咒術等,亦可從日本固有的宗教意識向度,獲得更恰當的說明。
文:唐秀連| 2019-06-15
佛學智慧
每次回到學院,同學都會告訴筆者,羨慕筆者有機緣到香港。往往聽了之後心中都五味雜陳。隨後筆者會認真的回覆說,出去的希望能回來,在內的卻想要出去走一走。
文:持然法師| 2019-06-14
十方人物
一行禪師曾說:「正念的能量是真正的能量,而只要應用能量就必有改變⋯⋯當我們產生了正念的能量時,我們的祈願就能奏效。」禪師的一位學生,親身印證了正念的奇蹟力量。她是臨床心理學家陳燕妮(Jenny),也是香港梅村的社會服務機構、「呼吸微笑身心正念中心」的主任。中心成立三年以來,她根據禪師的教導推廣正念修習,將之傳播到香港的學校、醫院、老人院和兒童院等多個地方,實現助人之願。
文:郭湄湄| 2019-06-13
佛學智慧
總說我這一生在佛教裡,為了讓佛教跟上社會的進步,在思想上,我無時無刻都在更新;在實踐上,我經常不斷地在做調整。雖然我知道佛教必須改革,但不是只憑「一腔熱血」地去革新,我提倡的「寧靜革命」有進有退,有行有止,雖然不能收立竿見影之效,然行之有恆,也會慢慢克服一切!
文:星雲大師| 2019-06-12
素善人生
「一物全體、身土不二。」這是岸本太太為食養料理的烹調方法,留下的最精簡註腳。一物全體,即主張吃整存食物,尤其認為不去皮的穀物最具營養。身土不二,是鼓勵我們吃在地生產、順應季節而種植的天然食材,再配合海藻類及果仁類等食物,以及天然釀製的醬料如麵鼓等來製作。由此可見,食養料理選用的食材,絕大部分皆為穀物和素食。
文:說柏| 2019-06-11
人生感悟
在香港的正念修習可說分了兩大的分流,一是以心理學為基礎的課程體系,並衍生出來的正念介入課程;二是以佛法為基礎的生命修練體系。後者涉及的範圍廣闊,包括了生活規範、人生價值、人生方向、世界觀等等。
文:聽步| 2019-06-10
專題特寫
素善人生
佛學智慧
香港佛教聯合會自2006年起,為鼓勵市民養成健康飲食習慣,提倡將每年6月15日定為「6.15健康素食日」,旨在呼籲市民,藉素食一天,體驗慈悲護生帶來的內心輕安。 今年的6.15健康素食日將至,我們請來香港佛教聯合會常務董事妙慧法師為大家分享素食的心德。法師表示,佛教鼓勵戒殺及持素,是希望長養大眾的慈悲心,不為吃而殺生。進食的目的是為了維持我們的「色身」,令我們可以「修行」,所以簡單和健康就可以了,不應貪口福之慾。
文:香港佛教聯合會| 2019-06-09
佛學智慧
曾寫了三篇討論禪修是否只為了快樂的文章,分別從它對身心的好處和幫助入手,但那只算是世間的禪修或定力的訓練,至於介紹佛教禪修的終極目標──見性悟道,轉眼已構想了一年有多,仍未知如何落筆;直至這次在禪修營聽到果醒法師的開示,才算有點眉目。
文:黃首鋼| 2019-06-08
法相津塗
一般人都根深蒂固地認為自己是獨立不變的個體。但佛陀告訴我們,前一秒鐘的自己,和現在這一瞬間的自己,其實已經不同。所以,由出生、成長至現在,每個人可說是已經完全是另一個人了。
文:趙錦鳳| 2019-06-07
佛學智慧
兩千六百年前,佛陀曾說:「我是眾中之一」,教示弟子們要「融入眾中」,我依此奉行,受益不盡。感謝我的信徒大眾,因為有大眾,就有教團;有大眾,就有成就;有大眾,就有規律;有大眾,就有喜悅。
文:星雲大師| 2019-06-06
人生感悟
五月中旬我再赴泰國梅村參加Wake Up Retreat (覺醒年輕人禪修營)。每次我去任何禪修營前,我都會提醒自己放下期望,因為一旦抱著期望時,除了當這些期望沒有被滿足後會帶來失望外,帶著過多的期望亦代表我不能完全在當下享受及觀察所有自己內外發生的事情。然而,是次禪修營前我發覺自己並非抱著期望,反而是另一個極端──作「最壞打算」。
文:張仕娟| 2019-06-05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