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法相津塗
東晉時期,著名僧人和佛教學者僧肇,是佛經翻譯家鳩摩羅什的得意門生,被稱為「解空第一」,其《肇論》是印度中觀學說中國佛教化的經典之作,對中國佛教有深遠的影響。佛教史家湯用彤稱頌這部典籍說:「所作〈物不遷論〉、〈不真空〉及〈般若無知〉三論,融會中印之義理。於體用問題,有深切之證知。而以極優美極有力之文字表達其義。故為中華哲學文字最有價值之著作也。」  現選《物不遷論》幾段原文進行解讀,藉以介紹僧肇的作品,亦助我們剖析世人對世間現象的誤解。
文:黃首鋼| 2020-09-11
素善人生
這半年來,全球面對新型冠狀病毒困擾,不少人開始注意到飲食和健康的重要性,除了多吃素食,也會勤做運動,增強身體抵抗力。自十四歲開始茹素的健身教練程沛生(綽號「動物仔」),多年來正是透過素食和健身,練就一身強健體魄。他認為,茹素不但有助我們對抗病毒,更是長遠解決人類種種問題的方法!
文:說柏| 2020-09-07
法相津塗
一般人都會認為學佛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要求證得無上正覺、成就佛寶,必定要沉沒在浩瀚經書、嚴厲戒律之中,更須度化無量眾生,學佛似乎係是一件「苦差」。這樣的誤解,往往會令很多有志學佛的同修,心生恐懼,而退卻行菩薩道之心。然而,發菩提心度眾生之願,在宗教信仰上是否等同實踐「苦行」?
文:姚雯雯| 2020-08-28
專題特寫
法相津塗
佛學智慧
在眾多高僧中,玄奘法師的臨終經驗很值得參考,因為其傳記中詳細記錄了法師面對死亡時的處理方式;其臨終的修持也全面地顧及到社會、身體、心理與心靈各個層面;更重要的是,玄奘法師在死亡時能夠達到身、心安樂無苦的善終狀態。因此,本文將探究這位一代高僧的臨終情況,以及對其臨終的修持方法稍作分析。
文:李嘉偉| 2020-08-14
專題特寫
素善人生
尋找日本素食,往往比想像中困難,如一碗麵豉湯,很多時也會加入鰹魚成分。信佛茹素的May,同樣遇上這方面的煩惱。「我丈夫是日本人,家中常常製作日本素食料理,惟市面很難找到合適的純素食材及調味料!」 幸好,May的夫家在日本鳥取縣以務農為業,親戚們不時為她郵寄正宗日式純素產品。「後來我想到,既然我有這煩惱,相信其他素食者也有同樣問題!」由此令May和丈夫萌生開店念頭,年多前創辦「Veggie Labo」,主力售賣來自日本的天然純素食材及調味料,藉此推廣日式素食。「我們是本著『自利利他』的理念來經營,希望能方便更多素友。一開始其實沒有考慮太多,心想即使產品滯銷,我也可自用吧!」
文:說柏| 2020-08-05
法相津塗
在正式討論以前,讓我們重溫一個耳熟能詳的故事:相傳有數個天生視障人士爭論一隻大象的「真正」形態,有觸及象足者認為象便如竹筒;有觸及象尾端者認為象當如掃帚;有觸及象肚皮者則認為象應如大鼓;有觸及象耳者卻認為象如簸箕;亦有觸及象鼻者認為象實如粗繩,其他觸及象的不同部位而認為象該為不同形態者不一而足,大家均為象的「真正」形態究竟為何爭論不休,卻原來所有人實只是蔽於一己所見而未能一窺象的全貌...
文:趙敬邦| 2020-07-31
佛學智慧
法相津塗
「藥師法門」在東亞佛教中是極為流行和重要的法門之一,其信仰主尊是東方淨琉璃世界教主藥師如來 。藥師法門常與西方彌陀淨土法門 配成一對,彌陀淨土法門用作超度或預備往生,藥師法門則用作現生的消災延壽。信徒會親自修持藥師法門以祈自身及家人身體安康、增福添壽。道場也會定期舉辦藥師法會,為信徒及其家屬,甚至社會大眾,祈求身體健康,社會安寧。每逢病患疫症流行之時,藥師法會更是道場或信徒的必修項目。
文:麥國豪| 2020-07-17
素善人生
「九十後」的Arthur,是真真正正的素食青年──因為母親是素食者,他自娘胎便開始茹素。成長以來,他亦和很多素食人士有共同經歷:每當外出用膳,發現素食選擇並不多,由此萌生創業的念頭,去年和家人合資在西環開設「Green Tech Cafe」素食餐廳。店內以走五辛的新派西式素菜為主打,提供多國口味選擇,希望不論年紀大小、素食或非素食的朋友,都可享用到自己喜愛的素菜。
文:說柏| 2020-07-16
專題特寫
法相津塗
佛學智慧
提起《大般涅槃經》,相信大家都記起竺道生的故事。當是之時,《大般涅槃經》因只譯出〈前分〉而非全部(〈續譯〉尚未出現),而竺道生讀後感到不圓滿,主張一闡提 都能成佛。他這見解與當時佛教界主流意見不合,因而遭到排擠,乃致遁跡廬山。後來四十卷本《大般涅槃經》全部譯出,果然一闡提也有佛性,亦能成佛,印證了竺道生非凡的見解。
文:蔣錦兆| 2020-07-03
法相津塗
生命的始末就像一個旅程,我們都是一人孤孤單單,踽踽而來,卻孑然一身溘然而去。中間可能有擦肩而過的陌生人,也有朝夕相處的家人,更多的是工作的伙伴。日子總是瞬息萬變,就像佛法所說的「諸行無常」,只要沒有太多的執著,隨遇而安,隨緣自在的生活也甚是愜意。在人生的過程中,可能有您喜歡的人,也有您不喜歡的人;也有人喜歡您或不喜歡您。在人際間總有磨擦的時候,當別人誤解您,您是否曾為自己辯解過?當您誤解別人時,您有沒有去做真正的求證?抑或可能彼此無心之言,卻引來一輩子的遺憾?
文:陳芷涵| 2020-06-19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