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素善人生
這裏是西環一條小街內一間小店,門面設計素白而簡約,內裏擺放了兩幅以威靈頓與拿破崙做主角的油畫作。不知者,還以為這裏是一間藝廊。豈料走進地庫卻別有洞天──由白變黑的室內環境,掛上更多畫作,還放置了一堆紅氣球布置,感覺仍然很像藝廊,但其實這裏的真正「身分」,是素食餐廳「游°」。
文:說柏| 2021-09-18
佛學智慧
法相津塗
中國佛教是大乘佛教,以行菩薩道為其特色;而其不同宗派中,最普遍的算是弘揚西方淨土的淨土宗。但是,淨土法門卻非順理成章地在菩薩修行佔重要地位;反而,很多人批評淨土法門違背了菩薩精神。
文:黃首鋼| 2021-09-10
法相津塗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近兩年。每天新聞都報道著各地的感染、死亡數字,不是增加,便是反彈。這些負面消息讓人類時刻都感受著「無常」,直接或間接地體會生命的可貴。不過,剛圓滿結束的東京奧運會像世界的「開心果」,為全球帶來正面、積極、勇敢、堅持、團結及樂觀的信息,驅散疫情的陰霾,使各國人民雖保持社交距離下,依然能夠心連心、共同欣賞精彩的賽事,為運動健兒喝采加油。
文:寂願| 2021-08-27
素善人生
外號「素食教煮」的鄺梓罡(Ken Kwong),多年來一直致力推動素食。隨著廚藝漸長、見聞越廣,Ken認為除了要讓更多人認識素食的好處,心靈滋養對我們同樣重要。由他主理的「好素純素餐廳」新近開業,就是希望藉素食打造一個身心靈平台,無論是素食或非素食的朋友前來,在品嘗健康美味素食之餘,還可透過參與不同活動,促進身心靈健康。
文:說柏| 2021-08-21
法相津塗
隋唐時代到中唐為止,佛教各宗並立,寺院規模之大,譯經質量之高,義學研究之成熟與發達,稱得上是中國佛教史上的黃金時代。然而,到了唐末會昌年間(841-846),由於唐武宗「偏信道教,憎嫉佛法,不喜見僧,不欲聞三寶」 ,以及當時「僧徒日廣,佛寺日崇」 、「十分天下之財而佛有其七八」 ,佛教在社會上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因此唐武宗決意推行一系列的毀佛政策來打擊佛教。
文:李嘉偉| 2021-08-13
法相津塗
筆者在這裏特意說說菩薩戒中的「不受施戒」,主要是由於近日筆者在大會堂分享佛法的課堂上,幾遇一位聽眾送我物品,情況特殊令筆者有點不知所措。
文:黃彥鳳| 2021-07-30
素善人生
近年,越來越多人認同素食對健康、環保的重要性,街上素店越開越多,惟跟葷食餐廳相比,仍是少數另類之選。茹素廚師Jeffrey自六年前「轉素」後,曾在多間食肆擔任素廚,他有感不少人對素食仍停留在昔日「油膩、不健康,來來去去都是芋頭魚」這些觀念,去年以「素緣廚房」名義,轉型為自由身私房菜廚師,希望透過自行研發、賣相與美味兼備的創新素菜,改變普羅大眾對素食的看法。「希望能做到自己真正想做的素菜,透過我的自由創作,將不同素食食材配搭和變化,為食客帶來全新的素食體驗。」
文:說柏| 2021-07-24
專題特寫
法相津塗
佛學智慧
隨著宗教或社會的需要,佛、菩薩皆有神格化的傾向,而天眾成為了護法,在佛教的重要性亦提高了。不過依這種神格化的發展,到了大乘佛教,佛、菩薩正式成為信仰中心,產生了許多以信仰為主的修持法門,如彌陀法門、藥師法門、地藏法門、觀音法門等。又或在中國佛教中,結合本土宗教及文化而有齋天及供天的法會,乃至密教時期,天眾亦可成為本尊,作為修持的對象。
文:麥國豪| 2021-07-16
法相津塗
《心經》中提及的「色即是空」,其中的「空」是指空性而非虛空,但空性與虛空又並非截然不相關。其中虛空也分為「有為虛空」與「無為虛空」。
文:蔣錦兆| 2021-07-02
素善人生
很多香港人也喜愛前往茶餐廳用膳,貪其食物夠地道、出餐夠快、還有一份「由細食到大」的親切感。信佛茹素多年的的Sharon,本身從事素食餐飲業;她發現近年香港素食風氣日盛,惟至今仍未見有任何一間素店主打港式情懷美食,決定親自開設一間,更集合另外四十八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即合共四十九名「股東」一同參與。由落實租舖到上星期正式開店,這間位於灣仔旺區的「新本真茶餐室」,只用了短短個多月時間便正式營業。這份久違的香港拼搏精神,他們是怎樣做到?
文:說柏| 2021-06-2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