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佛學智慧
打坐就是和我們的身體、心念打交道。前面我們講到數息、觀呼吸,通常在漢傳佛教裏,另外一個比較被重視的方法就是觀察心念、念頭。相比觀呼吸來說,這種禪修的方法更細膩一點,要有一定的止的修行作為基礎,坐在那裏心能靜下來,能聽話,才可以做觀心的修行。觀察心念的禪修,比數息更加直接,它是在那最核心的要害問題上用功。這種觀察要能念念相續,每個當下都能生起來。
文:明海法師| 2019-08-18
佛學智慧
最近香港社會活動頻密,很多佛教徒也參與其中。筆者無意討論各派的政見或立場,只希望大家留意常用佛法去觀看自己的心,以防好的因成了壞的果,善法變成了魔業。
文:黃首鋼| 2019-08-17
佛學智慧
清省庵大師(一六八六─一七三四)《勸發菩提心文》云:「嘗聞入道要門,發心為首,修行急務,立願居先。願立,則佛道堪成;心發,則眾生可度。苟不發廣大心,立堅固願,則縱經塵劫,依然還在輪迴,雖有修行,總是徒勞辛苦。」由此可知菩提心是菩薩因行和如來果證的關鍵和動力。發菩提心,行菩薩道,目的是要莊嚴國土,利樂有情。但是煩惱無盡,菩提心易退;眾生無量,菩薩道難行。所以非要發廣大心,立堅固願不可。如何發廣大心,利己度人?
文:僧徹法師| 2019-08-14
佛學智慧
釋迦世尊隨宜說法,以種種權巧方便,欲拯濟群萌,無非是為了引導十方眾生,不單是具有佛法善根的佛弟子,更涵蓋五逆十惡的凡夫,如《觀經》下品下生之機,迴心皆往,只要他們信受彌陀世尊「弘願」的名號救度法,專念彌陀佛名,即得往生彌陀淨土。
文:關其禎| 2019-08-11
佛學智慧
一群佛光山叢林學院的學生,巧遇正在跑香的星雲大師,學生開心又好奇的問:「大師,請示您平常的密行?」這是許多在家居士最好奇修行人的重點問題之一了,尤其是一位大師級的修行人。
文:妙凡法師| 2019-08-10
佛學智慧
最近筆者常會被問一些關於「有沒有後悔選擇來香港?」或者是「有沒有想過要離開香港,回到自己的國家?」等問題。要怎樣回答呢?筆者心想,問者是因應香港現在的局勢,而有所感觸吧!
文:持然法師| 2019-08-09
佛學智慧
我們在禪坐的時候,特別是密集的禪坐,像禪七這樣的修行中,是需要心理機制的。我所說的心理機制,就仿佛我們每個人在小時候面對父母或師長的管教。我們修行,自己既是父母師長,又是被管教的調皮的小孩,所以心的自我教育、自我調整有一個過程,就是《淨行品》裏講的,要「善用其心」。我們以自己的心反過來調伏粗猛的身心,這需要一個過程。
文:明海法師| 2019-08-04
佛學智慧
很多人學禪不久,身心發生從未經歷過的反應,驚喜之餘,往往令他們派給禪修第二頂帽子:「身心反應越多越大,便是坐得越好。」
文:黃首鋼| 2019-08-03
專題特寫
法相津塗
佛學智慧
一般倫理學的焦點,是探討吾人在作倫理判斷時的理據,佛教在解釋我們的倫理判斷時,雖與一般倫理學有著相似的地方,如其有效果論和心性論等觀點,說明人為何要行善,惟佛教的最終關懷始終是無執。換言之,佛教的倫理學雖有各種倫理判斷,但我們卻不應停駐在任何的倫理判斷之中,此即為「無緣慈悲」所主張。
文:趙敬邦| 2019-08-02
佛學智慧
十方人物
法鼓山於二O一八年六月通過敦聘法鼓山副住持果暉法師擔任第六任方丈。 果暉法師是日本立正大學文學博士,也是聖嚴法師2005年傳法的法子。法師出家三十多年來,在教團中,人格健全、戒行清淨、氣度恢弘、有大悲願;和眾領眾、廣結善緣。最近果暉法師來港,慈悲接受佛門網的訪問,法師曾任法鼓山文理學院佛教學系系主任、法鼓山僧團都監、法鼓山僧伽大學院長,教學資歷豐富,我們的話題,便從培育人才開始。
文:鄺志康| 2019-07-29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