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廣告 Close Ad
HKBA-Ads-Aug2018-2

「一吹為斷一切惡,二吹為修一切善,三吹為度諸眾生。」這是一位香港人到明暗寺學習吹奏「尺八」,從中學習「放下」的故事⋯⋯

蘋果日報 | 2018-05-04
對許諾而言,尺八是可令人「自我圓滿」的法器,可在何時何地、人前或獨自吹奏,並從音色中領悟「定」的境界。(圖:蘋果日報)對許諾而言,尺八是可令人「自我圓滿」的法器,可在何時何地、人前或獨自吹奏,並從音色中領悟「定」的境界。(圖:蘋果日報)

「一吹為斷一切惡,二吹為修一切善,三吹為度諸眾生。」尺八修習者許諾手上的《日課經》,道出這根竹子的存在意義──吹出無韻之韻的禪境。它不是樂器,而是助眾生修行的法器。

在香港,掌握吹奏這根一尺八寸竹子的人,寥寥無幾,許諾是其中一人,更是少數位於京都的「尺八根本道場」明暗寺的港人弟子。

現年四十歲的許諾,做過各種職業,現在平日是南丫島上的麵包烘焙師和素菜餐廳的「一腳踢」,侍應、洗碗都做。營業時間過後,就是他和尺八共處的時光。談起與尺八的緣份,他說,要回帶去2004年,當時,他參與過業餘劇場的演出。

邊當鬼屋演員邊自學尺八

「那時我寫了一個有關形體的劇,叫《我》,在藝穗會演,當中很多即興元素,包括燈光和音樂,那讓我知道音樂對演出很重要。我本身沒有音樂底,於是就看看有甚麼可學。本來想學太鼓,但香港沒門路,後來聽了鬼太鼓座的音樂,當中有尺八,覺得一根竹子,才五個孔,應該好易學,又便於攜帶,於是買了一根木製尺八,看YouTube自學。雖然吹得出聲,但我仍不滿足。至2007年時,音樂創作者素黑有個『全黑音樂會』,當中有尺八演出,於是我聯絡她,她介紹了我跟隨陳偉光老師學習。

尺八出名難學難精,正是只有幾個孔,要吹出天籟絕音就更見技巧。遇上對的老師固然重要,自己勤力練習才能駕御這根竹。「剛好我學習尺八時,在杜莎夫人蠟像館的鬼屋當演員,有客人來我就負責去嚇他們,沒客時就練習吹尺八,有時一日可以吹八小時,我一做就是五年。」

京都迷路竟拜得名師

學藝近十年,許諾參與過大大小小的演出,約三年前開始授徒。但這根古老竹子,也令他萌起去京都深造的念頭。

「尺八在唐朝時傳到日本,卻在中土消失,於是我去京都找老師。竹保流和都山流是尺八兩大流派,他們有很多曲會用尺八和箏、三味線等一起演奏,像一隊band。但我希望學到寺院流傳下來的『本曲』,簡單來說是只有尺八獨奏,於是我決定去京都明暗寺,那是日本尺八的根源。」

明暗寺是日本禪宗之一個宗派普化宗的寺院,也是尺八的「根本道場」。寺院內的「虛無僧」透過吹尺八學習「定」,並在本曲中尋找智慧。往京都的「稽古」之路(任何傳統技藝的學習,在日本也稱為「稽古」,即學習古代事物之意,出自《尚書.堯典》),並非一帆風順,卻處處有驚喜。

「去年3月,我去尋訪明暗寺,那時我踩單車,根據google map上的指示去了『明暗分道場』,但原來是民居,當時不知怎算。突然後面有個阿伯走來問甚麼事,我說了尺八和想去明暗寺,對方說他認識一位老師叫倉橋義雄(當今日本享負盛名的尺八大師),於是就介紹我給倉橋老師。我隨老師學了一段時間後,才知道當初遇到的阿伯正是明暗寺的導主,於是我再找他,膽粗粗問他可否教我,他說ok,就開始了在明暗寺的稽古。」

尺八皆由人手製造,上面通常刻有製管師的名字(圖:蘋果日報)尺八皆由人手製造,上面通常刻有製管師的名字(圖:蘋果日報)

在日本學藝,門派分明,甚少可以一腳踏兩船。但許諾遇上的尺八老師們,都十分開明。「倉橋是琴古流的老師,他認為學習尺八,就如進入大學一樣,只要你願意,甚麼也可以學;明暗寺的導主也抱這樣的心態。所以他們都容許我兩邊學。正如倉橋老師說,我從他身上學的是尺八音樂,在明暗寺學的是音樂以外的事情。」

音色沒有對與錯

雖已學習尺八十多年,但在日本拜師,一切又要由頭開始。「日本許多稽古,都實行『打大佬』制,每過一關就會得到一張『免許狀』。由入門到取得導主資格,就有七級,需時至少五年,成為導主之後還有更長的路要走。」

許諾每兩三個月便飛去京都稽古,現已習得入門之後的「平許」資格。雖然還是「初學」階段,但入得明暗寺,都是有備而去的人。「入門是要考核的,並不是一張白紙入去。明暗寺的考驗不只是技巧,而是心態,以及對吹禪的了解。寺院不是音樂學校,老師會謹慎地了解學生的動機,才能引薦入門。」

尺八於明暗寺而言,不是音樂,而是心的修行。許諾曾問住持有何囑咐,對方說:「你技巧已俱備十足,只需如常生活,透過吹尺八學會放下一些東西,甚至是對尺八的執著。」如何透過尺八學習放下?許諾舉例說:「學音樂要求音準,那就會產生對與錯的觀念,但聲音沒有對與錯,如果你能接納不同的音色,那空間就很大,一個指法也可千變萬化。明暗寺的尺八永遠是獨奏的,因此也沒必要執著於音準。如果你用這個心態去探索,你可以有更多突破。」

許諾一邊以成為導主為目標,一邊繼續在港授徒,但三年來,真的繼續學下去的,就約十人而已,而且是不定期的學習,與持之以恒的「稽古」有點距離。但許諾說:「香港人太忙沒時間練也是事實,我有調節心態,陳偉光老師也有提我不要太急,如果他們做不到就會產生抗拒。既然有緣接觸到,就應該給他們美好的經驗。」


轉載自蘋果日報: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realtime/article/20180504/58144813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