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傾心勾勒敦煌飛天五十五載,這是八旬老人的「飛天夢」⋯⋯

中國新聞網 | 2021-06-09
(圖:中國新聞網)(圖:中國新聞網)

「1966年3月28日。」雖然時隔五十五載,但憶及第一次進入敦煌莫高窟的時間,八十歲的范興儒脫口說出了準確日期。「牆壁上的飛天,或自天而降,或騰空而起,太震撼了。 」他如是感慨。

范興儒十多歲時,偶然看到寺廟中匠人手繪飛天,感到驚奇不已。讀書時,受「敦煌保護神」常書鴻的影響,立志要保護傳承敦煌文化。多年來,他研究、整理、臨摹敦煌壁畫,成為國內較早一批系統性整理敦煌飛天的西部畫家,又被稱為「范飛天」。

「這麼好的敦煌壁畫飛天,深鎖於洞窟之中,且經過千年時間,壁畫大多殘缺不全。如果有機會,我想把它整理出來,臨摹成畫,展現給人們。」范興儒說,自初見敦煌壁畫時起,便有了讓敦煌飛天「飛」出石窟的夢想。

飛天是敦煌壁畫中最具代表性、最唯美的藝術形象。范興儒從莫高窟總計4,500多身大小、形態、色彩各異的飛天壁畫中,挑選出最為經典的飛天,進行了再創作臨摹,共臨摹七十三幅188身。

「我對飛天藝術情有獨鍾,覺得是最美的一種藝術形象。」范興儒最得意的代表作是《八十七飛天卷》,耗時五年所作,包含八十七身飛天,展現了莫高窟和榆林窟自北魏至元代九個朝代以來,時間跨度近千年的代表性飛天形象。

圖為范興儒展示他最珍視的《八十七飛天卷》,耗時五年所作,畫卷長五十米,包含八十七身代表飛天(圖:中國新聞網)圖為范興儒展示他最珍視的《八十七飛天卷》,耗時五年所作,畫卷長五十米,包含八十七身代表飛天(圖:中國新聞網)

打開木盒,解開龍紋布袋,卸下捆繩,范興儒用指腹輕撥畫軸,長五十米的畫卷上,八十七身敦煌飛天逐一呈現,彩裙飄逸,姿態各異。5月下旬,范興儒在蘭州接受中新網記者專訪時,拿出了從不輕易示人的《八十七飛天卷》。

目前,范興儒著有《敦煌飛天》《敦煌菩薩》《敦煌飛天》(增訂本)《敦煌飛天》(白描本)等畫冊,作品先後在日本、美國及中國台灣等地展出。他回憶說,1992年前後,飛天畫冊在敦煌展出時,受到了大量海內外「敦煌迷」的追捧。

范興儒的「飛天夢」並不容易,他讀了大量文學、宗教、藝術、歷史等方面的書籍,了解、探秘敦煌飛天。五十五年來,他常挑燈臨摹至深夜。由於長期用眼過度,他的右眼眼底病變,但錯過最佳醫治期幾近失明。如今,進入耄耋之年的他依舊每日伏在案前。

敦煌壁畫包括522個石窟歷代壁畫,規模巨大,技藝精湛,內容豐富。歷年來,不少藝術家似「朝聖者」一般,走上敦煌壁畫的臨摹、復原之路,由此也出現了油畫、水彩等多版本敦煌壁畫。在范興儒看來,只有中國傳統的工筆劃才能勾勒出敦煌壁畫的線條,表達出其中「韻味」。

范興儒說,為了讓壁畫能「飛入尋常百姓家」,他將僅有幾厘米大小的飛天放大至適合老百姓審美的規格,「只要具備了深厚的傳統繪畫基本功,這些都是能實現的。」

「我今年八十歲,來日不多,責任重大。」范興儒還自費在各大高校舉辦畫展,將保護、傳承、發揚敦煌文化的接力棒交給年輕一代。

基於幾十年的「敦煌夢」,范興儒在紙上寫著,「大夢敦煌何所求,帛灑丹青繪神遊。」


轉載自中國新聞網:
http://www.chinanews.com/sh/2021/05-27/9486930.shtml


延伸閱讀:
敦煌說不完的二千年故事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