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全球第二位完成沙漠超級馬拉松系列的香港人洪盛興:「極地教曉我努力生存,而且謙卑與人同行!」

活一番 | 2019-08-09
洪盛興為了盡快離開被太陽曬得灼熱的沙子,唯有俯衝下足有60度的沙丘,感受到人在大自然中的渺小。洪盛興為了盡快離開被太陽曬得灼熱的沙子,唯有俯衝下足有60度的沙丘,感受到人在大自然中的渺小。

洪盛興(Kilias)自稱正宗「宅男」,內向又悲觀,但他卻沒有宅在家,反而「有咁遠走咁遠」,背包旅遊足跡踏遍逾百國家,更是全球第二位完成4 Deserts 250公里沙漠超級馬拉松系列的香港人,稱他為「非常宅男」可能更貼切。

越不適合自己,就越應該去做

洪盛興說話斯文淡定,每回答一條問題,也會先思想一下,才認真回答,加上他個子不高,很難想像他是全球第二位完成四個沙漠超級馬拉松系列的香港人,他坦言自己沒有運動天份,「我心裏常有個想法,越不適合自己的事,就越應該去做,因為是突破自己的機會。我知道自己運動天份不高,所以要加倍努力,我由中二開始練跑,去比賽,拿不到獎,翌日又繼續練,直到中五,終於拿到第一面銅牌,我那一刻明白,盡全力的可貴。」

得獎的感動開啟他的極地超級馬拉松挑戰,「越是難,甚至難到沒有可能,就令我越想參加。」這份信念陪伴他走過七場極地長征。洪盛興的首戰是智利的極地馬拉松;首仗比賽開跑了兩、三日後,洪盛興心裡已經確定自己不能完成賽事,但為求無悔,只望行得幾遠得幾遠,最後他順利完成了賽事,他不諱言,「不知道可以用甚麼理由或理論去解釋,只知道堅持眼前的一步,奇蹟最終會發生。」

面對廣闊雪山,洪盛興強調自己不是征服大自然,而是被大自然征服,謙卑下來。面對廣闊雪山,洪盛興強調自己不是征服大自然,而是被大自然征服,謙卑下來。

極地馬拉松,悟出堅持的真諦

極地超級馬拉松不是一般四十二公里,而是一項長達七日六夜,需跑足250公里的賽事;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The 4 Deserts Race Series)是以四個險惡地區為舞台,包括中戈壁沙漠、智利阿他加馬沙漠、納米比亞沙漠,以及南極。參加者晚上作息的地方是面積如車位的帳篷,還要七個人共享。帳篷內遍地泥濘,睡覺的時候手腳也不夠位置安放,過程中還要應付極地上種種不可思議的極端情況,包括大風大霧、風沙處處、雪地折射等等。

洪盛興的另一件極地難忘事發生在戈壁沙漠賽事中,因為操練過度,在比賽開始不久,他的膝蓋已經受傷,完全沒有辦法行樓梯和落斜。膝蓋痛得一級樓梯也走不了,前面的200公里,怎去完成?就在這絕望時候,唯有甚麼也一試,他決定倒轉身落樓梯和斜路,就是這「奇招」竟然助他完成了賽事。

獨自在高低山嶺中走過,令洪盛興明白可以與人分享自己的得著才是最寶貴。獨自在高低山嶺中走過,令洪盛興明白可以與人分享自己的得著才是最寶貴。
洪盛興說起自己在中學年代不斷鍛鍊三年,終於獲得銅牌。洪盛興說起自己在中學年代不斷鍛鍊三年,終於獲得銅牌。

曾患抑鬱,其實每天也是極地挑戰

洪盛興坦白分享,他在大學時期曾經受抑鬱症困擾,也是這個經歷令他「今天甚麼都不怕」。他回想那段痛苦的歲月,「我有半年時間,每天都唔肯定自己過唔過到當日,因為自殺的念頭不斷籠罩我。」幸好洪盛興得到身邊好友支持,鼓勵他求醫,經過藥物治療,他康復過來。「我覺得信仰和運動幫了我很大忙;而抑鬱這個經歷,令我體會到一個人求生可以引發多強大的意志,也為我催生新力量,成為我日後生活的最大動力。」

走過極地,洪盛興還是最愛自己的家——香港,期待未來與更多香港人一起發掘香港的美。走過極地,洪盛興還是最愛自己的家——香港,期待未來與更多香港人一起發掘香港的美。

透過分享,幫助別人

洪盛興完成南極之旅後,哭了好幾小時,不單為自己的「創舉」流下感動眼淚,也因為他回想自己走過的路,「從生命邊緣掙扎到完成南極超級馬拉松,全是感恩!」洪盛興亦視參加極地超級馬拉松賽事為另類旅行方式,與大自然和世界連繫。「在大自然中,會覺得自己很渺小,謙卑下來。」

洪盛興這次嘗試寫書,就是希望利用自己的經歷去感動和幫助別人,「自己一個人覺得高興,是沒有意思的,我希望可以透過自己的經歷,幫助其他人。」洪盛興期望自己的新書《非常宅男 跑超馬遊世界》不止為跑步愛好者提供賽事的實用資料,還可激勵大家敢於突破自己的舒適區,挑戰自我,迎難而上。 《非常宅男 跑超馬遊世界》收益在扣除成本後會捐予「基督教正生書院」及「幸福傳聲基金會」,支持青少年更生,推廣生命教育和人道關懷。 

獨自在高低山嶺中走過,令洪盛興明白可以與人分享自己的得著才是最寶貴。

身體力行,愛護香港

未來,洪盛興希望身體力行使香港人更認識、更愛護香港,他決心要走遍香港196座山峰,「想更多人知道香港有好美麗的風景,喜歡自己的城市。」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