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到佛陀紀念館演講前一天,蔣勳特地探望星雲大師。這次相聚,為佛光山留下美談⋯⋯

人間福報 | 2017-11-13
星雲大師(右)對蔣勳說:「歡迎你來佛光山小住。」(圖:人間通訊社)星雲大師(右)對蔣勳說:「歡迎你來佛光山小住。」(圖:人間通訊社)

集畫家、作家、演講家於一身的美學大師蔣勳前天(11日)探望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雙方以墨相贈,留下美談。蔣勳昨天(12日)也在佛陀紀念館大覺堂以「詩詞的力量:張若虛〈春江花月夜〉」為題演講,超過1,200人前來聆聽,全場座無虛席。

佛館演講前一天,蔣勳特地到佛光山探望星雲大師。對於這位貫通中西文化藝術、才高八斗的蔣勳,大師讚歎表示:「你的學問好,文學造詣高,是中國偉大的學者。」

蔣勳表示,他每天都會誦《金剛經》,並且抄寫,心中很有體悟,還曾到過大師出家的南京棲霞山寺參訪;大師則告訴他,「我十二歲在那裏出家,一生只做一件事,就是做和尚,也歡迎你來佛光山、佛陀紀念館來小住。」對於蔣勳應允作為佛陀紀念館駐館藝術家,大師歡喜的表示,這是我們的光榮。

看到大師的法堂鋪滿了剛寫好的一筆字,得知大師每天都會寫,蔣勳表示,希望下次來有機會見到大師寫字。大師告訴他:「我現在就可以寫給你看!」並且還將剛寫好的「佛」字贈予蔣勳。蔣勳亦在佛館館長如常法師邀請下,當下題寫「心無掛礙」回贈大師。雙方以墨相贈,為佛光山留下美談。

「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初唐詩人張若虛的代表作,堪稱唐詩中氣派最為遼闊的「詩中之詩」。蔣勳昨天(12日)演講提及〈春江花月夜〉這首詩,表示它有一種對整個宇宙的愛,它愛春天、江水、花朵、月亮與夜晚,從五個字所代表的五個主題意識,不論是形式結構或內涵,都是非常精采的一首詩。

蔣勳在佛陀紀念館大覺堂以「詩詞的力量:張若虛〈春江花月夜〉」為題演講,全場座無虛席(圖:人間通訊社)。蔣勳在佛陀紀念館大覺堂以「詩詞的力量:張若虛〈春江花月夜〉」為題演講,全場座無虛席(圖:人間通訊社)。

春江花月夜 詩中之詩

「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灩灩隨波千萬里,何處春江無月明。」蔣勳以〈春江花月夜〉前四句講解其結構中的呼應,這首詩第一句的「平」,和第二句的「生」,以及第四句的「明」,都押同一個韻,全詩共三十六句,每四句為一個韻,共有九次轉韻,結構形式相當完整。

蔣勳從大唐盛世說起,以張若虛、王維、李白、杜甫、白居易與李商隱的生命與詩作,巧妙揉合歷史知識與美學觀點,推敲一首首詩的完成。他說,翻閱《全唐詩》,裏頭有「詩仙」李白、「詩聖」杜甫、「詩佛」王維等家喻戶曉的名詩人,與人們耳熟能詳的唐詩佳句。三位詩人的作品,剛好涵蓋了人的一生,從青年到中年到老年,不同的心境體會。

唯獨張若虛,一生中沒寫過幾首詩,保留在《全唐詩》裏也只有兩首,但〈春江花月夜〉卻是最有名的一首,清朝人註解即說其乃「孤篇壓倒全唐」之作。「此時相望不相聞,願逐月華流照君。」他說這是多麼美的句子,很適合現場聽眾寫下來,送給想念的朋友。

生活中有詩 擴充能量

「讀詩,可讓年輕的生命不再侷限於『自己』,可從現實的二十二K與小確幸中走出來,擴大自己的生命能量。」蔣勳說,很多儲存在我們心裏的零散、破碎的小片段,在生命的某些經驗中,會忽然活過來,「活過來不是因為我們閱讀它,而是因為我們忘了它。」有「詩」,我們就有了美的鑰匙。豐厚的學識,平淡卻真摯的言語,形成蔣勳獨特的演說魅力。

蔣勳愛讀《金剛經》,是每天晨起打坐靜修時念誦的早課。每天的念誦帶給他平靜喜悅,是一天裏最開心的時刻。「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蔣勳說,鳩摩羅什譯出的經文「美極了」,尤其上述四句偈語,「彷彿讀詩,不覺得是在理解宗教經典,令人歎為觀止。」


轉載自人間福報: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492048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